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天语:中共处理“非典”的转折点


在和SARS搏斗的大战役中,中共解放军301医院的退休医生蒋彦永作出了非凡的贡献,得到了应得的极高的荣誉。

今年四月八日,外国传媒根据北京传媒传出蒋医生率先揭穿中共官员隐瞒SARS疫情的天大谎言,令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舆论掌握了有力的证据,施加压力逼使中共当局转变做法,公开疫情,与世卫组织合作,允许世卫人员进入中国内地疫区,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可以说,蒋医生的公开揭露是今次SARS事件的转折点,扭转了中共高层的决策方向,使扑灭疫情的工作得以全面展开。若没有蒋医生的秉笔直书、公开揭露,中共的谎言还不知要持续多久,疫情蔓延的盖子还不知要捂多久,还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要枉死,因此有人说,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应该感谢这位冒着巨大风险讲真话的蒋医生。在他的身上展现了人性的正直和高贵的良知。

中新社讲的全是真话?

然而,四月八日之后,蒋医生曾一度销声匿迹,世卫组织和外国传媒曾多次寻找接触他而不得。中国传媒如《财经》记者两度到三○一医院干休所访问蒋医生,人是见到了,但蒋医生根据院方指示,拒绝了记者采访的要求。人们非常担心他的安全,因为按照中共的本性和惯例,是一定要整肃迫害那些敢于揭穿其谎言者的。何况蒋医生是有军籍的中共党员,无论是“军纪”“党纪”,他都会被认为犯了“天条”。外国记者在五月十三日北京市政府举行的记者会上不断追问蒋医生的下落,从卫生局副局长到北京市副市长对此都支吾以对。于是国际社会疑团更浓,蒋医生疑遭监视的传闻不胫而走。

第三天,也即五月十五日,中共当局迅速作出反应,官方喉舌中国新闻社的记者访问了蒋医生,报道他说“我没有受到任何压力,没有受到任何限制,我的生活一切如常。”

既然没有受到任何限制,生活一切如常,为什么世卫组织和外国传媒一直接触不到他呢?这不是有所“限制”吗?这不是很不“如常”吗?看来,中共媒体的“澄清”依然疑点重重,人们有理由相信,中共并没有完全讲真话。

蒋医生女儿的话

居住在美国三藩市的蒋医生女儿蒋瑞,就揭露中新社有关其父亲的报道仍有作假。事实是她的父亲受到限制,接受外国传媒采访不仅要得到医院的同意,还需要高层(解放军政治部)批准。

蒋瑞在接受路透社记者访问时透露,其父亲对中新社有关他的报道非常生气,有些话是他从未说过的。现在实际上只有新华社才能采访他。

蒋瑞又表示,中新社报道其父亲称“北京现在公布的疫情统计是可信的。”根本没有这回事。据她所知,她父亲从未判断过官方数字是否准确,因此绝不会出面证实官方数字的可信性。

蒋瑞又说,北京市委常委吉林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蒋教授表示目前的正常生活不希望有别人打扰”,也是不确实的。蒋医生曾为此表示不满,并且跟三○一医院交涉,要求公开澄清。院方亦同意向上级反映,但强调蒋彦永不得随意接受采访。

回眸半年事,可发人深省

人们或者相信目前北京官方每日公布的疫情,不过回头看看中共当局从瞒报疫情到如实公布的过程,是可以发人深省、掌握大局的。

去年十一月广东佛山出现了首宗SARS病例,之后开始在广东全省多个地方蔓延,到了今年二、三月份,SARS已流向中国内地、香港、东南亚和世界各地。今年三月初,蒋医生在北京的302医院首次接触到一位来自山西的SARS病人,这位年老的病人当时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传染了该院十名医护人员,该名病人和他的妻子很快病故。这之后,北京的301医院也收治了一位患SARS的肝胆病人,该院五名医护人员被传染。这位肝胆病人又被转送到北京的解放军309医院,死在那里。SARS病毒也被带到了那里。与此同时,北京多家医院如佑安医院、中日友好医院也收治了SARS病人,并有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SARS病毒已开始大规模的进入社区,在社会上迅速蔓延。

