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棍打得民工跪地求饶 陌生男子打昏人后扬长而去


昨日凌晨4时许,51岁的民工刘沼平和老乡邹小平骑车沿着长沙火星大道行至奎塘附近时,被4名不明身份的男子拦住,被强迫跪在马路上,一男子手持警棍在两人背部轮流击打,半小时后,两人被带至附近一工地办公室,同一男子再次殴打跪在地上的刘邹两人。刘沼平背部挨了十几下,昏倒在工地。

  4名男子拦在路上


  刘沼平和邹小平是湖北监利同乡,10天前来长沙打工,住在雨花区高桥乡友谊村一组。昨日凌晨3点40分左右,两人骑自行车离开租住的民房,20分钟后,两人上了火星大道,4个蹲在路边的男子从黑暗中冲出来,挡在两人前面,要求查看证件。“我们因为是去工地,身上没有带证件”,邹小平说。于是,刘沼平被4人押到马路边,邹小平返回住处拿证件。但这4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向他们说明身份。


  昨日上午,记者在长沙市中心医院输液室见到了刘沼平,他告诉记者:“邹小平刚回去拿证件不久,就来了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很高,很壮。后来就是他打的我们。”刘沼平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他的背部可以清晰地看到数十条暗红色、长条状的伤痕。刘沼平说,这名男子同样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


  警棍打得民工直求饶


  约半小时后,邹小平带着两人的身份证和流动人口证回来了。“但我们把证件递给那个很高大的男人后,他翻了一下便说是假的,‘啪’的一声扔在地上。”


  随后发生的事情令刘邹两人终身难忘。“我们跪在地上,那个高个子男人用一根警棍在我们的背上狠狠地抽打,一边打,一边数数。”邹小平搂起上衣让记者看他的后背,上面长条状的红色伤痕相互交错。


  “轮流打,打我3下,就打他3下”,邹小平渐渐觉得不行了,“脑袋开始发昏”,便从口袋里掏出5元钱,跪在地上,向5人哀求:“求求你们,不要打了,这5块钱你们买包烟抽吧。求求你们,再打要出人命了!”


  高个子男子向两人吼道:“我要钱干什么?要拿就拿两万块钱来。”


  殴打继续进行,其他4人站在旁边,冷漠地看着,一个男子像是显得很不耐烦,开始抽烟,另一个小个子男人,蹲在地上看了一会,走了。


  打昏人后扬长而去


  “大概打了30分钟,他们就把我们押到火星大道旁的一个工地上。”其他3人走进办公室,刘沼平和邹小平跪在办公室外的工地上,高个子男子走到两人身后,说:“每个人要打30下。”随即,警棍扬了起来,重重地落在两人身上,刘沼平越来越不行了,耷拉着头,已经不能说话。


  警棍最后一次扬起,落下,伴随着警棍击在人身上的沉闷的声音,刘沼平往前一扑,倒在地上,昏了过去。4名男子把办公室锁上,扬长而去。


  邹小平强忍疼痛,把刘沼平拖到马路边。“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去喊老乡。”当集中居住在高桥乡友谊村附近的一百多名湖北民工赶到现场时,已是凌晨6点左右。刘沼平的妻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抱着不省人事的丈夫哭,10分钟后,120急救车把刘沼平拖走。


  昨日下午3点,记者在医院再次见到刘沼平时,医生表示其已脱离生命危险。记者随后赶到位于火星大道旁的工地,工地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


当代商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