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在行动─“魏星艳案件”追踪调查(四)

2003-07-29 07:28 作者: 郑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沙坪坝区的高滩岩,有一座西南地区著名的医院 ─ 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沙坪坝的610办公室把魏星艳送进西南医院显而易见:一、如果不是生命危险不可能送医院,魏星艳的情况显然非常不乐观;二、急诊一定是就地解决,所以选择了离看守所最近的医院;三、虽然西南医院不是公安系统的医院,但隶属于军队,容易与看守所达成保密协议,掩盖事实。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浑身紧,心里感到沉重。难道还有更大的黑幕有待揭开?

我走进一幢四层的门诊大楼,一个中年女人问:“挂什么科?”我犹豫了一下,“上午哪个科人要少一些?”“你不懂看病是分科的?”那女人不耐烦的问。“知道,但我有好几种病”我说。对方似乎听明白了,“哦,那你就一次性多挂几个号吧”中年女人建议到。于是我一下挂了三个号。

走进第一个诊室,医生看上去瘦小而疲惫,有些机械,我知道这不是我要谈的对象。等他给我做完检查,我问:“医生,消化道损伤归那个科管?”他抬起正在写诊断书的头,毫不理会地说:“普外”。我接着又来一句:“那如果是女性受到性暴力,应该送哪个科呢?”他愣了一下,怀疑的眼睛在薄薄的镜片后注视着我。我忙解释:“我是公安局的,审查的案子有些细节犯人提供的怕拿不太准。”“哦,”他轻轻一声放出一句:“妇产科”。
  
接着走到第二个诊室,有不少人坐在走廊等,不觉就和人聊起来。一位病人告诉我:这位医生为人诚恳,看病很细心,也很耐心,是难得的好人。我听后有主意了,轮到我时,我一进门见到医生的那一霎那,我心里就知道,就是他了!

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医生,花白的头发,戴着一副略显过时的老花眼镜,中等身材,依旧笔直的腰杆,隐隐地带着那种这些年少见的正直和坦荡,一看便是属于老辈中有修养和学识、有可能在文革中受到过冲击或者迫害的那一类。

我对人的第一眼直觉很准,这一点曾使妻子佩服至极。发现我开始有这种能力是插队的时候,后来在大学期间更是屡试不爽,这种直觉多半来自于天生,也跟这么多年上山下乡、走南闯北的阅历有
关。我和老医生简单的寒喧与交流后,开门见山,用诚恳的目光看着医生:

“医生,我远道而来有急事相求”。
 医生:“什么病?”

“我的表妹魏星艳,重大研究生,5月13号被沙坪坝公安分局抓走,关进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在看守所两名女犯人扒光了她的衣服,一名警察当众强暴了她,表妹遂以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生命垂危,下落不明……”我接着说。

话音未落,医生一下站了起来,示意我坐到侧面一个小屋的病床上,拿起了听诊器,走过去将门诊室虚掩着的门关上,然后用震惊而关切的眼光示意我讲下去。

“据校长办公室透露,她现在在西南医院。”我接着:“可是现在消息全部封锁,打听不到任何消息”

医生瞪大了眼,惊愕地望着我。“这是真的,消息确实吗?”

我掏出一张字条:四川郫县九州青曲洒厂,魏明伦(工人),

医生问:“这是谁?”

“表妹的父亲”,我回答说:“你可以现在就拔个电话证明”。

我沉重而严肃地望着老医生的眼睛说:“我刚刚从重大党委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应该是非常确凿的,人是派出所、公安局和610办公室送来的,因为她练法轮功,被公安局从重大抓走。小艳是家里很争气的孩子,各方面都很好,家里都快急疯了。”

老医生听我说完后,在小屋内来回踱步,气愤地说:“这太无法无天了!”然后突然回过头来,郑重地对我说:“那我能为你作点什么?”

听了老医生的话,我有些激动地站起来,紧紧握住老医生的手说:“谢谢!谢谢!我最主要的是查到小艳现在在哪里?我不想给您本人带来任何危险 ……”。

我与这个有正义感的素不相识大夫如是耳语了一番,低声告诉了老医生一个与我联系的办法。

从老医生那里出来,我激动地一个人在大街上走了一站地,感觉这位老医生简直就是上天派来助我的,我基本没费力就找到他了,这年头这么正直的人可不多了。

利用等待消息的时间,我试图以找人的名义去妇产科,普外科等走了一下,很难闯进去,直觉发现这里真的已严加防范了。因为科室守门的不是军警,不是公安,而是便衣。

隔天我与老医生在约好的地点见了面,他告诉我说:“我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院内已有很多便衣,有人已知道发生的事,很气愤。”他更凑近我耳朵低声说:“有些人收到了法轮功的传单,是从信件里收到的。”我一听,知道了,纸包不住火,但我们在这里呆太久会有麻烦,尤其可能给他惹麻烦。老医生看出了我的担心,说:“你现在呆这儿也没什么用,如果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好主意,我心头一亮,随即写了一个email地址,告诉他密码和代号,他只需把得到的消息存放进去,这样既安全又简单。
  
告辞时,我再一次紧握他的手,那一刻我知道他将尽最大努力帮助魏星艳。

离我回去的航班还有几个小时,我找到一家网吧,把所得到的信息况迅速放进了一个电子邮箱,我深知这是“追查国际”急迫等待的:
  
魏星艳,1997年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生,后就职于四川省星球律师事务所,1999年 - 2001年,就职于河南许继集团公司(位于许昌市)。许继集团为较大的电力设备生产企业,在那里她自学了与电力相关的许多知识,2001年考入了重庆大学高压直流输电与仿真技术专业,攻读硕士,其专业是重庆大学的王牌专业之一。和魏星艳同届同专业的同学有20多人,现任导师叫牟道槐,其他指导教师有:周家启、孙洪波、王官洁、熊小伏、蔡德礼、卢继平、陈 刚、刘和平、杨顺昌等。

5月前后,重庆市沙坪坝区610组织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先后在西南政法大学、重庆大学抓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学生。 重庆大学保卫处(电话:023-65102654)伙同沙坪坝公安分局于2003年5月13 号逮捕了魏星艳, 将其押于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23-65313586),强奸属实,灌食属实。现已被转移至西南医院(待最后查实)。

重庆市沙坪坝区610办公室:023──63755224
重庆市沙坪坝区610政委:虞斌
重庆市沙坪坝区610队长:刘伟, 家庭电话:023──63755335

为了掩盖其罪责,重庆大学已把魏星艳档案和所在的专业封锁;威胁各位老师、学生等,说魏星艳的事“到此为止”,一概不准谈论和打听。“对外一律不承认有魏星艳这个学生,不承认有高压直流输电及仿真技术专业(或高压输变电专业)”。

魏星艳身高1.65米左右,身材好,美丽而善良。
母,黎晓英,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双河镇人,现就职于广东省鹤山市雅瑶增兆鞋厂。父,魏明伦,四川郫县九州表曲酒厂工人。

涉案人重庆大学保卫处三人:处长加上俩王姓和梅姓保卫处人员。重庆大学校长、书记,研究生院等在职领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是:
重庆大学校长:李晓红(023-65102347)
副校长:唐一科,陈德敏,孙才新,罗国源,张四平

重庆大学书记:祝家麟(23-65102314 ),
副书记:赵修渝,郑平生。

重大研究生院院长:方祯云
副院长:郑小林, 刘 东,刘清才

研究生院办公室主任:冯 斌( 023-65111640)
梁 源( 023-65111640)

不到十分钟,我将这一切资料输入并存入了“追查国际”的电子邮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