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2002-05-31 03:36 作者: 作者:螺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去年,有位朋友从美国回来,聊起六四的话题,他说了这么一件事:海外华人普遍肯定六四的历史意义,所以每逢六四周年,都有纪念活动的。这年,他所在的教会又举办了座谈会,教友中不乏有六四的学生和见证人,正当大家义愤填膺控诉中共暴行,心情沉重地悼念亡灵时,却有一个不和谐的音符跳出来了,一位自称从北京来,也是“六四见证人” ,平时对上帝极虔诚的,人缘也忒佳,每次聚会都能掏出几块美金做奉献的老大姐,记得是姓赵,争抢着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先是痛陈了一段文革史,说自己也受过四人帮迫害,然后话锋一转,就批评起六四的学生来,大意是说学生有错,政府是被迫开枪,又说六四微不足道,其“微不足道”的程度,相当于“家长教训不听话的子女”, 又说中共对学生的屠杀,与中共的改革开放成果比起来,简直是件“小小的,芝麻大的事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竖起小姆指来形象这个比喻,话音未落,全埸已是一遍哗然,教友们面面相觑,都奇怪一个信主的人,怎么会讲出这种没人性的话来?

我问这位朋友:后来呢?后来,就再也没见这位赵大姐到教堂去,听说是到加拿大去了,朋友说。

象赵大姐这类人物,我想现在大约已经周游列国,遍布全地球了。看来中共不愧是消毒专家,灭火专家,文过饰非搞无赖舆论的玩家,这些年来,竟能动员一大批吹鼓手和打手出没于世界各地,为中共歌功颂德,诋毁民运,围攻“境外敌对势力”,企图把一埸血腥的大屠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心可昭。

人们都说北美遍地是中共第五纵队,看来所言非虚。不过我觉得中共的第五纵队,绝对是不能与当年纳粹德国的第五纵队相比的,人家是个庞大的,有高度组织化专业化素质的间谍网络,而中共这个,只能算使馆特务 + 爱国愤青 + 亲共奸商 + 人蛇组成的乌合之众。这支杂牌军虽然跷勇骠悍,但它并非是为国家为民族出征,而专门是与中国境外民主阵营对垒,是专与同胞打内战的。物以类聚臭味相投,嫖客找婊子屎壳螂滚粪球,它们是中共政权为苟延残喘,一路招兵买马拼凑起来的一股阴暗的浊流。就说这个因特网,每逢六四祭日之前,必是未雨稠缪,总会有这类赵大姐式的人物,钻进民主论坛,不失时机地大撒漂白粉,搞得到处是停尸房的味道,但嗅过腐尸的人都有体会,那漂白粉或者“来苏儿”的味道再浓烈,也是压不过中共尸臭的。

不错,历史的淡出就如人的情感,仇恨与恩情,思念与怨忿,这些靠记忆来存在的东西,固然是与时间和距离都成正比,时过境迁,一切都会变化。不过“人民共和国”的五十年,这段并不漫长并不久远的时间,被中共大法师一变化,竟然能时空倒错,“山中方数月,世上已千年” ,凭白无故,硬是抹去了三十年,而且这段历史谁一提起,谁就是翻“老皇历” 。成吉思汗,康熙乾隆的皇历可以翻,孙中山蒋介石的皇历也可以翻,唯独这三十年“老皇历”不可以翻。 对中共来说,这三十年是痛处羞处,是癞疤,是痔疮,是碰不得摸不得的隐私。所以就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上下五千年减去三十年,到文革和六四,就戛然而止了,好象中共的历史只是从九十年代才开始,在此之前的一切都是个黑洞。

现在六四临近,中共的笔杆子们,拿六四血卡的爱国愤青们,又开始出笼一系列漂白粉文章了,请看,在《民运人物不再是人物》 ;《六四话题不再是话题》 ;还有《千秋功罪 - 邓小平》这三个代表作中,中共笔杆子和红眼阿义们,一改扬名海外的新华社痞子文风,又换上了一具冷眼向洋“客观公正”面孔,摇着羽毛扇阴阳怪气,对民运人士大加讽刺揶谕,一面又假猩猩地对死难者摆出同情样子,大骂共产党邓小平,然而越说越露馅,最后干脆就直说:“现在不宜平反”了。为什么现在不宜平反?理由是不怕“党将不党”,就怕“国将不国” 。好一付爱国面孔!说穿了,就是“稳定压倒一切” ,因为只有稳定,中共官僚家族才能从容侵吞人民血汗国有资产,才能顺利地由流氓无产阶级政党过渡到资产阶级政党,从而逃避人民的清算。更有中共网络特务,用娼妓扮纯情女学生拉客的手段,鲜廉寡耻的假冒六四爱国学生,明目张胆地替主子骂阵,向民运人士叫板,为中共一年一度所面临的尴尬困境解围。上得网来,但见海外民主论坛一片紧锣密鼓杀声震天,特务走狗们沐猴而冠,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埸,犹如街头杂耍好不热闹。

