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古奇侠录》 (1) 楔子

2003-04-14 09:10 作者: 作者:秦王客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报道专稿】楔子

京城里秋霜阵阵,雷声隐隐,一队不官不民的队伍,执刀闯入了一户青楼妓院。“那贱人在哪里?”队伍里中一位骑着马的中年妇人厉声叫喊着,只见她身着锦裘,腿跨雕鞍,却面貌狰狞,双目红肿,一副泼辣的富贵模样。

那领头的一个汉子,喝令手下砸店。不多时,妓院的老鸨被押到那中年妇女前,仔细看那老鸨还有几分风韵。那中年妇女开口便问:“你可知我是谁?”那老鸨温言答道:“恕小民眼拙,不识贵人!”那中年妇人说道:“告诉你,我是龙教朱长老的二女儿,兵部钱侍郎是我丈夫,赶快把勾引我家官人的那个小贱人交出来。”

只见那老鸨答道:“钱夫人,您暂且息怒。敝店虽小,却也是规规矩矩的做生意,不会乱来的,这一向来来往往的达官贵人也不知有多少了,不知是那位姑娘斗胆,竟冒犯了侍郎夫人?”

钱夫人哼了一声,那领头的汉子喝道:“外面人传说我家主人和你们这院里的一个姑娘相好,冷落了我家夫人。我劝你赶紧把那姑娘交出来,否则你这家妓院,恐怕就再也开不成了!”

那老鸨闻言,心下飞速地盘算今日之事该如何善了,还未想定,那中年妇人已然跳下马来,结结实实地赏了老鸨一个巴掌,说道:“贱人!敢这么和我说话。”这时,楼外早已聚集了一群围观的人。

这人群之中,有不少人都是这妓馆的熟客,老鸨的相好,见此中年妇人之蛮横无理,竟无一人敢挺身而出。此时,院内一群莺莺燕燕早已被趋至前门,那胆子小的早已花容失色,吓晕过去了。

那中年妇人余怒未息,揪住老鸨的头发说道:“莫非你就是那狐狸精?”老鸨闻言大惊,连声辨道:“不是我,不是我。”此时那一批队伍中,已有人开始不干不净,大吃豆腐,胆大的甚至当街就乱摸了起来。

那老鸨见此妇人凶悍之烈,料知今日之局面难解。更何况,远水救不了近火,不如先消此婆之怒再做打算。刚打定主意,那中年妇人就喝道:“你这贱货,再不招供,我就让人在这里奸了你,以后你就甭做人了!”

老鸨闻言再无疑虑,哀声道:“钱夫人,贱妇实在不知院内哪位姑娘勾了钱侍郎。请给贱妇一些时间查明后,一定听任夫人您处置。”中年妇人闻言,竟不歇手,猛烈几个巴掌将那跪地求饶的老鸨打晕了过去。一边喝令那一班子人:“给我一个一个查,查不出是哪一个贱货干的,就放把火烧了这家妓院。”

此时,那一班子妓女早哭了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前来的官兵见是侍郎夫人带队,亦无一人敢上前干涉。中年妇人一见人越来越多,面子越下不来,心下却越来越狠毒,竟要手下把那老鸨扒光,当街示众,直到天黑方才罢手。

原来这中年妇人找错了妓院,钱侍郎正在别家院子内与那心爱的歌妓吟诗作对,互诉心声,怎知钱夫人…

这钱侍郎是当朝文武双全的才俊之士,风流潇洒,少年得意,自娶了龙教长老之女后,更是仕途大进。虽然这钱侍郎有百般的好,却有一桩事漏气:“惧内”,也就难怪钱侍郎时常流连在外,寻求红粉知己,在京城中,人称“四郎”而不名。

哪知近日,龙凤院内一个颇有才情的女子,父亲是因直言极谏获罪的龙大学士,该女自被卖入院内,只卖艺、不卖身,便有那许多名门公子慕名而来。

四郎与一班朋友相邀慕名而来,哪知四郎以翩翩的风采,登堂入室,成了唯一的入幕之宾。那四郎与该女诗酒相对,才情相当,正是一对良配,怎知钱夫人不知哪来的风声,打翻了醋坛子,便要寻出那女子。

