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厂长携款潜逃:剩1元割腕自杀


自杀前写下“一失足成千古恨!悔!”,发现及时被救活

  他曾经是个一呼百应的厂长,在家乡的那个小县城里过着“体面”的生活,但一时贪念,使他铸成大错,走上逃亡之路。两年后,口袋里只剩下1元钱的他思家心切,却不敢回头,绝望之下,本月1日,他用“自杀”来结束一切。

  当日傍晚,合肥市“110”接警,说女人街某桑拿浴室里,有人割腕自杀了,防巡三大队和益民街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该浴室。推开6号包厢的门,一个50岁上下的男人躺在血泊中,后面的墙上,赫然写着一行大字:“一失足成千古恨!悔!我有罪!我该死!”由于失血过多,人已经陷入昏迷。民警们立即派人将其送往医院抢救。

  大概是临下手还是有些犹豫,玻璃划得有点偏,伤口也不太深,自杀者很快清醒。据羊城晚报报道,由于他全身没有任何证件,根本无法确认他的身份,而墙上的那些字,似乎又有隐情,益民街派出所的民警开始询问这个看起来很惊惶的自杀者。问了好久,他只说自己是安徽含山县人,叫戴某某。民警上网一查,发现这个戴某,居然是两年前在含山犯事的上网逃犯。

  通过和含山警方的联系,戴某的“罪行”也随之浮出水面。1999年,时任含山县城关米厂厂长的戴某,利用“厂长”这个头衔,在对方不设防的情况下,将业务单位欠米厂的34万元巨款提走,尔后揣入自己的口袋。事发后,年近半百的戴某撇下妻儿,踏上逃亡之路。不久,他因涉嫌职务侵占,以“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被含山县公安局列为网上逃犯。

  两年多的时间里,戴某跑了不少地方,在北京,他甚至还做过一阵小生意,但生意失利,34万的巨款也全部用完。今年元旦的时候,他来到了合肥,此时,他的身上仅剩1元钱了,快过春节了,天天想着妻儿的他却有家不敢回。满街的快乐中,他的形单影只更显凄凉,悔恨交加之下,他敲下一块玻璃,朝自己的左腕上划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