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痛心疾首的中国军队


不谦虚地说,早几年前,我应该算个比较专业的军事发烧友。而且在高中时代就用作文本写了一大通直升机部队必淘汰以坦克为主力的陆军作战模式的东西。后来,慢慢随着看到听到的许多军队的事实,我觉得自己的发烧显得非常愚蠢。

现在,面临台湾随时独立的局势,到处看见一片充满豪情的可以武力迅速解决台湾的论调。有时我看了只能摇头,的确不少人其实算是很专业的军事发烧友了,但他们所依凭的仅仅是通过军事杂志和官方媒体报道,远非中国大陆军队的事实状况。老实说,就我所看到的、听到的,从来没有一支解放军部队具有我们所想象的那种强大。在我看到的范围内来说,所有的解放军都是一支素质低下、装备落后、腐败昏聩、军纪败坏的乌合之众。最早,我到部队亲眼目睹,是在八十年代的中学时期,我几乎是疯狂地迷上了《航空知识》一类的军事杂志。

好在离我们不算太遥远的耒阳有一个大型的空军基地,驻扎着南方唯一一支轰-6部队,在一此暑假,我和几个朋友兴致勃勃去那里参观,同学的父亲以前是那里的军官,自然方便多多。到了那里才发现,远和我们看书本想象的不一样。机场上有许多附近的闲杂人员穿行,所有的飞机都肮脏到了极点--让我想起甲午海战前,日本见到的清军军舰。而且,我见到了几架飞机的蒙皮被周围的农民拆了,虽然可能是报废的,但人民的血汗钱岂能这样糟蹋!而吃饭闲聊的时候,我不敢相信那个军官说的话,基本上这里的飞机都不行了,能正常执行任务的才两、三架而已,经费不足,就靠拆零件拼凑。训练更是糟糕,要长途转场不提前训练准备就拿不下来!当然,又过去了十几年,他们的纪律和训练更不及当年了,国庆为让j泽民同志看见,他们几乎练了一年。不然哪有机会再来玩一把。另外,老早就听说许多关于这支空军以前令人流泪的笑话,也许太夸张,懒得说了。离我们南面不到二十里地的地方驻扎着几支保卫军火和修理装甲车辆的部队,工作的几年有幸都去玩过。特别是那个后勤军火仓库,经常可以由有熟人的朋友带去狠狠地狂放一阵枪过瘾。久了,和几位大兵也混成了哥们。

当然,我最关心的还是我们的部队是什么样的状况。公平地说,这几位兵哥哥还算是有点良心的人,好歹也为部队里的混乱唉声叹气,当然,他们也免不了浑水摸鱼。他们保管的军火可以装备三个军,全部储藏在巨大的山洞里,应该说,是极为重要的部门,但这支部队的费用严重不足,一年仅十万,电费都不够!--要不停地用电抽出仓库的湿气,维持车队能运转至少也要十万,还不管其他的。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支有办法的军队,他们还有自己的高级旅馆、歌舞厅等一条龙的服务设施,每年花在招待上级头上的费用从不少于五十万。钱哪来?我们的军队是多能的部队,可以建加油站对外卖油,把军车弄来替别人跑运输,合伙做生意,总之,什么都干。

一位军官不说自己的部队在干什么,只是说,某某部队除了不贩卖毒品什么都干。这支部队虽然经费紧张,但军官们的日子似乎还好过,整天都在市内个娱乐场所转悠,至于内部的管理水平怎么样,我想不会好到哪里去。专业水平呢?我自然经常向他们请教的,但很惊讶地听到许多高论:我们的五四手枪算是世界上最好的装备了,美国的防弹衣都挡不住,五四、八一的威力,香港黑社会最看重了!我问对八七枪族的看法,居然没人知道!另外,我也打听到这支部队的火炮中数量很大的是85毫米加农炮,我不知道现在这种口径的火炮在战争爆发是装备部队可以干什么?

另外一个坦克修理厂,我因为单位组织到部队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有缘得以深入一见。老实说,我以前不知道中国坦克的制造工艺可以粗糙到如此程度,里外全是巨大的焊疤,摸着就拉手。停在修理间和车库里的几乎全都是水陆坦克,看来那位中尉炫耀自己的军事知识时说得不错:南方水网地带只能装备这类靶车。好不容易遇见两辆62、59,该中尉立即立起大拇指说:“59式坦克是好坦克,这还是59改呢,油门、操纵杆都很轻,好坦克好坦克!”我万分惊讶,59式坦克最多可以欺负别人的装甲车,能和别人的主战坦克作战?这居然还是好坦克,那说明我们的军队对世界军事知识是极其封闭的。只有后来碰见的一位四十来岁的少校才和我谈起当时最先进的90主战坦克。他说全军只装备了四辆,一是因为价格、二是因为对成员的素质要求高,另讲了些我军装备的坦克的脆弱性。这位军官是我见到的所有现役军人中素养最高的一位,很沉默的样子,只是没记住他的名字。这支部队营房算较干净整洁,但很大的精力也是放在赚钱养活自己身上。

俗话说,靠山吃山,他们靠修理汽车、改装汽车、跑运输挣钱。我能亲眼看见的只能有这么多,其他就得靠听说了。我很奇怪,我认识的所有当过兵的人(有四五十个)好象都没在我们媒体描述的那样的现代化的部队里当过兵,大概湖南省现在招的多是在二流部队当兵(认识一个在香港服役的),他们的三年军队生涯一般是种地、养猪、站岗、为黑社会当打手和走私(沿海当兵的几乎全在干这行)。前两年遇见一位自称是王牌导弹部队(地空)的退役军官,他说他有幸赶上了一次实弹发射演习,因为部队成立至今总共才发射了三枚导弹,你敢相信么?如果,我听到的情况只占一半,那么,这支平时种地养猪走私的部队能随时参加对台海的作战?或者,他们能成为大家嚷嚷要东京大屠杀的依靠?