四郎的亲信直趋龙凤院内,顾不得主子与那女子正恣意风雅,急忙道:“祸事了!祸事了!”便把今日之事略述了一番,四郎闻言大惊,嘴上虽未说甚么,心下却以六神无主了。

那四郎深知夫人的刁蛮泼辣,苦无别计,便问亲信道:“你看这该怎么办?”亲信也不思索:“夫人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依属下之见,唯有负荆请罪,方能息夫人之怒。”四郎想了一想:“难道没别的办法?”那亲信苦笑了一番,再无别计。

原来四郎向来唯有蜻蜓点水,但闻腥味,不食块肉。怎知这次竟动了真情,一方面是夫人的淫威太盛,一方面也是这女子的爱情太深,两相权衡,四郎竟要寻得一个两全其美之策。

那亲信见四郎犹疑不决,念头一转便道:“不如将错就错!”四郎问道:“怎么个将错就错法?”于是那亲信便附耳低声,献上了一个法子。四郎听毕后,只觉此事不妥,但是一想到要保全怀中的女子,也就顾不得那么许多。

约莫入夜时分,四郎带着一个妙龄的少女回府舍,家里一班子人早慌了手脚。原来这女子乃是钱夫人前去砸店的那家妓院里的一个妓女,是四郎的亲信遣人速去买通来府的。这夫人余怒未息,正无处发泄,一看四郎回府竟然把人都带回来,更是妒火中烧。四郎一入大厅,便跪下道:“夫人请息怒,愚夫有话要说。”

钱夫人见今日四郎举止有异,便压抑怒火,耐着性子未发作。四郎便编作了一个故事,除了人物与地点换成了被夫人“光顾”的那家妓院外,其余都是真的。钱夫人一听四郎招认,就更加认定自己今日之事有理有据,毫不理亏!怒气一缓,转而问道:“这女子是谁?你竟敢带来见我!”

四郎温言柔声说道:“正是愚夫一时糊涂时的知交,今日带来听凭夫人发落。请夫人宽恕,愚夫定当痛改前非!”这四郎的亲信在府内一向颇得人缘,甚得钱夫人的喜爱,这时亦在一旁帮腔道:“姑奶奶,主人一时糊涂,今日向您认错了。今日之事全城皆知,不妨就饶了主人吧!”

钱夫人原本只是一时妒火中烧,难以遏止,这时下台之阶已就,便想放过四郎一马,于是语气放缓道:“今日之事就算了,我气也出了!这下贱女子留置府中,作些杂役,待确定无孕后再逐出府中。”

四郎闻言,千声万谢,料想不到夫人今日竟然大发慈悲。原来钱夫人数年来无子,心下自有几分歉意。这时为防此女成孕生子,故留此女,不令出府。此事在京城内竟传为笑谈,钱夫人的泼辣与四郎的惧内,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助。

且说四郎的佳人,原也是个知书达礼的女子,只因父亲得罪龙教长老,一时失势,自己便被卖为奴。此时四郎将她安置在一处隐蔽的处所,躲躲风头,那佳人连日来独守闺阁,日读诗书,夜颂经书,忏罪悔过,倒也增长了几分出尘的道心。

怎么知道那被砸之妓院的背后,也是个有来头的,虽见是朱长老之女砸的场,也暗藏愤恨之心。那老鸨心想,钱侍郎来过几回,不曾见过他入了哪个女子的闺阁,这时说道与翠红有私情,谁会相信?这妓院里依旧人来人往,院里人人起疑,不免多生口舌,日久人人皆知此事有弊,只是谁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话说那钱夫人自此之后,自觉事情闹得太大了,心中有愧,眼见四郎对那女子冷淡疏远,还以为是自己教夫有方,四郎痛改前非。经月之后,确定翠红无孕,便将之逐出府中,不问其生死。

