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古奇侠录》 (7) 第六回 先天古迷阵 传法遇险难

2003-04-29 07:27 作者: 作者:秦王客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报道专稿】
第六回 先天古迷阵 传法遇险难

传法、云飞和世芊自从下了少林寺之后,一路上行往京城,要探探龙教的虚实。张真人和昆仑派诸人亦和弘法方丈告别,各自云游去寻访那应天命的明主。

这一日,传法等三人行至一处荒原,极目望去,一片死寂,似乎连土地都停止了呼吸一样。世芊抓紧了传法的手,忽然怕了起来。世芊说道:“传法哥哥,这里好可怕!我们还是不要从这儿经过好了!”

传法点一点头,握紧世芊的手,转向云飞问道:“李大哥,你看如何?”云飞答道:“余姑娘说得有理,这似乎有些甚么名堂,只是若说要绕道而行,不知该绕多远呢?”说完,李云飞自己也打了一个寒颤,看着传法、世芊两人。

传法说道:“李大哥、芊妹,我们是武林中人,这地方虽是古怪得紧,我们心正无邪、依道而行,没甚么好怕的。若说是要绕道而行,一来耽误时日,二来怕心未泯,只怕不是我辈所为!”

这时世芊的眼睛澄澈地看着传法,对于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哥,世芊感到全然的信任。世芊点一点头,轻声说道:“好,我们一起过去。”云飞看着传法坚定的意志,也跟着答应。

原来那片荒原是史前时期的大战场,曾经发生了当时的世界大战。因此从表面上看虽是一片荒凉的原野,其实当时双方战法布阵的场还存在着,十分凶险,是以飞鸟不过,草木不生。

传法不畏其中厉害,就要前行,殊不知平原中遗留的一些玄奥之处,隐藏着十分惊人的秘密!传法等三人,再无耽搁,直接就要横过这片荒原。

行不多时,传法渐渐感受到隐隐然的一股牵引之力,让传法等人迷失在这史前的高人所布的先天阵法之中。

传法惊觉说道:“不好!我们只怕落入一个玄妙的阵法中。”世芊接着说道:“我记得师父说过,这世上有许多地方是极为险要的,人一进入那个地方,就无端消失到另一个世界了。”传法此时也想起来:“是呀!这地方该不会正是如此吧!”

云飞听完,默然不语,心下正在盘算着。

此时,眼前的荒原突然如波浪般上下起伏,来势汹涌,不逊于汪洋。李云飞直觉地拔剑出鞘,却连剑带人,都被荒原之波袭卷而去,只剩一柄剑鞘躺在荒原之中。

传法和世芊见了眼前着一幕都惊呆了。世芊回身一看,回头之路已然阻绝,便知晓自己和传法已经被困在此阵之中。而云飞生死未卜,不知被卷至何处,世芊一阵心慌便急了起来。

话说,云飞拔剑的刹那,心里杀机萌动,是以先天阵法中一股自然的力量,便欲将云飞消灭殆尽,只不过这阵法毕竟已过千万年之久,所余之力已不如设阵之时,一阵天旋地转,云飞竟被卷至一个奇异的世界当中去了…

传法与世芊,在那先天阵法中,百思无解。世芊说道:“传法哥哥,快想个办法。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呀!”

传法镇定如常,温言安慰世芊道:“不要慌,我们心里持正,这阵法是对战之用,我们慈悲心正,这阵法不敢对心存善念之人下手。”

世芊闻言,稍一定心,念头一转,便缓声向传法说道:“传法哥哥,我们急也没用,来炼炼剑好不好。”

传法笑一笑,便解下北冥剑,摆个起手的礼敬之势!势成圆融,不卑不亢,一斜一正,往世芊身上,点刺过来。世芊亦纵身向上,取出一支秀雅的匕首,施展师授的莲花剑法,避过传法的剑势。

只见世芊的身法即是剑法,深得“直、方、大”的个中三昧。传法的剑法,法天行健,圆转不息;世芊的剑法,法地载物,一时无双。两人自幼同门修习,此时双剑交辉,阴阳相济,正是殊途同归。

此时,先天阵法的凶险之象,已然消弥无形。原来这阵法难对心中无敌之人下手,此时传法与世芊,未战而锋已露,无敌而敌自灭,两人舞动师授的剑法,那纯正的力道,竟然化解先天阵法中灭敌的机括。

不多时,传法回旋剑影,与世芊的莲花剑法,成一乾坤之意,收势收功…

这凶险的阵式虽已避过,但阵法的迷障仍然悬而未解,世芊心想这样下去,我们不是得饿死在这阵中吗?念头一出,传法与世芊的眼前,竟出现了一个海市蜃楼,当中有一市集。

这时,世芊肚子已饿,便说道:“传法哥哥,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人了,我们快些去吧!”传法挂心云飞的下落,无心前行,上前拾起云飞遗留的剑鞘,睹物思人。转身向世芊说道:“李大哥不知如何,我们怎能顾着自己?”

世芊闻言,竟闹了起来:“李大哥都不见了,咱们一个劲在这也不是办法嘛!”传法看看世芊,也觉得有理,就要往那城里走去。

怎知道,那海市蜃楼原是阵法中欺敌的一部份,这传法与世芊不识机关,便向城中行去,实是凶险万分!

