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桥:瘟疫时期没有超人没有霸主 (原题:掉了一地的木棉花)


五十多年前,我住的小城和城外的乡镇流行肺痨病,政府调动大批医生护士上山下乡灭菌救民。大人们天天强迫我们喝牛奶吃鸡蛋,医生一说上午的太阳滋补肺叶,天一亮我们全给赶到院子里的阳光下枯坐,还要捏着我们的鼻子喂我们吃又腥又臭的鱼肝油:“宁愿肺痨也不受这些折磨!”我们说。有一天,我家后院外蚊香厂里的二舅吃过午饭突然冲到木棉树下水沟边大口大口吐出好多血。工厂上下忙作一团,二舅倒地昏迷,一张脸成了浸过牛奶的面包,惨白,浮肿。“童子尿!”有人大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