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劳民伤财为哪般


说来也怪,在极权专制国家里,比如,在中国大陆,要搞市政建设,因为没有钱,所以社会主义道路总是坑坑洼洼地难以平整,汽车走在上面就象过筛子一样,处于永恒的颠簸之中。几千万个下岗职工和从来就没上过岗的更多的农民,除了少数几个逢年过节被送一点可怜巴巴的温暖之外,三百六十五天中的三百六十四天,恐怕就只有处在没有温暖的冷若冰霜的现实之中。一句话,搞现代化建设事业没有钱或美其名曰地叫做资金短缺、入不敷出,即俗语所称谓的罗锅上山--前(钱)紧,但在监控人们的思想方面,尤其对那些敢说真话的民主人士的秘密监控方面,钱却一下子汩汩地冒了出来,并象泉水一样地哗哗流不尽。

据有关国际组织统计,为监控中国大陆的互联网络,大约有三万之众的秘密警察每时每刻都在汗流浃背地、拼尽了吃奶之力地要把所有internet上的文字、图像、声音、数字、标点符号、色彩等等,引导到江戏子所规定的正确舆论的轨道上来,即统一到军委主席手里紧握着的那把鸟枪的枪筒中来。更有甚者,对于民主人士的跟踪、盯梢、监听、警告甚至抄家没收财产等等现象,已经成为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下倒行逆施、触目惊心的反人类罪行。在如今的中国大陆,又有哪一位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没有受到过程度不同的跟踪、盯梢、非法拘禁等等极权政体的胡作非为的打压呢?又有几个敢说真话的人没有受到过粗暴的对待,并由此而遭致了不同程度的政治、经济等等损失的呢?

为了封杀人们的思想言论以及行动自由,极权政体是不惜花费一切代价的,无论花去多少民脂民膏,他们也是决不心疼的。这使我想起了一个人和围绕着他而发生的一些往事:前苏联有个著名的物理学家,他的名字叫萨哈洛夫。由于反对苏联红军出兵占领捷克斯洛伐克镇压那里的民主运动,萨哈洛夫来到了前苏联的政治文化中心--莫斯科红场绝食抗议,以表达一个伟大知识分子所具有的道德情怀。在随后反对极权专制的斗争中,萨哈洛夫义正辞严、绝不妥协、针锋相对地批判了共产极权给苏联人民造成的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于是,他成为前苏联人民家喻户晓的持不同政见者。

正因如此,他被发配到偏远的一个小城,当时那个城叫高尔基城。苏联秘密警察组织克格勃KGB随后抽调了大批精干警力对萨哈洛夫进行监视。之所以说精干,是因为他们富有侦察经验,能够采取一切秘密手段把侦察对象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周围环境,就像自然主义小说家一样事无巨细、毫厘不爽、一五一十地记录在案。KGB警察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对萨哈洛夫的言行进行了全方位的跟踪和盯梢,有如探照灯似的使萨哈洛夫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无以逃遁。无论干什么,萨哈洛夫都离不开那些鹰犬们鼠目寸光的明亮眼光。不知萨哈洛夫本人是否清楚他自己当时所处的生活环境,不过,在前苏联解密的文件中可以看到,萨哈洛夫的任何举动都已经成为克格勃KGB干警们的捕捉目标。如下面的一些类似记载,就足以说明KGB是如何开展秘密工作的了:

九点零三分,目标(萨哈洛夫)出现在门口,跟他一同出来的是他夫人。两个人一前一后,目标在前;

九点三十二分,目标在走向市场时,跟一个卖冷饮的女店员打了一声招呼,并要了两杯冷饮;

九点四十一分,目标来到菜市场,买了一斤黄瓜、二斤土豆、一斤半笳子,外加苹果、葡萄等,估计买了二斤左右的水果;

九点五十四五分,目标从菜市场退出;

十点零六分,目标回到家里,消失。

据统计,为监视萨哈洛夫所花的费用,按当时的卢布计算,每天已达三、四千之巨。一年下来,共花费几乎达到百万卢布之多,相当于好几百万美元。苏联秘密警察组织克格勃KGB就是以这样劳民伤财的方式来严密监视并摧残民主精英,并以此来保卫共产极权专制政体的。其结果,不但保不住共产极权的苟延残喘,相反还必然加速其衰落与死亡的过程。

在中国大陆,被政治保卫处跟踪、监视、窃听的黑名单人数之众,不深入其中恐怕是难以想象的。每一个敢讲真话的知识分子是不是都已经被记录在案了?由于没有了解途径,由于秘密档案就象铁桶似地被包裹起来,所以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秘密警察组织--政治保卫处,花在监视思想和言论方面的民脂民膏决不可能在少数就是了。直言不讳地说,它花费在每一个民运人士头上的钱,足以给二、三十个下岗工人,甚至七十到八十个下岗工人提供一年充足的生活保障了。进一步说,每一天花费在一个民运精英身上的钱,足可以养活好几十个下岗工人了。

据不完全统计,监听一部电话每天得花费大约一百元人民币,那么,一年下来的花费究竟有多少?这个帐是不难算清楚的。被监听的电话常常发出空旷加嘈杂的声音,这种现象几乎出现在每一个追求民主和自由的知识分子身上。我当然也不例外,并且首当其冲。我常常面对被监听的电话,告诉那些浪费民脂民膏的秘密警察鹰犬们:“喂,你们都给我听着,你们在从事着令人可耻的犯罪活动。一方面,你们毫无道理地浪费人民的血汗钱(指监听);另一方面,你们所从事的监视思想和言论自由的违法犯罪秘密活动,迟早有一天要被彻底清算的!绝不允许你们再继续干扰破坏我作为一个公民所具有的信息交流自由!再继续监听,我就要把你们告上法庭,让你们赔偿我全部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我的这种决不妥协的立场,有时确实使监听消失了一段时间,但却时常发生反复。许多民运人士也都经历过被严格监听的类似场面。

在此,我呼吁,必须立即无条件取缔对思想与言论的一切监视活动!不许再行浪费民脂民膏!停止一切秘密警察的一切胡作非为的犯罪行径!把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还给我们每一个人!

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