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部的诱惑


西行、西行、西行……
西出阳关,两千里赤地,一个万劫不变的苍天。
一曲古老、悠远、如诗如梦的老歌……
蓝天之下,游丝般飘着一条宛延的玉带,
那就是被诗人千古吟诵的阳关古道;
那便是从汉长安直达古罗马的丝绸之路。
烈日下,干渴的荒山,干渴的戈壁,干渴的骆驼刺和沙嵩。
夜空中,满天呻吟着的干渴的眼睛。
然而,亘古以来,有多少人前仆后继,向西、向西、向西;
车辚辚,马啸啸,驼铃悠悠。
西行者的脚步千古不歇,
西行者的壮歌千古不绝。
张骞杖节而来,一脸风霜;
班超铁骑闪过,皓首苍颜;
岑参长歌而返,尽唱边塞雄奇;
细君、解忧、冯燎绣履袅袅,环佩叮铛;
玄奘在这儿留下了足迹;
斯文.赫定在这儿留下“死亡之海” 的寻梦……
当飞机、火车代替了车骑驼影时,中国西部更成为一片紫气蒸腾的热土,吸引来了更多的南方人、北方人,也吸引来了如潮的东方人、西方人。
中国西部好诱人啊--因为这儿好迷人。
巍巍天山、莽莽昆仑,浩浩大漠;
和田玉、汗血马、吐鲁番的葡萄、库尔勒的香梨、哈密的瓜,物华天宝,旷世称奇;
厚厚的油层、厚厚的煤层、厚厚的黄金层……
周穆王瑶池幽会西王母,楼兰美女四千年不朽,成吉思汗长驱阿尔泰;
安息王遣子访洛阳,马克.波罗历险进大都,鸠摩罗什辗转后凉国;
传说兮?神话兮?历史兮?现实兮?
这一切同古楼兰、古交河、古高昌、古轮台城一样不朽;
同天池、火焰山、葡萄沟一样成为永恒。
都塔尔、冬不拉、热瓦甫、鹰笛……与唢呐声千古和鸣,共奏一曲千古绝唱--那是令人逸兴湍飞魂牵梦绕的西部交响曲。
美国学者摩尔根曾说:“世界文化的钥匙埋藏于塔里木河流域,若能找到这把钥匙,那世界文化的奥秘就要揭开了。”
乌鲁木齐就是一把金钥匙,她将为你打开神秘的中国西部大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