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彦永:我只想“讲真话”


记者杨帆三十日报导,来到北京某解放军大院住宅楼十二层,按响门铃,门开启处,蒋先生便立在眼前:个头约一米八,面容清瘦,精神矍烁,丝毫没有年过古稀的老态;虽身着便装、脚踏拖鞋,仍掩不住硬朗挺拔的军人气质。因给北京301医院退休军医蒋彦永先生送报,记者有幸登门一睹这位被海内外媒体誉为“英雄”的真容。

蒋先生请记者进来,走过居中一桌的门厅,迳直延引至一间不大的房间,在沙发上并肩落座,彼此交换名片。蒋先生的名片上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普通外科 专家组成员蒋彦永教授、医学博士”。

寒暄几句后,蒋先生拿起记者带来的报纸研读起来。蒋先生眼力好,看报不需老花镜。做事认真严谨,看报也不例外,时不时对报纸的遣词造句提出意见。

趁蒋先生看报纸,环顾四周,屋角的福字,墙上挂的风景画,屋内陈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摆放了不少家庭照片:有蒋先生和夫人的,有他女儿和外孙的;屋子正面墙上挂着一幅许多人排成数行的大合影,居中一位老者展延着一幅一九三四年五代同堂七十六人的合影;书架上一张多人合照引起记者注意,上面注着:蒋氏家族北京聚会,2002/2/12。

SARS疫情困扰着海峡两岸,身处大陆的蒋彦永教授对远在台湾的亲戚朋友、同学校友,以及医务界同行非常关心。他说:“自SARS爆发以来,我经常和他们联络。”看得出,蒋先生是个看重亲情和友情的人。

在短短二十分钟里,谈话经常被蒋先生的电话打断,他在电话里讲得最多的是他的病人的医治情况。记者欲拿出相机与蒋先生合影,蒋先生婉言谢绝,他说,“没有宣传部门的同意,我不便接受采访。尽管这样,有的记者还是想方设法到这里,看看我长得什么样。”记者自忖也属此列。 记者还是忍不住提及蒋先生率先披露疫情的事。问他在发出信件的瞬间,有没有想过此举给自己带来的可能影响,蒋先生停顿了一下说:“当然想过,但还是把信发了”。因为这不是一次正式采访,所以对记者提出的问题,蒋先生不想多谈。他表示:“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两句话,一是把人民生命放在第一位,二是讲真话。”

在北京萨斯非常时刻,蒋医生不仅因率先披露疫情而被海内外媒体关注,还因勇于承担医疗风险,将非亲非故、本非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危重病人起死回生而被医院内外传为美谈。

从蒋先生家里出来,遇到同楼一位女住户,聊起了蒋氏夫妇。女住户表示,对蒋先生率先披露疫情的事有所耳闻,“他是个好人,他的老伴人也不错,对人很和善,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同往常一样”。

读者推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