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与“绑票”

2002-11-01 19:39 作者: 樊百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连续从报上看到些有关教育的材料,知道了务教育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有些被称作“新左派”的朋友说,比起毛泽东时代来,现在的教育是倒退了。如果是指直接到老百姓口袋里掏钱,这说的是事实。毛泽东时代只以“集体公益”的名义从生产队收钱。现在呢,不但政府从农民那里直接收一次教育费(在安徽改成税了),而且学校还要从家长那里收更多的费(当然还是政府默认的)。

今年初回老家为父亲脱孝扫墓,了解到农村的孩子上幼儿园、上学的费用越来越高了。就普通中、小学“常规”收费(不算择校费、赞助费)看,我老家已经超过南京了。3月初有“两会代表”指出,农村的教育经费,70%是靠向农民收费解决的。“两会”开过,从报上揭露教育乱收费的情况看,连北京也不见改观,连“希望工程”也出现令人失望的腐败,连家长举报出来、明显属于顶风违纪的乱收费,也基本得不到纠正,足见中国事关未来的事业是怎样在糟踏未来了。

报上有文章还说到日本19世纪就普及中、小学义务教育了。连缅甸那样的国家都将云南边关的中国孩子吸引过去接受义务教育了。真够丢人的!真让每个真正爱国的人心痛!我不反对中共官员们说什么“三个代表”。但是,这样代表下去,不把中国代表完蛋了才怪!

看看南京市的情况吧。单说收费架势:有的明码标价,如一些中学接受择校生通过摇签决定,摇上了一年4,000元,摇不上的呢,有公开的秘密价,与中国电信的新收费办法相同按分计价(中国电信将每3分钟市话0.18元“降”为每分钟0.1~0.12元);有的重点中学以办民营班的名义,生源要最好的,收费是最高的,起点1万8千元,高到10万元、甚至以上,叫上不封顶(议价)!……有的是“须赞助”,当然是用“口说无凭”(不开“防伪”发票)的办法。小学生升初中,无论属于什么情况,花几万元都是义务教育的奇耻大辱。

两年前曾看到江苏省新任教育厅长的“三把火”报道,正好谈禁止教育乱收费,措施很具体,针对性也很强。凭良心说,如能落到实处,上面说的那些学校定会呼天抢地。关于“赞助费”,报道是这样说的:一律须经报审批准后才可以收取,但必须坚持自愿的原则。

在现行体制内说话,厅长先生的措施并不赖。但这“赞助”二字的奥妙,厅长先生当然是深究不得的。从小学用词造句开始就一直明白的许多日常用语,一到官场的辞典中,就装神弄鬼了“须缴赞助费X万元”,你说通还是不通?没关系,下面不通上面通、百姓不通官僚通!“既称自愿,何来必须?”学校里没有警察,从未用枪逼过家长。“有不缴赞助费的吗?”没有。“这么说家长们都缴得心甘情愿了?”不缴孩子哪儿上学?

与所有的垄断行业一样,将孩子当“人质”的“敲竹杠教育”也有绑票性质!与通常刑事绑架的区别只在绝对不撕票以便持续绑票罢了。这才是“人民事业人民办”的主要涵义!什么“乱”不“乱”的?乱了老百姓,权力的法则没有乱就好嘛!什么“自愿”不“自愿”?缴了就是自愿;只要敢开口,就不怕没有自愿上砧板的。2002年7月10日《金陵晚报》记者林木报道《小升初赞助费“年年攀升”》,赞助费三个字已经不加引号了,表明记者与编辑们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报道第一句话就直道其详:“高则每位学生10几万,少则每位学生至少1万。小升初赞助费之高令人目瞪口呆。”请读者注意,这仅仅是说“赞助费”,至于早已将“义务教育”、“社会主义教育”的面皮撕得血淋淋的费用,更是另数。

我猜想,两年前厅长大人的所谓赞助报审,多半是睁眼闭眼的事。据报道,南京市中、小学至少有几千贫困学生等着捐款呢。于是,政府搞起“摊捐”来了。中国大可叫做“超级绑架大国”的,哪还有什么意愿可谈。都说西人慈善捐赠业甚为发育,据报载,哈佛大学的一个实验室,一年所得捐赠的科研经费就超过了全北京大学一年的科研经费。人家的《捐赠法》严格讲自愿!香港捐款给希望工程的阔佬们还在查“中国希望工程基金会”的帐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