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香车养美女好赌成性 小局长拿命赌"风光"


位于陕西省岚皋县西部的官元镇是大巴山腹地的一个偏僻的小镇,这里远离县城,交通十分不便。县邮政局在此设有一个邮政支局,虽说是支局,却是个只有两三人的单位。支局日常的业务除了从县局领回储汇资金、维持支付汇款的业务外,剩下的就是数额不大的储蓄业务。

  就在这个小小的邮政支局里,支局长刘代军仅用两年时间,贪污储汇资金达94万余元。

   迟来的举报

  2000年5月30日,岚皋县检察院反贪局突然接到举报:该县官元镇邮政支局支局长刘代军涉嫌重大经济问题,在县邮政局与他对账期间逃走。

  其实刘代军的马脚早些时候已有泄露。据县邮政局稽查人员反映,按照县邮政局规定,县局至少每季度要对所辖各支局的账务核查一次,但是最近刘代军以种种借口拖延,连续三个季度逃避核查。刘代军是县邮政局的先进个人,碍于层层关系和情面,稽查人员没有深究其中的原因。2000年5月,稽查人员早早地就催刘代军核查该支局的账目,而刘代军闻讯后却逃之夭夭。

  经过县邮政局多方做工作,半个多月以后,刘代军回到了县里,县局立刻派人陪同刘代军一起核对支局账目。核账刚刚开始,稽查人员就发现了30万余元的差错。念及他是局里树立的先进个人等因素,县邮政局只想把此事内部消化,没有向检察机关报案。然而此时刘代军万分心虚,乘陪同人员不注意再次逃走。县邮政局仍想故伎重演,由单位将刘代军骗回,因此还是没有报案。直至刘代军逃走后的第三天,检察院才得到线索。由于贻误了抓捕刘代军的最佳时机,检察院对刘代军涉嫌贪污一案的侦查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

   不该当的局长

  1972年7月13日,刘代军出生在官元镇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尽管山村生活贫苦,但由于父亲在邮电局工作,刘代军一家的生活水平还是叫当地人羡慕不已。刘代军始终对上学没有太大兴趣,成绩非常糟糕,爱恨交织的父亲对他毫无办法。眼看到了十七八岁,无所事事的刘代军时常在家中闹出事情来,身为普通职工的老父亲一咬牙给儿子在单位办了个顶替接班的手续。

  从此刘代军成了官元镇邮电支局的一名正式职工,从事支局线路维护工作。尽管该工作很辛苦,可同与他一块长大的伙伴相比,他已经非常满足了。从1990年到1998年11月,他从官元镇邮电支局调到县局,又从县局调回官元支局,渐渐地厌倦了原来的工作。为了改变现状,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有事没事常和领导拉关系。

  良苦用心终于为他换来了改变命运的机会。1998年12月,邮政、电信分家,官元邮政支局只剩下两名正式职工和一名临时工的名额。由于官元支局地处60余公里外的山上,交通不便,县局无人愿意到那里去工作。考虑到现实情况,县局领导曾提议叫刘代军两口子开个夫妻店,刘妻觉着不妥,没有同意,县局又决定让刘代军担任支局长。知子莫如父,得知这一消息,老父亲亲自找到县邮政局长劝阻:“你要叫他当支局长等于害了他,他是个不能把握自己的人呀!”但邮政局的领导认为刘代军父亲言过其实。鉴于县局无人可派,最后刘代军终于当上了官元镇邮政支局的支局长。

刘代军并不在乎这个支局长的官职有多大,他在乎的是这个名分。为了显示自己作为支局长的能耐,他决心要将支局的正常储蓄、收取汇款业务和“三产”都做出些成绩。

   “风光”人生

  刘代军在具体工作中的确有他的“高招”。在主要业务方面,他将外地打工民工汇回家的钱直接转入储蓄存款,尽量拖着不给取款人发通知,所谓的副业,就是拿支局的公款同他人合伙做生意。钱是赚了一些,但刘代军却舍不得将盈利交给局里,反而独吞了。副业方面的业绩又如何完成呢?为此他想了个歪招,即将从县局领回来的汇兑协款不入支局的账,从中截留现金作为支局三产的收入往上报。如此一来,刘代军工作成绩显著,被县邮政局领导另眼相看。县局领导大会小会号召全局职员向刘代军学习,刘代军也因此被省邮政局评为先进个人,地区邮政局还发给他1万元的奖金。

