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个孩子的“父亲”


郑承镇和他收养的流浪儿住在山东省济南市新菜市街一个大杂院里,一间20多平方米的破旧平房,摆了3张双层铁床,屋子中间一张破旧的圆饭桌。前几天的一个上午,记者来到这儿时,5个孩子正围桌自学写作业。中午放学时分,两个已得到社会救助的孩子蹦蹦跳跳地放学回来。另外两个孩子已成人独立谋生,收工后仍回这儿居住。郑承镇对记者说:“如果把这些孩子扔在马路上,他们都可能成为社会的‘杀手’。”

“我自己也曾是个罪人。”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郑承镇颇多感慨。他10岁丧母,14岁丧父,靠姐姐拉扯大。1983年,他在一家工厂做木工,一念之差,挪用单位的一张支票,倒买倒卖了几箱杂牌烟,赚了700元,被判4年监禁。当他成为自由人的时候,不仅丢了饭碗,还受到歧视。他一度极为沉落。但一个流浪儿的出现,使他的人生出现了转机。

那是1987年夏天,在济南火车站广场,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孩向他乞讨。郑承镇悲悯之心升起,带孩子到小吃摊上,让他一口气吃下4个烧饼。这个流浪儿跟着郑承镇生活了3个月。当孩子终于说出自己的家乡时,郑承镇买车票把孩子送到他父母身边。当因儿子失踪悲痛欲绝的家长“扑通”跪倒在郑承镇面前时,郑承镇的泪水也夺眶而出。他从没想到自己一个有罪的人,还能对社会有用。

从那之后,郑承镇就像着了魔一样经常在济南火车站、汽车站转悠,把离家出走的孩子领回来。夜晚等孩子们入睡后,他就给孩子的家长写信,告知孩子的下落。身边的孩子多了,靠捡破烂的收入已不能维持生活,他前后找过两次看大门的工作,都因带着孩子上班又被解雇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