形势已经相当严峻,中国卫生部、北京市政府甚至中共高层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然而此时中共正在北京召开“全国人大会议”和“全国政协会议”,在一片粉饰太平声中大玩瓜分权力的游戏,为了所谓“社会稳定”,中共当局全面封锁SARS病疫的消息。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这时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舆论已发现中国SARS疫情严重并为祸全球,向中共当局了解情况,共同解决问题。但是中共方面先是矢口否认,后来实在不能否认了,就来了个大事化小,轻描淡写,并声称“已经控制了疫情”“中国很安全”。四月三日卫生部长张文康宣称中国只有十二名SARS病人,死亡三人。

官方媒体白眼相待蒋医生

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几乎人人都知道张文康在说谎,但是要有力的揭穿谎言必须有一个知情者站出来。蒋彦永医生在此时挺身而出。

蒋医生写信揭露了301、302、309医院SARS病人、死亡者和医护人员受传染的真实情况,仅这三家医院的病患者、死亡者的人数就远远超过张文康宣称的“全国”人数。仅“309医院就已收治了六十名SARS病人,其中七人已经死亡”。“在四月六日这一天,就有六名武警病人入住302医院。”

蒋医生将信电邮给凤凰卫视和中央电视四台,他在信中对这些新闻媒体表示希望他们“也能努力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负责,用新闻工作者的正直呼声,参加到与‘非典’斗争的行列中来”。

然而蒋医生失望了。在中共当局的严密控制和既定的说谎方针之下,蒋医生的揭露无法公诸于世。结果,美国的《时代》周刊得到消息,四月九日刊登了《北京遭到SARS袭击》的报道,披露了蒋医生信中的北京疫情真相。顿时,中共当局隐瞒疫情、刻意说谎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再也不能藏头藏尾,信口雌黄了。有人推断,蒋医生的信是接收到此信的某些传媒工作者透露出去的。蒋医生未成为公众人物之前,和外国传媒毫无联系。

中共的劣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公愤,与此同时中国大陆的疫情更是如火如荼,蔓延到二十五个省市,并扩散到全球多个国家。对此中共当局慌了手脚,不得不转变方针,公开疫情,采取措施,与世卫组织合作。为了平息民愤,震慑各级官员,树立胡、温体制决心抗炎的“中央权威”,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长孟学农被罢官免职。外电评论蒋医生的一封信,在中共官场掀起政治风暴,引发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蒋医生成中外尊崇的抗炎英雄

政治风暴兴起,蒋医生却忽然消失了。世卫组织和外国传媒再难接触到他。人们理所应当的为他的安全和自由担心。这时的蒋医生,无论在国人眼中还是在国际媒体连篇累牍的评论中,都是令人敬佩和感激的“抗炎英雄”、“民族英雄”。他以一人之力揭穿一个庞大集权体制的“系统性谎言”,所需要的勇气和面对的风险是可想而知的。蒋医生坚持一个原则,就是讲真话。他说:“我是完全按宪法办事的,没有违反宪法的地方,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负全负。”

按照中共的政治文化和传统做法,他们会视蒋医生的所为是大逆不道的“内鬼”,是“向反共反华势力提供炮弹”,非整不可。到目前为止蒋医生还没有遭到中共整肃,但是他与世卫组织和外国传媒的接触受到了限制,实际上失去了说真话的自由。

两大原因使中共一反常态

中共当局至今未敢整肃蒋医生,大概有两项原因:

一是蒋医生的揭露已经迫使中共当局转变了在SARS问题上的立场和方针,此问题已经完全国际化,中共必须在这个问题上得到国际社会的配合、支持与帮助,而蒋医生已成为国际社会尊崇的“抗炎英雄”“民族英雄”,他的英勇正义的行为不仅是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负责,而且是为整个人类的生命与健康负责。对于这样一位国际注目的抗疫英雄,中共岂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加以迫害?就以中共当局要得到国际社会支持和帮助的实际利益考虑,也不敢对蒋医生轻举妄动。

二是蒋医生的揭露牵动了中共高层的政治斗争,而在这一场较量中处事方式有别于江泽民的胡锦涛显然占了上风。

---《争鸣》2003年6月号(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