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杨事件:怒从心头起!

2002-01-20 18:22 作者: 东海一枭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老枭虽然钱没几个、名没多大,貌非美貌、嘴非国嘴,可胸中有物,目中无人,眼界之高,一时无两。出了点名的啥子影后耶名星耶主持人耶,发了点财的啥子总裁耶主席耶董事长也,落在枭眼里,大小也不过戏子商人耳,别说象那些财迷追星族羡之追之,便是让俺笑之骂之,也觉无聊、也是不屑。

曾有网友问:请教东海兄对最近的杨澜吴征事件及小燕子日本旗事件的看法,其深层本质是什么?答曰:一个小戏子穿了件不太合适的戏装,一个小商人吹了句小牛,而已而已,何必议之不已?类似事情,何日无之,何处无之。官儿们天天在弄虚作假,该议的没人议,不敢议,不值一议者大议而特议。不打老虎专打老鼠,唉。

老实招吧,老枭就经常爱吹吹牛玩儿,明明私塾尚未毕业,有人问起“老兄才气纵横,毕业于哪所大学呀”,说不定顺口回答:鲁迅文学院也。其实读的是鲁院普及部和文学创作班,而且是函授的,鲁院门朝何方都不晓得咯。又如人问:老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有几个情人呀?或答而不答,一付莫测高深、到处留情的样子,或信口雌黄:有几个吧,具体数目记不得了。哈哈。

吴胖子只不过吹牛过了头又露了馅,最多算“误导”吧,与真正的骗子终究有别。等而下之之流,比比皆是。

后来,吴扬之事闹大发了,也偶尔打开一两篇责难、“批判”他们的贴子浏览一下,虽觉道理在批判者一边,但如此穷追猛打,如赵平波、曹长青辈,还一篇接一篇形成系列缠个不休,总觉得有些小题大做。

后来见吴扬不但不出来澄清事实,反而将对方斥为匿名者、懦夫,并且利用官府的力量,将此事定性为“一起由反华势力操纵的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已是大大不以为然。日前又见扬澜在《南方周未》大放厥词,将众多网友的质疑骂作泼脏水,将一些揭露他们吹牛造假的知情者骂作“反动分子”,不觉怒从心头起!

正如某网友说的:杨澜的长篇“反击”,已经把这个女人在人们心中剩下的最后一点美好形象剥得干干净净!---因为她不仅极其恶劣卑鄙地故意指责其批评者属于“反动势力”,企图把一场对他们个人诚信问题的合理置疑往“反华行动”方面凑(这实在太让人不齿,因为这会直接威胁到很多普通批评者今后在大陆的人身安全);而且,作为一个人老珠黄的女人,她还故意暗示批评她的人都对她有着什么“塑料人体”方式的性幻想(怎么说呢,这实在是一种自觉的“三级明星”心态,只能暴露此人档次实在太低)。

我不由得想起明汪盈科《雪涛小说-深文》中的一段话:“法家最忌深文。深文之人心忍,而其才足以济之,往往能令人必行其说,遗毒甚惨。如见弃灰者,曰:是不务粪田,惰而废业者也。刑之。见民挟弓矢,曰:是将为盗,敢于射人者也,而诛之。”

当然,吴征、扬澜不是操生杀大权的“法家”(执掌法律的官吏),不能定人之罪,不能以“反动分子”、“反动势力”的罪名,对网友们“刑之、诛之”,虽然深文周纳,可惜其才有限,既不足以济之,又不能让人相信他们的说法,辱人恰以自辱,真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枉误了卿卿性命”。但,其做法的性质及用心之险恶,与深文周纳的“法家”异曲同工。

吹牛也就吹了,啥子屁大的事?道个歉,有啥子大不了的?就不道歉,就死不认错,又何妨?谁还死缠烂打,柿子拣软的捏,老枭第一个就不服,没准站出来为吴杨两位抱不平!可是,他们不但不反思己过,反而惊官动府,妄图借官府之力封网友们的嘴,反而将“反动分子”、“反动势力”的大帽子大量批发,加诸揭发、责难者头上,未免就有些下流了。正如毛泽东同志的教导:事情正在起变化。事情的性质已起了变化。

据说吴扬二位已诉诸于法律。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