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揭秘:上课叫到脚抽筋 下课哭到大天亮


“汇才”的所谓“第一阶段”课程令有的学员心理失衡精神崩溃

本报记者 余颖 李宜航 雷鸣

  “汇才人力技术有限公司”一直宣称:激扬禀赋,启导宏才,“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的效果很好!

  果真如此吗?记者连日来的调查清楚地表明:学员对此培训,难以接受者有之,大呼上当者有之,抱有好感者有之,恨之入骨者亦有之……

  课程:狂轰滥炸发泄情感 效果:集体飙车整体狂热

  相当部分学员上完第一阶段或者第二阶段课程后,就主动放弃了。

  阿海就是其中一员。他接受不了的是,导师和助教一直鼓励学员把情感不加控制地发泄出来,将大家推向整体性狂热。每当学员在培训中表露出强烈的情感,大哭大叫,导师或助教还会极力赞扬:“正!正!正!”“你开工了!”“这才是收到信息!”

  阿海回忆道---“上第一阶段时,我变得兴奋莫名,整夜睡不着;上完第二阶段,更是进入亢奋状态,叫到脚抽筋、头晕、胃疼,人变得非常狂热,自我评价很高。”“周围人都觉得我很怪:喋喋不休地对人讲‘汇才’,甚至大骂自己的老总---你看看你自以为是,我行我素,不知所谓……你最该去学‘汇才’!”

  “其实‘汇才’做的只不过是通过反复的劝说和暗示,让你认为自己一直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过去对生活的所有看法都不过是一种错误。”

  “为什么只有‘汇才’那套才正确?”幡然醒悟的阿海最终选择退出培训。

  阿枫甚至不愿再提“汇才”。“那时大家都发狂了,几十人出去飙车,全部打着黄灯,长时间鸣笛,完全是一种原始的发泄。”他坦言承受不了“汇才”这种全封闭教学带来的心理冲击,“现在有时明明在开车,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课堂的一些场景在脑海里闪现,好几次差点撞到人……”

  阿宁尤为反感的是,在“角色转换”中大家总要狂喊“管他妈的放进去!”“导师要大家尽情开放自己,投入角色。在当时鼓噪、疯狂的气氛下,不喊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管你心里愿不愿意。就像大家平时不会和陌生异性拥抱,但在那种氛围下你就会。”

  课程:沉船逃生体验恐怖 效果:凄厉哭喊忽又重生

  “汇才”进行的多是体验式活动,如信任游戏、红黑游戏、沉船体验……尽管有人从中感悟到做人要有爱心、要学会包容等等,但相当一部分学员坦言:一些游戏委实太恐怖了。

  让学员阿华触动最大的是一项被“汇才”视作经典的沉船游戏:大家乘坐的一艘大船就要沉了,救生艇上只有六个座位,每个人有一分钟的时间陈述自己逃生或不逃生的理由。接着,大家被要求举行一个投票仪式,每个人手上有六根小木棒,相当于六张生死票。小木棒除了留给自己一根外,都要派给别人。

  令阿华吃惊的是,自己仅得了两票。“他们为什么不投票给我?”

  阿华还没有回过神来,游戏又往恐怖深处挺进了---得票最多的六名学员上了救生船,其他人只能躺在地上听天由命。灯光越来越暗,哭声越来越大。导师厉声道:“船将在5秒钟后沉没,如果你们有什么话要留下,快告诉这几个人……”一种将死的恐惧笼罩全场,不少人开始撕心裂肺地哭,越来越凄厉。还有人尖叫着留遗言:“永别了,朋友!”

  “咚、咚、咚……”突然,传来沉闷的钉棺材的声音。“我要死了!”阴森、恐怖、绝望……深深攫住了学员。突然,灯光重亮---大家获得重生。那一刻,阿华痛哭流涕。

  据称,沉船游戏“主要是要大家珍惜生命”。但有学员对此持有异议:这么恐怖的场景恐怕会先吓着了生命!

  有专家指出,让这么多学员处在恐怖或悲伤的体验中,而且情绪波动如此大,却只有一名导师在场,无论如何都不妥!

  课程:循循诱导回到过去 效果:癔症躁狂精神分裂

  个别学员还投诉说,在“汇才”培训后精神上出现了异常。

  42岁的阿满曾是一名出色的销售部经理,现在却连算一笔简单的账都很费劲。三个月前的一天,他因精神异常被送入广州市精神病医院,并被诊断为“分裂样精神病”。阿满及其家人说,那天是他从“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第一阶段”毕业的第七天。

  据刚出院的阿满说,今年2月21日第一天上课后,他就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第二天下课后,他更加亢奋,嚎啕大哭了两三个钟头。阿满认为,给他冲击最深的是这么一项体验---窗帘紧闭。灯光熄灭。音乐低回。100多名学员盘腿坐在地板上。

  “全身放松,深深地吸一口气,屏住,然后慢慢地吐出……闭上眼睛……”导师声音温和,富有磁性。“来到一个熟悉的地方,小时候你来过,你进入一个房子……”在导师的暗示下,阿满恍恍惚惚进入了一种非常悠远的境地,回想起童年情景,想到操劳一生的父母,他的眼泪哗哗直流,当晚下课后他竟然哭到大天亮……

  在毕业典礼上,阿满恸哭不止。他拉住别人不停絮叨,“为什么我只能给人家打工?”“我也很有能量。”“我要自我超越!”“我要自己做老板!”但是,当时导师和助教未注意到阿满的异样,都以为他“进入状态了”。

  此后,阿满的行为越来越让人迷惑:他连续好多个晚上不睡觉,每天喋喋不休地劝说周围人去参加“汇才”……尤其阿满的自信心极度爆棚,他豪情满怀地告诉每个人---“我要用一百万在广州开爱心连锁餐厅……”他还送给老板一幅巨大的石制象棋,“以后天下就由你我捉棋来控制……”

  3月3日上午,阿满大呼要跳楼,家人遂将其送往广州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医生诊断认为,阿满患上了“分裂样精神病”。医生一针见血地指出,“汇才”的“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是阿满患精神病的诱因。该医生还透露,他两个月前还治疗过两位深圳来的病人,也是上了“汇才”的课后病发入院,分别被诊断为癔症和躁狂症。

  据了解,“汇才”在学员报名时要求学员签名保证:“研讨会内的练习可能会因本人的心理状态不稳定或过往经历引起本人情绪波动,本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本人亦承诺对自己的健康、心理及精神负责。”不过,据阿满的同学反映,“汇才”并没有在报名环节认真考察学员的健康状况特别是心理健康状况,只要交学费,谁都可以读。

  有学员把阿满进精神病医院一事报告了“汇才”。“汇才”答复说:“此事与我们无关。”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