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危机:农民比共产党政府更有效


缺水已经是中国一个巨大的问题。在中国农村,水的珍贵尤其明显。但是,农民对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自发行动证明比中国共产党官僚政府的所谓伟大、光荣、正确的英明决策,比先是修三峡大坝、接着是南水北调工程的好大喜功的共产党官员更有效。

24日出版的远东经济评论发表David Murphy的文章说,象个保安人员一样,中国湖北省的普通农民肖朝芳(音译,Xiao Zhaofang)每年都要花30天时间象守卫闪光的珠宝似的紧紧地盯着一样东西:水,灌溉她的农田的水。她说,“如果我不盯着,肯定有人会偷走我田里的水。”

自从中国1983年实行承包责任制以来,中国的农民每年都得在农作物种植和成长的时候如出守卫水田的水,确保水不被别人偷走。

但是,2001年4月,肖和她的邻居们成立了一个农业用水协会(WUA),取代了当地政府在这方面的功能,肖不再象以前那样担心水被别人偷走,而且她同邻居的关系改善很多。

文章说,数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大量浪费水。如今中国政府开始注意这一珍贵的资源。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缺水,而且几乎在所有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水污染,洪水,干旱,水的分布和定价等等。中国人均水储量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子一,而且绝大部分水资源集中在南方。

在中国北方,沙漠和干旱正在扩张,水道在日益干枯,海岸在盐碱化。一些主要城市在十数年后将成为干城一座。在几乎所有层次,中国政府无论在思想上或是政府机构方面对没有作好应付这个水危机。

文章说,在农村,深切体会水短缺的农民农民用自己的方面进行解决,
虽然这些方法不包含什么高技术,但积累起来,却很管用。在中国水利部的支持下,肖和她的邻居的做法正在得到推广,取代曾经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共产党。

中国的农业专家说,共产党的官员一向将眼光紧紧盯住那些为人瞩目的工程,以赢得上司的注意,并因此获得升迁,对想修复灌溉设施这些他们常常是口惠而已,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但对农民,确是他们的命根子。

在中国,目前,有大约1500个WUA。其中大约500个接受了世界银行的建议或者财政资助。WUA的管理人员都是由农民直接选举出来的,他们的责任就是确保农业用水的抵达各家农户的水田□包括组织修补、维护灌溉设施,定期打开水闸让农业用水从干道进入支渠,抵达农田。

虽然他们的工作很简单,但是,他们的这些作用极端重要,因为在农村的经济中,水是最重要的商品。

文章说,如今,在农村,WUA已经成为一个标志:农民从以前的共产党作出的各种决策的被动接受者转变成了决策者。《中国水危机》一书的作者马均(音译,Ma Jun)说,“农民们现在自己达到协议,这是某种自我管理。”

多维新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