其实这些表演都是徒劳的,因为“历史是人民写的”(刘少奇语) ,对于中共淡化文革抹杀历史,为毛泽东辩护招魂这些表演,人们不必费多少笔墨批驳,一个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遭遇就说明了一切。六四也是这样,中共自己尽可以说没开枪没杀人,尽可以说开枪有理杀人有理,但长安街上对恃的,一方是坦克野战军,另一方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岂能是排电影演街头肥皂剧?仅仅这其中一个画面留在历史上,就足够了,还需要证明杀了多少人吗?还需要论证为什么杀人吗?邓小平李鹏等中共刽子手们,从六四那天起,那触目惊心的屠杀场面一进入世界人民的眼帘,它们就与秦始皇希特勒一样,立即被永远地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说“民运人物不再是人物”了,这未必不可能,大浪淘沙,想当初中共一大那么多代表,最后又剩下了几个呢?趋炎附势,投机钻营,妒贤忌能,兴灾乐祸,趁火打劫这些小人心态,正是中国人的最大民族劣根性,这种劣根性造就了向演员泼大粪的英雄,也造就了“911”为拉登齐声喝采的好汉们。然而“不再是人物” ,决不等于不曾是人物,未曾是人物者,又有什么资格嘲笑曾是人物者呢?鲁迅先生说得好:有缺点的战士永远是战士,而苍蝇再完美也是苍蝇。与那些孺夫,吃人血馒头者相比,哪怕是做了一天的民运分子,也不愧对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做一天战士,就曾经是个人物,而当了一世猪狗的奴才们,任它跳的多高,却永远也不能算做人物。

说“六四话题不再是话题”了 ,是一种十足自欺欺人的驼鸟主义,中共正是因为怕这个话题,六四硝烟未烬,还没等邓氏去见马克思,自己的调子先自降了下来,从大张旗鼓庆祝“平暴”胜利,到互相推卸责任抓替罪羊,弄得杨尚昆兄弟灰头土脸,李鹏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江泽民偷着乐却捏把冷汗,袁木张工之辈的英雄们个个都被“冷处理”成阳萎早泄,耷拉翅膀的阉鸡。从“暴乱”到“动乱” ,从“风波”到“事件” ,御用文人们搜肠刮肚用心良苦,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儿来折衷和淡化六四了。

以中共愿望,真是恨不得全世界的六四见证者,全都患上大脑炎,留下健忘后遗症,把昨天忘个一干二净。其实,六四这个话题犹如恶梦,中共自己才是最想忘却的。现在网络上大灌漂白粉贴子的,声东击西加强火力攻打法轮功,转移人们视线的,不正是企图掩盖这个话题吗?无可奈何的是,世间万事,竟然全是为了忘却才作纪念的。

现在中共,是任人怎样羞辱,任人怎样遣责,它只是装做没听见没看见,象那驼鸟一样,面对国际社会的,是屁股不是脑袋,“屁股不要紧,只要脑袋真” 。不过,一遇羞辱遣责,就将脑袋这么一藏,岂能长治久安?中共不要以为邓氏撒了骨灰,天安门广场血砖全换了光滑大理石,就完事大吉。六四英烈非村魂野鬼,这笔血债是要偿还的,邓屠虽死恶名代代远扬,李刽虽生骂声时时近耳,这笔债欠得越久利息将会越大,秦侩后人愧姓秦,万代耻辱累子孙,因为历史已经清楚地将这反人类暴行登录在案了。

中共网络特务散布“六四不再是话题”的论调,只是一厢情愿自我安慰罢了。南京大屠杀至今六十多年来,哪一年哪一月不是话题?即使中国人自己不清算,也会有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来清算,如此重大的反人类罪行,就凭它日本右翼势力一伙人,能抹掉吗?日本人只能改写它自己的历史,却改不得世界历史,中共也一样,只能改写它自家的党史,能改得了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吗?再说,那中共党史又是什么玩意儿呢?不过是一块什么都擦,脏兮兮,臭哄哄的破抹布而已。而六四是中国人民,世界人民的,六四留在人类历史上的,它不仅是个重要话题,而且是个永远的话题。

(博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