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巴勒斯坦自杀文化


1995年,只有20%的巴勒斯坦人对自杀炸弹行动表示赞同;但最近的一次民意测验表明,至少有80%的人支持这样的行动。    

  孩子们只有战争,没有游戏

  巴勒斯坦的小孩子特别喜爱玩打仗的游戏,他们急切盼望着早日成为真正的男人。为此,他们穿着满是皱褶的迷彩服,努力让幼稚的眼神充满杀气,给本来单纯的笑脸平添一丝酷意。他们想让大人知道,自己不是那么柔弱无力,可以做大人能做的一切事情。在世界上其它地方,像他们这么大的孩子还在家里缠着爸爸妈妈索要玩具,而这些孩子,过早地把自己和战争、炸弹、殉难这些词联系在了一起。  

  在约旦河西岸,在加沙,这些稚气的孩童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携带自杀炸弹和某个以色列人同归于尽。他们的同龄人在玩战争游戏,但巴勒斯坦孩童学习的一切都可能成为活生生的现实。长大成人后,他们会把纸制炸弹换成真的,投向似乎无处不在的以军士兵,因为这些人曾经侮辱过他们的父母,曾经在街道上殴打过他们的兄弟姐妹。  

  “尽管对烈士这个词的涵义不是特别清楚,但他们依然梦想着成为烈士,”加沙贾巴利亚难民营一所小学的校长说,“他们从电视上和街头的宣传栏里得知,烈士的家庭受到怎样的尊重,于是他们想为自己、为家人赢得类似的荣耀。”  

  在难民营尘土飞扬的街道上,美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10岁的阿亚。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上去聪明伶俐。记者问,一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以色列女孩被一个巴勒斯坦女孩炸死了,你怎么想?她回答说:“我不为她感到难过,他们的家庭促使他们和我们打仗并杀死我们。”她说她希望成为一名医生,也愿意做一个烈士。  

  消除仇恨,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这到底是怎样的“疯狂”?在巴以这场不对称的战争中,人体炸弹成了终极武器,让敌人防不胜防。以色列国际反恐政策研究所的艾里·卡门说:“一个人体炸弹就如同一个精确制导导弹,但是花再多的钱也无法构建反导弹系统。”  

  最近,以色列生产了一部宣传片,里面有一段话颇能说明巴以两个民族目前的状况:仇恨的种子已经深深植入了一代人的心里,无法消除。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孩子将来会成为杀手,谁也无法改变。不畏死亡的恐怖分子会向以色列出手,让以色列人每天都在流血中生活。  

  对于这股无法避免的潮流,一位巴勒斯坦学者毫不避讳地说:“如果当前的状况持续下去,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恐怖事件。”  

  如果自杀炸弹真的成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到底有没有防御的手段?答案是有。首先,外交是有效手段之一,巴勒斯坦人即使再愤怒,也不会拒绝谈判,因此说他们的自杀行为不可改变是错误的,问题是外交谈判太慢,而炸弹爆炸得太快。  

  哈马斯营造崇拜死亡文化  

  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以哈马斯为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多年来营造了一种崇拜死亡的文化。1992年,几名哈马斯领导人被以色列放逐到黎巴嫩,他们和当地的真主党游击队有了亲密接触。在清真寺里,他们一起唱歌颂烈士的赞歌,宣扬保卫巴勒斯坦领土,号召消灭以色列国。23岁的哈尼长着络腮胡子,是哈马斯的忠实追随者,他说:“这是一场宗教战争,不是为了领土。”  

  过去,哈马斯建造了高度机密的营地,征召有志于执行自杀行为的年轻人。像哈尼这样的应征者大都没有结婚,没有工作,受过一定教育(至少上过中学),但是前途黯淡。他们中许多人受到了诱惑,哈马斯声称天堂里可以有幸福的婚姻,有72个黑眼睛处女等着每个烈士。  

  1995年,哈马斯展开第一轮自杀炸弹行动,当时只有20%的巴勒斯坦人表示赞同;但最近的一次民意测验表明,至少有80%的人表示支持这样的行动。  

  上周,以色列情报人员从阿拉法特官邸搜出了一些文件,证明其精锐部队阿克萨烈士旅从去年8月以来,至少策动了22起攻击,杀死26名以色列人,伤613人。对此,巴勒斯坦方面坚决否认,认为文件是以色列人伪造的。  

  真假暂且不论,且看文件透露的人体炸弹的全过程。花费清单中写道:“行动早期需要大量电子元件和化学药品,这是最大的一笔花费,大约需要700谢客尔(以色列货币单位,约合150美元)。每周需要给各地的战士提供5到9颗炸弹。”另外,还需要一笔专门的经费,为烈士印制海报,做宣传栏,举行纪念仪式。  

  以色列反恐专家艾里·卡门说:“阿克萨旅看到哈马斯在斗争中得到民众支持后,也执行了自杀策略。推动他们这样做的不是真主安拉,而是巴勒斯坦梦。”  