传法和世芊运起本门的轻身功夫,过不多时已来到城前,只见城墙上无人看守,传法竟也不觉有异,便与世芊两人直趋城中。

原来此城主之位为世袭之贼臣所篡,暴政连年,人疲民困。人祸之下,天灾踵继,一场疾疫,死者数十万,无人埋尸,此城已到了“白骨聚小丘、臭气薰数里、烂汁满沟洫”的地步。这年更时时遇饥荒,旱蝗相系,五谷不登,已到了相食的地步了!

怎知这富者怀金玉、着丝锦,绝粒饿死,待命听终之际,贼城之主仍能恣意荒淫。

传法与世芊一入城中,便觉有异。世芊说道:“传法哥哥,这个地方很奇怪,虽然很多人,却都不像人,比那没有人的荒原还恐怖。”

那城民看见传法和世芊,纷纷奔上前来,形如饿鬼,要寻吃食,此时饥饿的城民越来越多,几乎一拥而上。世芊见之,心下一惊,立时尖声大叫。传法见势头不对,只得拉了世芊,运起轻功,往城内一座高楼之处奔去。

那楼高丈余,孤耸在城中,传法一路上,目睹此城败坏之景象,到此楼前,见这楼的形貌如妖魅,心下便知此地无法无道,魔占主位,乃是个妖妄之城,心中慈悲心起,几欲落泪。

世芊说道:“传法哥哥,记得师父说过,天有天君,国有国君、人有人君,这城无君、人无心,只怕无法久留。我们还是快走吧!”

传法反念一想,便说道:“世芊,我们没由来地到了这里,无论如何,也是缘分。此城并非无君,而是人心无法,阴阳反背,我们且救它一救。”

话刚说完,两人已到楼高之处。那伪城主正恣意淫乐,以杀人为戏,并烹煮之。传法不知此人即为城主,上前阻止。那城主见传法二人,心下大喜,喝道:“这是哪里送上来的好货色。来人呀,给我捉起来!”

原来此城内之人,乃是史前大战时的冤魂,此城之主乃是当时的先锋官。传法一看所上前之人,已无人性可言,便使出北冥剑,将那冤鬼给彻底铲除。世芊在一旁,也配合传法的剑法,清除周遭余孽。

这伪城主见传法身手不凡,便取过一支方天化戟,直取传法的黄庭。传法使出乾坤剑法,双方竟僵持不下。过不多时,那周遭的余魔见城主久战不下,便搬来了一张蛇皮人骨做成的战鼓,打起了疯狂的鼓声。

那城主的戟法乃是史前先锋官的突刺之术,不仅有欺敌的作用,还有突袭致命的阴狠招数。只见那城主披着盔甲,虚实相参,招招指向传法的要害,在圆融的剑圈中,制造出一些破绽出来…

传法自幼修习天剑门的上乘剑法,此时陡逢史前邪魔的阴毒戟法,一时心急如麻,有点乱了章法。那城主也是历千万年,未曾大战,此时竟逢一当世的少年高手,心中又喜又惧。

眼看同行的世芊,似乎渐渐难以抵敌,传法的剑势渐生阻碍…

此时,世芊忽然出言道:“传法哥哥,这城主是邪的,咱们不要怕它!”传法闻言,心中正念又起,剑圈紫气跃动,那城主眼看不敌,渐渐败走,竟随着一阵阴风而去。而地上死伤的残躯,皆化为血水,一阵腥臭。

传法与世芊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知这座城,绝非偶然出现的。传法说道:“芊妹。只怕这城主,还会再来,我们得想个办法破此城之谜,不然的话,只怕我们便得丧生在这城中恶鬼的之下!”

世芊说道:“记得师父临走时,交给你一张鹿皮,说是记载了一个秘密,不如我们就拿出来看一看!”传法听世芊如此一说,也觉得有理,于是便拿出那张鹿皮,和世芊研究了起来。

那鹿皮本来无异状,此时传法与世芊遭逢魔难,鹿皮上的图文,便显现出一条条金色的图形与文字出来。传法阅之,只觉图上文字自己都不认识,却清清楚楚明白当中所示之意。甚觉奇怪!

世芊读了一回,便说道:“传法哥哥,你看得懂吗?”传法点点头,却说道:“不完全懂。”世芊急了,怎么会不完全懂呢?

传法镇定地说:“这鹿皮上的图,看起来似乎是破此城的指南;而文字所载,又似乎记载了当时破阵之人的兵学心法。可是又不只是如此,好像还有更深的内涵!”世芊摇摇头,看着传法。

传法接着说道:“这图与文都是变动的,不是固定的。而且师父给我们这张鹿皮,似乎是有灵性的,当中说不定就有一个奥秘存在。此时我们就先按着当中的道理去做。我们先静心坐下来,再看一看这张图吧!”

于是,世芊便凝神盘坐,和传法一起看图。

诗曰:“先天阵法如实在,云飞他处了无踪,孤城楼高民无主,此是除魔传法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晓!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