我所见到、听到的统统是这支军队成为历史上最腐朽的军队的例证。比如,参军,内地所有的青年当兵时家里都要被勒索敲诈,我们这里的行情是一万圆,当兵之后要混得好一点点,就得没完没了地向各级军官进贡。前面讲的那位军火仓库的军官就说:“其实很多军官该担心在战场上遭黑枪的,象我这么良心的人少啊!嘿 嘿!”我当年参军的同学几乎都参与和了地方打架斗殴,但现在早不是当年了。很多人纯粹就是强盗和贼匪。和我老家一位亲戚一起到广东当兵的小青年,复员后雇了两辆货车回来,装满摩托、家具、家电等东西荣归故里。而我那位亲戚的孩子的运气就差些,花了几千圆后,捞到了汽车兵。就是为挂着军排的港商当私人司机兼保镖,本来是好差事,结果出了车祸。而我们同事家的一位孩子在福建泉州当兵三年回来带的是可堆满店铺的鞋子和足够开店的资本。而我一位老同学前段时间是陷入三角恋爱之类的问题,遭人暗算--七名武警冲到他家揍他一顿还敲去了几千劳务费。

前年,在去湘中某城市的火车上遇见满满一车从广东回来的复员军人。于是,我冒充老复员军人和几个面色和善的聊了起来,我发现他们对军事、兵器非但一无所知而且丝毫不感兴趣,当然,也许和他们是武警有关。才说没几句,旁边一位就以很自负的口气问:“你们现在那里武警的威望高不高?”我当时就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为该同志是文化水平太低,把拥不拥护当威望了。该同志见我没法答话就说:“我们武警在广州的威望很高!”不对呀,据我所知武警在广州市民心中的印象是极其恶劣的啊! 听了他的介绍我才明白什么是武警的威望:"我们武警出去,无论到哪里,谁都是不敢收钱的,对我们的服务也特别的周到。这其实也是以前的老武警打出来的好局面。但是有几次‘的士’见到我们招手故意不停车,他不敢收钱的嘛!你要知道,很多人都是靠我们才能讨一口饭吃的。

比方说,有一个香港老板开的酒楼歌舞厅就是我们连下面罩着的,谁也不敢惹事,我们全都带着CALL机,指导员就住在他的包厢里,谁都不敢来。那个老板的一个朋友的场子有次被一帮海军陆战队来的家伙砸了,我们几车人立刻到那里,把那几个家伙从五楼打到一楼,爬不起来都不敢放个屁…”青年男子从军多半变了混混,

小姑娘呢?也讲广州吧。我最要好的朋友的妈妈到广州玩,顺带看望了她在文工团当兵的侄女。回来,这位阿姨哀叹:“现在的姑娘变坏了呢,还是现在的军人变坏了,那里的女孩子各个都在想办法傍首长,只要傍上了首长,一辈子也差不多了。你想啊,可以有一套房子、百把万的存款,好的还有高级轿车….唉,这个世道!哪象我们那个时代喔,听说这些首长比香港富商还有钱…”不是没有热血青年,我一位同学的弟弟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整天死缠着我们大谈军事、兵器,志向就是成个将军荡平四方。

现在,他在桂林步校,但谈起兵器、军事就没了当年那么激动了。据他说,虽然大部分年轻人作着将军梦,热血者居多,但军校风气很坏,溜须拍马的人特别吃得开,更糟糕的是军校的教学理论落后,设施不齐全,只有两辆62、63轻坦和一辆531装甲运兵车,完全没想象的那么理想。而对他们真正打击最大的是迟的视察,本 来,迟的到来,让年轻人激动不已。后来听说迟喝的水居然是用专机运来的!高级军官居然如此腐败,怎么能 不伤了大家的心!军校的官员怒骂:“桂林的水再脏,我们喝了几十年都没有死,他就不能喝一口么?居然摆 这个谱!”这支军队上上下下几乎都腐朽了,没有听说安徽芜湖发水灾居然把SU-27战斗机给淹了吗?连会飞 的飞机、连黄金打造出来的飞机都可以被水淹没,这军队还能干什么?

好了,我也不想再敲键盘了,这样的东西一两天都说不完,心痛心乱。我们的军队早已经腐败的不可救药了, 早已经变成了一支不堪重任的软脚蟹!我们居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去相信媒体宣传,相信我们能朝发夕至攻克 台湾,简直是荒唐透顶。这样的军队到了台湾会比日本军队的纪律还败坏,打台湾干什么?让台湾人民受蹂躏 吗?算了,等真的攻打那天就知道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了,此前的一切假设都算胡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