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鸭”的价钱


近日,记者的朋友在梁公庵附近一女厕墙上看到一则留言:“本人愿为女人提供性服务,本人BP68018866呼9*****”。留言的人胆儿真够大的!不过这到底是有人搞恶作剧还是真有提供此“特殊服务”的人呢?记者决定只身前往一探虚实....

相约

记者按呼号一呼,不久,电话铃响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记者小心发问:“你....贵姓?”“我姓张,张XX。”嘿,刚上来就自报家门,够勇的。“你是专门给女性....”记者问。“是。”对方答得很干脆。记者这才相信,今天的确碰上了传闻中的“鸭”。

由于没什么准备,记者问得磕磕巴巴:“你体格....怎么样?”对方好像急于表现自己:“我身高一米八一,绝对没病!”“价钱呢?”“您说!”记者胡乱地说了个价儿:“二百?”“行啊!”

为了深入采访,记者约他第二天九时在某地铁站东南口见面,他答应了:“我穿个黑高领。”

接头
第二天,记者在约定地点准时等候。九时过十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凑上来,没等记者搭话,他先问记者:“您是不是....”“你是张XX?”他点点头。为了打消他的疑虑,记者称“大姐”现在不能亲自出面,由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不过“大姐”现在能看到你,如果她觉得满意了,就会通知我的,他很轻易地相信了。随后,记者将他带进一家餐馆....

聊天

在餐馆,记者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他是河南人,自称已经二十一岁了。可从他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算,他今年还不到十九岁。但从脸相看,他又好像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我面相显老。”他解释道。

“我到北京已经三年,现在某公司做保安。”记者看到,他毛衣里外翻出来的衬衫领子,确实是保安制服。他说自己主业还是上正常班,做这事儿是副业,“不能多干。”他撇撇嘴,“也怕染上病。”

“以前干过吗?”记者问。“干过,次数不多,也就两次吧。”他说:“第一次是跟一个夜总会到阳泉,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是党委专管妇女工作的。第二次是在保定,那个女人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吧,他不肯透露身份,可看她那专门给人上党课的举止,就知道她是整天三讲不离嘴皮的。这不,我把她玩舒服了,她还直夸江泽民三讲好呢!要不她一个女人哪有今天这种性享受。两个女人对我都挺满意,给钱也不少,有三四百元吧。”

“怎么干上这事儿的?没钱花了?”记者又问他。“有这方面因素吧。我做保安的工资每月才六百多元钱,还经常被克扣。所以也偶尔重操旧业,挣点零花儿钱。”

揭幕

记者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也了解了一些“行业”内幕。据他称,现在招聘男公关的小广告挺多,其实多是一些中介。有的是骗人的,让你交钱,但最后连人都找不着了。也有真招男公关的,不过中介都得吃三四百元,主要是介绍男人到夜总会或歌舞厅去进行性服务的。他自己就曾经交过二百多块钱,被介绍到一个夜总会里去了,不过服务对象是一些男客人,他觉得“没意思”,后来就离开那儿了。

脱身

也许是被记者东一句西一句问烦了,他直截了当地提出,你那位“大姐”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服务?记者忙托词搪塞:“你这个长相....不够帅啊!”他好像马上明白了什么,说“你是不是觉得二百元钱价钱高了?这都好商量。”“那行那行....大姐....”记者假意打手机,心里却在想着怎么脱身。

“这么着吧,我那位大姐觉得你还行,”记者递给他一张写有手机号(空号)的纸片,“你晚上就打这个手机直接跟她联系吧,价钱什么的,就看你的表现了。”小伙子接过纸片看了一眼就揣怀里了,一边说着“谢谢啊!”一边要跟记者握手。记者被弄得哭笑不得,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他握了一下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