倒霉经历:一次下巴手术让我13年做了35次手术



  到2002年1月24日,遵照医生的建议,某饭店的职工孙先生应该到某著名医院进行一次整形手术复诊,可是,孙先生却为此忧心忡忡。他再也不想去做手术了,他已经被手术做怕了。

  他没有想到,1989年1月13日他在某医院做了一次下巴整形手术竟然使得他不得不在近13年的时间内连续做了35次手术,其中开刀27次。他的下巴几乎变得麻木,甚至有时米粒粘在上面自己也毫不知觉。记者试摸了一下他的下巴,显得很硬,没有任何弹性。孙先生则自称这里为“钢板一块”。

  而主治大夫张先生签名的道歉信又让他左右为难。多少次他想对大夫发火,想去有关部门讨个说法,可是,每次大夫都热情地给他进行修补手术,而且都是免费的,说是要做到让病人满意时为止。这种诚恳的态度使他一次次放弃了控告的念头,并且积极地予以配合。

  从38岁熬到51岁,他总是耐心地配合医生进行治疗,可是,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电话中的孙先生显得十分的委屈。

  究竟是什么原因孙先生要去做这个整形手术?13年做了35次手术,孙先生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呢?2001年12月26日下午,记者如约来到了孙先生的家中。

  我很后悔自己当初一时虚荣,做出整形的荒唐决定

  初次见面,孙先生给人热情好客的感觉,把记者让进屋后,忙着倒水,张罗着招呼客人。当他面对记者时,他的下巴显得比脸上其他部位要红、要亮一些,看上去似乎也还算平整。这就是经历35次手术后的结果。孙先生说,如果第一次就做成这个样子,也许就不再计较了。可是,他拿出这几年拍的照片,以及他手术前的照片,记者发现,其实,如果不做手术,孙先生的下巴也不显眼。虽然称不上俊美,但却很自然。在他的初次就诊的病历上写着:“先天性鼻梁过低,下颔过短,要求行整形手术”,医生查体后结论指出:“下颔过短,发育不全”。孙先生坚持自己并没有医生说得这么丑陋。可是,他当时还是作出了整形这个在他今天看来很荒唐的决定。

  孙先生是学外语的,当时正在外企服务总公司做一些公关工作,平时对自己的形象也比较注重。偶尔从朋友那里知道该医院可以做整形手术,觉得自己可以借此改善一下形象,所以,他悄悄地来咨询了医生,医生告知,液体硅胶和固体硅胶效果是一样的,而且都没有副作用,所以,他就同意在下巴注入硅胶。
而今天,他却不停地责怪自己当初太“虚荣”,没有与家人商量就擅自进行了手术,结果花费了1000多元钱,却换来了没有止境的苦恼。

  洋老板感到奇怪,孙先生几天不见怎么变成了双下巴

  隆鼻手术是一次性成功的,而下颔注入液体硅胶是分三次完成的。分别于1989年1月13日、2月17日和4月14日完成。手术时孙先生脸部被蒙着,不能看到手术的过程,却能感到医生从下颔两侧用针注入液体硅胶。他幻想着解开面纱以后,能看到一个满意的下颔。

  可是这期间,不断出现红肿和痒的感觉,医生说这是一种正常的反应,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他能理解,也一直坚持着。可是,到了1990年4月份,他实在是痛痒难当,而且下巴肿得厉害,原来觉得下巴短,现在却变成了双下巴。外企服务总公司曾推荐他去两家外国公司应试,在面试时,洋老板问起他下巴的事,他只好推说是摔倒了,磕在马路牙上引起的。洋老板倒没有想到是整形的结果,担心可能是一种传染病,所以求职只好无果而终。

  可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下巴下整天挂着一个球状物,自己由圆脸变成了长脸,别人不问,自己心里也难受。他不得不再次来到医院,要求大夫取出硅胶。从此后,开始了一次次地往外取硅胶的手术。因为这些硅胶是液体的,在皮下并不固定,到处流动,因此,造成了整个下巴高低不平,而这些硅胶又与周围的脂肪粘连在一起,要全部取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每次手术间隔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否则,下巴就那么大一块面积,哪里受得了反复的动刀。而这样的手术一直持续到2001年的9月。

