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见到的军营,素质令人忧心


我有两个朋友高考落榜后怀着一腔热血应招入伍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今年4月份我到南京去看他们。到了他们的连队所在地。

  第一位在南京空军司令部干警卫。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首先为他脖子上的伤痕感到震惊,我当时问他没说是怎么回事。后来在私下里他和我说是被他们班长(一个农村入伍的两年老兵)用武装带打的。我问他为什么打你,他说那天他们班长打了3个人,原因就是晚上训练晚了后大家都饿了,他们去买方便面没给班长买,班长火了就把他们打了一顿后让他们每人给买了一包方便面外加两个卤蛋。因为他买方便面档次不如另外两个买的好,他们的班长便看他不顺眼,于是拿了一张报纸铺在风扇下面让他爬在哪儿做俯卧撑,直到报纸被汗水淋湿后才能停。

  我当时听完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我想这就是我们的人民军队吗?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最可爱的人吗?他们的连长曾和他说过想考军校的话拿4万块钱就保他进去。我们军队的指挥官都得靠这种方式来录取的。我想这个部队还有什么希望?他们是警卫连经常和司令部里的人打架,他们的连长就和他们说过:你们和别人打架不要紧,把别人打成什么样我担着,但你们要是被别人打了别来找我,另外打人还得看他的肩章。比我低的不要打,比我小的打到医院里也不要紧。我在他们岗旁边站着看了一个多小时,有个喝醉酒的军官没带出入证被他们拦下,那军官破口大骂:你们警卫连全是一帮混蛋一帮呆子。找你们连长来接我,我不和你们一帮傻兵说话……

  这是我在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一上午的见闻。我万万没想到我没带任何证件竟能轻易的进入司令部的指挥大楼,其戒备是如此的疏忽,万一战争突如其来或者突发恐怖事件其损失将有多大。

  下午我到了南京马群镇。在那儿有我另外一位当兵的朋友。他也是南京空军的,属于地面通讯部队。

  到了他们哪儿看到的营房比司令部的差远了。设施之简陋让人看着都心酸。而他们那儿的管理之松懈更让人震惊。我在那儿和他谈到老兵整人,他说他们的班长还要变态,假如有谁得罪了他,晚上两三点钟把人叫起来到营房后面的坟地里抄墓碑上的人名。这种变态的行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据说还是老兵们一代代传下来的。我问他们平时训练科目,他和说平时干的最多就是打架。班和班打,排和排打。再就是到连队大棚中种菜到猪圈中喂猪。自从他入伍到现在总共才打过10发子弹。就这样的训练素质怎么能应付未来的战争。在他们那儿看仓库的居然把里面的军事地图偷出来了,想卖没卖掉。他和我说他这儿实在是受不了,他的那些战友在入伍前绝大多数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有卖摇头丸的有拉皮条的,总之干什么的都有。就这么一群人居然混进了人民军队。

  现代的战争已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为主,这就要求我们的人民军队整体文化素质要上一个台阶;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应付各种突发事件。可我看到这么一支部队怎么能让我们12亿同胞放心?他们靠什么来保证我们的安全?难道就靠集权和压制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