  金钱的作用胜过一切  

  整个过程中,金钱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行动本身需要钱,鼓动士气、宣扬英雄崇拜也离不开钱。有些钱用来制作录像带,招募“志愿者”时一遍遍地播放,打动他们的心。哈马斯官员伊斯迈尔·阿布·沙纳波说:“军事阵营中有部门专门制作录像带,在新兵训练结束、行动开始之前播放。它告诉人们烈士的行为纯粹是出于个人意愿,并鼓励大家采取类似行为。”  

  烈士牺牲后,他的家人会得到一个信封,里面至少是1万美金。阿布·沙纳波说,钱是对牺牲者的一种补偿,但以色列安全人员认为钱也是烈士自杀的动机之一。“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死了可以赚一笔钱,给自己的姐姐做嫁妆,嫁个好人家,他会更愿意做。这也是自杀炸弹难以遏制的原因之一。”  

  在同胞“取义成仁”后,悲痛往往被掩盖,但决不会被平空抹去。沙哈尔·马斯里对儿子的行为不赞同。去年8月,他22岁的儿子伊兹迪尼走进耶路撒冷的一家比萨店,引爆了身上的炸弹,致使15人丧生。当天,约旦河西岸城市杰宁人声鼎沸,巴勒斯坦人冲上街头,庆祝这一“胜利”,当时沙哈尔和妻子法蒂玛心情还不太难受,但人群散去后,萦绕他们的是丧子之痛。沙哈尔说:“我希望孩子在身边,如果我事先知道,一定会阻拦他。”  

  伊雅得·撒拉吉是一名巴勒斯坦心理学家,专门研究自杀攻击现象。他说自杀者的家人最初为孩子的英雄行为感到骄傲,但大约6个月后,悲痛就笼罩了一切。  

  大量金钱来自美国  

  支持像哈马斯这样的组织的钱大多来自国外。上周,伊拉克发出嘉奖令,宣布给每个自杀者的家人2万5千美金。但美国谍报人员透露,伊拉克在自杀行动的财政体系中扮演了一个小小的配角,金钱主要来自一些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其中包括本·拉登的基地组织)、腰缠万贯的阿拉伯商人和西方国家的富有伊斯兰家庭。  

  令人吃惊的是,大部分金钱来自以色列的亲密盟友美国。据美国财政部官员透露,他们确信某些以美国为基地的组织给巴勒斯坦自杀行动提供了大量金钱。去年11月,联邦调查局(FBI)给财政部提供了一份49页的报告,指出美国最大的伊斯兰慈善机构之一---圣地基金会,给哈马斯提供了关键的财政支持。该组织1989年成立于得克萨斯州,公开集资支持巴勒斯坦解放事业。  

  但是圣地基金会否认了政府对其支持恐怖分子的指控,并已经把财政部告上了法庭,要求恢复冻结的财产。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该基金会说,它的目的在于减轻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巴勒斯坦人所受的苦难,坚决反对恐怖主义,和哈马斯没有任何联系。  

  另外一个涉嫌和哈马斯有牵连的组织是伊斯兰巴勒斯坦联合会(IAP)。有情报显示,哈马斯高级官员穆萨·阿布·马祖克曾经给IAP捐资49万美元,IAP帮助散发哈马斯招募新成员的录像带,还出版两份亲哈马斯的报纸。但是,IAP领导人拉菲克·贾巴尔说,他对那49万美金的来历不清楚,联合会的资金主要用于出版报纸、录像带和其他文化产品,目的在于告诉美国人巴勒斯坦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给烈士金钱上的支援。  

  死亡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化都不主张放弃生命。巴勒斯坦人牺牲自己的肉体和以色列人同归于尽,其最强烈的动机是保护自己的家园。有巴勒斯坦人说,如果给我 F-16,我不会去牺牲自己的生命。生命的可贵人人都晓得,但凡有机会,谁也不会选择死亡。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飞行员驾驶飞机,冲向美国人的舰艇,这一行为称为神风特袭队,飞行员认为自己是保卫国家的最后一道屏障。斯里兰卡有泰米尔猛虎组织,他们在过去的25年里制造了大约170起自杀性爆炸,他们是受具有超凡魅力的领导人的召唤,保卫自己的家园。同样,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的主要目的,也是反对以色列入侵他们的国家。在伊斯兰世界,自杀是逃避现实,被看作是一种罪过,因此自杀性爆炸受人尊敬的前提是为了信仰和土地。  

  很难给巴勒斯坦人的自杀性爆炸下个定义。以色列人毫不犹豫地称之为恐怖行为,但巴勒斯坦人认为这根本不是恐怖行为,而是反对侵略的英雄行为,死者值得后世铭记。显然,不能把巴勒斯坦人的自杀爆炸和恐怖分子混为一谈,因为它是对以色列人军事占领的反应。当自己的领导人官邸被包围,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恐怕任何一个民族都会行动起来。  

  4月7日,以色列坦克开进巴勒斯坦城市,交火中至少3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每天早上,当巴勒斯坦的年轻一代从睡梦中醒来时,得到了更多实施自杀行为的理由。当天,小学老师撒米拉·阿布·沙马克听到一个6岁的小女孩要炸弹,她说:“我想成为烈士。”沙马克说:“我能说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告诉她,等长大后再说吧,也许情况会发生变化。”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