孰料那四郎自此之后,便暗渡陈仓,隔一歇两,不时来此与那佳人相会,恋恋情深之余,亦沾染几分出尘之志。这佳人日久成孕,四郎知之,一则以喜,一则一悲。怀胎数月后,四郎的亲信便寻京中名医前来脉诊,确定怀的是男婴。说也奇怪,那男婴在孕之时,竟然语声外达,四郎与该女心知此子必然有异,此且按下不表。

说来也巧,那钱夫人数年未孕,此时钱夫人竟然一举成孕,乐得那朱长老美髯飘飘,传动京城,诸公亲贵皆来向四郎道贺。

数月后,那佳人在外先产下一男婴,只见那男婴落地不哭,见人即笑,指天抚地,天生异象。此时,钱夫人也已近临盆之日,侍郎府第上下,正准备夫人产子这桩喜事。怎料到又经月余,已过十月之期,夫人尚无产子动静,慌得那上下不得安宁。

这日倒也合该有事,一早那被砸的妓院人便说三道四,传说那钱夫人脾气太差,方才怀胎十月,还未临盆;也有那一般知情的姊妹为被逐的姑娘打抱不平,说是四郎风流惧内,花钱消灾,合该命中无子。

说着,就说出是非来了!原来那院里来往客人极多,便有人不知怎地知晓那四郎瞒天过海的诡计。当中一个喝醉酒的清客,便说:“你们那里知道,那钱侍郎早已有了个男孩,还说甚么命该无子,真是胡说!”

说一出口,便纷纷学语,众口齐声,不到一回,那府中已有人禀报钱夫人。想不到那钱夫人生不出孩子,正心烦意闷,听得此等闲言闲语,本想不信,奈何这思绪纷纷,仔细一想,不无道理,便欲察个究竟,于是吩咐贴身管家,务必察个水落石出。

这日,钱夫人得知四郎确实欺瞒自己,在外生下一名男婴的消息,早已气得浑身发抖,顾不得自己怀胎十月,便领人亲自要去找出四郎藏娇之所。

“夫人,就在这里”钱夫人怒气冲冲,来到云乡庵,只闻得一股异香,身体一阵酥麻,作势欲呕。干咳了一回,重新鼓舞,进入庵内,只见居中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抱着一个婴孩正在授乳。

“你就是那勾引我家官人的贱人?”钱夫人一开口就直指要害。那女人见此景,心中已知该是了结之时,于是柔声说道:“民女与钱侍郎的纠葛,实属民女之罪愆,与侍郎无关。”钱夫人闻言,见那女子温柔的模样,更是怒极,眼见此女之容貌,胜己百倍,压抑多时的妒火,此时更是汹涌而出。

那女人本是良家女子,对于人心险恶所知有限,又怎知钱夫人以善妒闻名京城,此事绝难善了。钱夫人一看他怀中的男婴,双目灵动,极为可爱,不禁杀心陡起,恶念纷飞,于是上前一把抢过男婴,吓得那女人哭天抢地。

钱夫人喝令手下一帮子人,把这女人脱光,就在这云乡庵中,污辱了这个可怜的女子。钱夫人抱着啼哭的男婴,在一旁袖手旁观。钱夫人看着自己怀中的男婴,念及自己迟迟不产的胎儿,竟起了侵占之心,要将此婴据为己有。便唆使手下一班龙教的匪徒,虐杀了这无辜的女人,好霸占此婴。

此时,钱夫人犹未甘心,便差人扒下那女子的皮,回府找四郎算帐。一回府,四郎犹浑然未知,只见钱夫人拿着一张血淋淋的人皮,冷不防,用力贴在四郎的面上。四郎心中惊觉必然事迹败露,脑中转过无数个念头,寻思对应之策。

四郎手上慢慢地揭开那张皮,陪笑道:“夫人息怒!到底发生何事?”钱夫人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我。你自己招了吧!”四郎一看局面,心下苦也,兀自镇定不动说道:“夫人你都知道了,愚夫再无话可说,听凭夫朔⒙洌 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