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体:前解放军军官 重述六四现场


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奉命到北京镇压学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之一李晓明,在美国接受日本“每日新闻”的专访时,首次透露出事件当时军方的命令系统,同时也公开表示“民主化才是中国的唯一活路”。
  每日新闻是在十七日刊登这项专访内容。现年三十八岁、出生于沈阳市的李晓明在天安门事件发生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团高炮射连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中尉雷达设备长”,奉命与其他兵士前往天安门现场对民主运动学生镇压。

  九三年李晓明离开军队,二○○○年前往澳洲墨尔本皇家学院攻读电气工学硕士,去年也将妻子与八岁的儿子安全送到澳洲。到了澳洲后他才知道天安门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也因此对当时自己的行为感到疑问,最后终于对中国政府当时对争取自由民主的学生开火的行动展开批判。

  李晓明表示,“民主化才是中国的唯一活路”,他强调在此之前,“不会回中国故乡”,他希望“我的亲属不会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

  对于进驻北京的经过,李晓明表示,“八九年五月二十日我的部队驻扎在沈阳附近海城市,刚开始被命令前往沈阳,上了卡车后上级说命令已经改变,必须到北京,二十二日抵达北京东方的通县三间港机场”。

  关于军方上级是否指示开炮问题,李晓明说,“我们得到的命令只是‘在天安门排除所有的障碍’,并没有明确的命令,由于现场混乱,师团长许峰要我们不要贸然挺进,我们觉得这是师团长对上级命令的一种变相抵抗,事件后师团长果然被调职,后来我们听说当时军方高干的意见对立”。

  关于士兵是在什么情况开炮的问题,李晓明说,“六月五日清晨六时我们去会合在新华社内动弹不得的另外一个中队时,接到‘对空威吓射击’的命令,但也人说‘可以做水平射击’”。

  李晓明也表示,“六月七日部队由广场向长安街移动时,有人自大楼屋顶开枪,因此士兵们就一起向屋顶射击”。

  关于军方有没有命令对群众射击的问题,李晓明说,“六月十四日大队长的口头命令是,‘对两百公尺以上的对象实施对空射击,对一百公尺前后的对象实施对地射击,对比此更近而持有武器的对象则可以迎面射击’”。 有关在六月三日为何没有这样的命令,李说,“当时可能以为威吓射击就可以驱逐群众”。

  关于做为镇压群众的士兵,对此一事件有何看法的问题,李晓明表示,“当时的士兵都与外部隔离,得不到任何资讯,军部对士兵的说法是,学生与市民都是暴徒”。


自由时报东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