  右边刚削平了,左边又显高了,注入硅胶有进有出

  1995年1月20日以前,整形后的孙先生右侧下颔明显高于左侧,手术要达到的效果就是让两面平整对称。可是,此前粗算起来经过了10次左右的手术,均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右侧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有一次左侧出现了小片硅胶外露,不得已于1994年9月28日手术切除外露部分,并缝合三针。而此后又出现过硅胶外露的现象。并且,根据医嘱进行挤压和按摩的过程中还出现了流血现象等。

  1月20日,某医院的张大夫请来外院的惠大夫进行会诊。孙先生不清楚惠大夫是以张大夫个人名义请来的还是以院方的名义请来的,他感谢惠大夫终于让他右侧下颔低了下去。只不过,这一次左侧反而显得高了。因此,从1990年到1995年五年的时间解决了问题一半,又产生了问题的另一半。孙先生不知道该称这次手术为成功还是失败。他想来想去,只好称之为“50%的成功”。

  

  1999年1月16日,张大夫又请来了外院的李大夫,据说此人是留美归来的,孙先生亦对他抱有希望。遗憾的是,李大夫除了成功地给他下颔植入一个美国产隆颔假体外,并没有削平左侧。据说这个假体在美国也值好几千呢?医院免费给他安装,说起来是挺够意思的。可是,孙先生已经厌烦手术了,他已经不想说什么感谢的话了。

  医生给他写了道歉信,可是妻子走了,他的性功能也几乎丧失

  直到2001年9月13日再次进行左侧削平手术后,才基本上达到现在模样,粗看起来左右相差无几。而此时的孙先生听大夫在用刀子刮下巴,就像是在磨刀似的。据大夫说,幸好他的皮肤属于非瘢痕性,否则皮肤早就坏死了。尽管如此,他的下巴已经失去了知觉。在一个瘢结处,医生曾经试图往里注射某种充填剂,结果实在太硬无法注入,全部挤到瘢结的周围皮下,引起新的肿块。医生因此给他写了文字说明,承认是“因为(大夫)估计不足,凹陷处与深部粘连,明显致使胶原蛋白向周围扩散,引起肿块”。

  事实上,从2000年起,孙先生就意识到自己需要一种说法,类似的说明还有不少。有的更明确是一种道歉。这些道歉信上都有医生的签名。医生的态度真是非常的诚恳,多次书面道歉。甚至有一些书面材料上明确表示了内疚和忏悔,承认“由于自己对有关病理及手术方案缺乏系统的研究和经验总结,给患者带来了痛苦”。这些信,有的是大夫自己手写的,也有的是孙先生打印出来由大夫签字认可的。对此,孙先生坦率直言。

  但无论医生是如何的道歉,一些不争的事实发生了。1994年,孙先生离婚。虽然不能说整形失败是主要原因,但是,确实与此有密切联系。由于经常性手术,不断地使用麻醉剂,孙先生自称性能力已经逐步丧失。再次结婚后已经没有性生活。对此,他感到十分的痛苦。

  而最糟糕的是,本来指望借整形来改善形象,好好发展一下自己,结果却因为形象越发糟糕,失去了一些发展的机会,现在在一家饭店做普通的文员。而且为了能达到现在这个水平,不得不对同事和领导们撒了很多谎话,以求得单位准假。这是他内心所不愿意看到的。他只好寄希望现在的下巴再也不要出问题了,这样他也就不用去说谎了。十几年来要硬着头皮说谎圆谎,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啊?

  大夫认为他是一个特殊病人

  昨天,本报记者为此也采访了孙先生的主治大夫张先生。他承认孙先生确实在他这里进行了长时间的治疗,医院也对他尽了最大的责任。医院为他已经花费了一万多元。造成孙先生手术后发痒的原因与产品的质量有关。张先生介绍,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有关产品的质量还不是特别的理想。以前也曾出现过像孙先生这样的情况,只要一次性把体内的硅胶取出来就行了。可是孙先生不同意分一二次把全部硅胶取出来,大夫尊重他的意见,让取多少就取多少,结果造成不断进行手术,一直到现在。


  张先生还提到,孙先生在精神上受到过刺激。以前性格挺开朗的,后来就变了。他举例说,有一些病人属于手术成瘾,只要给他做手术,他就会高兴,否则就会不断地找你。医院近期还将为孙先生会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