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变态恶魔精通多种乐器 专杀单身女性


被害者一死五伤 每人身中数十刀

从第一次出手到最后一次作案,曲允歌的“犯罪生涯”刚好是365天。刑警夸他绝对是高智商,他擅长吹小号,精通多种乐器,可他却用摆弄乐器的手凶狠地向被抢女事主扎了42刀。在被带上警车的那一刻,他长舒了一口气说:“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真的。”

中关村喋血

今年6月3日下午2时40分,北京海淀中关村某小区内十分安静。一辆黑色欧宝轿车徐徐驶进小区停车场,一名40多岁的中年女子从车中出来。这时一个在小区栅栏边徘徊了很久的青年男子迅速地躲进了一个楼门内。等那位女子背着挎包进了楼门走到二楼拐角处时,男青年从楼上缓缓走下来,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男青年突然转身,手握一把锃亮的匕首朝着中年女性颈部猛刺过去,同时左手使劲拽女事主肩上的挎包。被刺中的女事主惊叫着“救命”,但凶狠的歹徒握着尖刀对准女事主的面部、颈部不停地挥舞,女事主终于倒在血泊之中。男青年捡起沾满鲜血的挎包逃之夭夭。当晚9时,身中42刀的事主陈女士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在银行复活

当晚,海淀分局刑警支队重案队成立了专案组,侦查员分析被害人被抢钱夹内现金不足千元,而卡内存款高达50余万,对于一个图财害命的暴徒来讲,这50多万存款无论如何是不忍放弃。专案组当日与受害人所持银行卡的几家银行联系,争取银行部门的支持与配合。

6月7日凌晨,抢救受害者的医院传来一条信息,在受害人被送往医院后,医院急诊室曾接到一个电话,一名东北口音的男子向院方打听被害人伤情。6月19日,银行传来消息说,一名东北口音男子连续3次拨打银行查询电话,查询受害人银行卡存款情况,在查清卡内存款数后,这名东北口音男子反复问银行工作人员,如果密码忘记,是否只有本人持身份证才能挂失,在得到银行确定答复后,该男子挂断了电话。

保姆市场自投罗网

专案组分析,嫌疑人手中有受害人的身份证,下一步一定会寻找与受害人外貌相似的人,乔装受害人前往银行挂失,以图将卡内存款取出。而在短期内物色到一个与受害人外貌相似之人,最可能的地方应该是哪儿呢?保姆市场!专案组的几名同志脱口而出。

6月20日,京城的数家家政服务公司都接到一项指示,密切注意寻找中年妇女的人员,尤其是东北口音男性。

6月23日,一家名为“帮帮达”的家政公司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一名东北口音男子打电话到该公司,提出要找小时工。该男子开出了每小时50元的高额报酬,但要求小时工必须是50岁左右的女性,体瘦。该人没有留下自己的联络方式,声称次日上午会再来电话寻问有无合适人选。

6月25日上午,东北口音男子第二次打来电话:与家政公司约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6月26日上午11时,由刑警安排的一名小时工准时等候在六里桥家乐福门前,侦查员们则蹲守在四周。但直到下午1时许,东北口音男子也未露面,设伏无果而终,刑警队员们分析,一定是小时工的外貌不符合东北男子的要求,故没有在约定时间露面。

6月27日,在“帮帮达”公司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专案组刑警拨通了东北男子的手机,以家政公司工作人员的身份告诉他,公司内有十几名50岁左右女性小时工的档案及照片,请他自己到公司来挑选。果然,听筒那边痛快地答应28日上午10时左右到公司来亲自挑选。

6月28日上午,差10分10点,一个东北口音在办公室门口响起:“我是来找小时工的”。3名装作工作人员的刑警一跃而起,将门口的东北男子摁倒在地,该男子身上携带的手机经查实正是陈女士的手机。在被带上警车的一刻,这名男子长舒一口气说:“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真的。”

为钱走上不归路

这名只有26岁的男子名叫曲允歌,辽宁省营口市人,侦查员从他暂住地屋顶的吊顶内侧搜出4位女性的驾驶证、身份证、银行卡等大量物品。在证物面前,始终负隅顽抗的曲允歌终于交待了自己从去年5月以来,先后在丰台、海淀作案6起,造成一死五伤的犯罪事实。

曲允歌交待,1995年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辽河冰箱总厂军乐团担任小号手。1999年5月,不甘寂寞的曲允歌停薪留职跑到北京,靠摆服装摊生活。去年3月,曲允歌第三次来北京后生意大不如从前,过惯了花天酒地生活的他开始想到抢钱来花。

在太平桥练摊期间,曲允歌经常见一名中年女性驾车经过自己身边开进小区内,于是去年5月曲允歌3次到小区内踩点,反复考虑作案方式,找了一把橡皮锤开始了第一次抢劫。去年6月3日,手握木棒的他早早蹲守在“目标”停车的路旁,当事主出现时,曲允歌举起木棒对准事主脑袋狠狠砸下去,同时拽下事主挎包夺路而逃。这一次曲允歌抢到人民币1000余元,厦新A8手机一部及身份证、行驶证、银行卡等物。

变态恶魔越来越狠

从此以后,曲允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自2002年6月3日第一次得手,至2003年6月3日陈晓梅身中42刀死亡,刚刚一年时间里曲允歌先后作案6次,抢劫现金1万余元及大量银行卡。曲允歌把抢劫作为自己谋生的手段,专门盯住开车的单身女性为目标。为了出手快、准、狠,他放弃了最初使用橡皮锤、木棒等作案工具,直接改成匕首行刺。他先后买了4把匕首,一把比一把短小,抢劫时却一次比一次下手狠。每次抢劫,他都要事先找准目标,然后反复踩点,摸清“目标”的规律,乘目标独自回家的时机制造在楼内交错的时机进行杀人抢劫。

2002年9月11日,在太平桥小区事主杜女士被猛刺十余刀,致使其左眼失明;9月17日,另一名驾车女事主身中十余刀,装有7000余元现金的挎包被抢走。今年3月,在海淀知春里年轻女性刘某被抢,身中十余刀。曲允歌已经成了一个变态恶魔。每次抢劫,他一句话不说,对准被害人要害就猛刺,即使对方求饶也不手软。

在即将送进看守所的时候,已被带上手铐脚镣的曲允歌显得很轻松。他对民警说:“我每次抢都害怕,但又特别兴奋。我每天晚上做噩梦,但醒来想的还是抢。我已经停不下来了。我早就盼着你们来抓我。从一进公安局,我心里就特别踏实”。

北京晚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