  自从当上支局长,刘代军在镇上俨然也算是一个人物了。为了和自己的身份相适应,他学着处事很大方的样子,只要镇上领导或熟人来找他,他马上就安排酒席,使来人一醉方休,满意而归;有谁遇到难处求他,他就随手借给谁公款;镇上的老百姓见了他比对乡上领导还尊重有加,因为怕家人打工汇回来的钱被他压下。他在官元镇可谓威风八面。

  有了钱,刘代军开始挥霍享受。他背着妻子追逐其他女人,为此不惜代价,仅一年多时间里,他就养了五个女人。在西安同他人合伙做生意,他以每月5000元的公款为自己租了辆轿车,一会儿西安、一会儿安康,开着车带着小姐到处兜风,仅此一项就花掉了3万元之多。除了玩香车、养美女,刘代军还有个赌博的癖好。每次去赌,他总是掂一个黑色提包,里面装着满满的钱,赌友们谁都猜不出里面的数额,最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在赌场输了多少钱。他的豪爽在当地赌界非常有名,输光了钱的赌友向他借钱,他会毫不犹豫地随手将公款借出。两年下来,为此他就花掉公款20万元之多。

   深深的悔意

  刘代军所有挥霍的钱都是公款,官元镇邮政支局已经成为他的摇钱树。其实刘代军也有害怕的时候,那就是每季度县邮政局稽查员的核账电话。每次电话一来,心慌意乱的刘代军就软磨硬抗地将稽查员应付过去。他清楚地记得官元支局已有三个季度没有稽查了。

  2000年“五·一”节期间,刘代军邀请县邮政局局长一家人同自己家人开车到重庆去旅游,一直玩到假期结束。刚回到家,他就听说了县局稽查员近几天要来查账的消息,刘代军顿时不知所措。他知道这次无论如何也拖不过去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支局的账哪里经得住查呢!
这一夜,他失眠了,回想起两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隐隐有后悔之意。自从当上支局长后,父亲怕他因钱不够花而把握不住自己,每月将退休费1000元补贴给他,而父母却甘愿住在两小间土房里吃糠咽菜;妻子虽说工资不高,但对他也没有什么非分的要求。可自己为了个人享受,贪污了那么多的公款,现在看来后悔晚矣。一想到县局稽查员来查账的场面,刘代军就心生恐惧,他决定一走了之。出逃前,颇有心计的刘代军又拿公款分别给各地的熟人那里邮了些钱,以备自己后用。

  带着从支局拿出的7万元公款,刘代军离开岚皋县到了西安。他不敢在西安久留,又乘飞机逃往上海、深圳、成都、西藏、昆明,每到一地,他都考察该地是否适宜自己藏匿,可一圈转下来,没有一处合适的地方,最后他又回到了西安。在西安,生意上的朋友告诉他,他的问题邮政局已查清,也就是二三十万元的问题,局里准备内部消化,要他回去说清楚就行了。他思忖着局长和自己的关系比较好,不会对自己怎样,决定冒险回到岚皋。

  回到县里,局领导首先和他谈了话,要求他把问题说清楚,并安排局里四名职员陪他查账。随着时间的推移,查出的问题越来越多。面对四名形影不离的陪同人员,刘代军恐惧万分,后悔自己轻信了局里的许诺。他已经预料到,问题一旦全部查清,自己将无生路。怎么办?他又一次动了逃跑的念头。5月27日这天晚上,趁陪住的人不注意,刘代军一口气逃到了重庆。

   注定的结局

  在这之后的三个月里,他曾到过20余个城市。在河北他下井挖煤,在新疆他给别人开车拉货,尽管出逃前曾预备了一些钱,但很快就面临着坐吃山空的危险,无奈之下他又跑到深圳。为了能更深地藏匿自己,他为自己买了高中文凭、工作证、驾驶证等假证件。然而,无论怎样伪装,他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看见成百上千的检察官在追他,常常因此而从梦中惊醒。2000年8月25日这天下午,疑神疑鬼的他突然觉得不能继续呆在深圳了,立即乘车到了广州,又从广州经武汉到达湖北黄陂。到武汉后,他才想起自己的衣物还在深圳,遂打传呼让堂弟把衣服邮来。正是这个传呼,让检察干警们掌握了他的行踪。8月28日下午,在一个老乡家中刚刚住下几个小时的刘代军就被赶来的岚皋县检察官抓了个正着。

  据调查,从1999年4月至2000年5月期间,刘代军以偷支、套汇,吸储不入账等手段贪污挪用公款94万余元,最终只追回38.9万余元,造成直接损失达55万余元。2001年7月16日,陕西省安康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刘代军涉嫌贪污一案。近日,安康中院一审以贪污罪判处刘代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刘代军最终为满足自己对金钱疯狂占有的欲望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