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凤娇首次道出与成龙20年风雨历程


林凤娇曾是台湾影坛上与林青霞平分秋色的电影明星,以一部《小城故事》夺得金马影后桂冠。但是为了成龙,她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洗尽铅华回家当起了成龙秘而不宣的太太。隐姓埋名低调生活20年后,成龙终于在今年5月17日,为林凤娇举办了盛大的生日派对,并精心挑选一辆价值200万港币的劳斯莱斯豪华房车作为林凤娇的生日礼物。林凤娇喜极而泣,之后第一次对媒体道出了她与成龙20年的风雨历程……


  嫁他,是很快的一件事


  我和成龙的故事开始得有点让人猝不及防。那一年,他带着成家班的弟兄来台湾为我主演的一部电影做武打设计,他时时处处亲力亲为,完成得干净漂亮。我就这样喜欢上了他。


  周围的人提醒我,成龙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断过。可是,我相信,相处久了,他会明白我是怎样一个人,明白我与别的女人的不同之处。于是,我们同居了。然后,我怀孕了,我问他:"这孩子你要不要?"他回答:"我要啊!"为了这句话,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我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息影,独自来到美国待产。


  待产的日子漫长而无聊,成龙没有来看过我一次,随着肚子一天天隆起,心里开始变得空空落落。我安慰自己:成龙是属于事业的,连他自己都无法拥有自己,我又怎么可能完全拥有他呢?


  孩子的预产期定下来以后,我打电话告诉成龙的助手,过了一天,他从香港飞来了美国,我当时的感觉有点幸福,毕竟,他还是心里有我的。我靠着他,试探地问他?quot;孩子就要出世了,可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那一栏里该写谁的名字。"他说:"就写陈港生。"我惊喜交加:"你愿意娶我?"他说:"是的,我娶你。"


  孩子后天就要出生,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用来结婚。联系教堂都来不及,他跑到附近的教堂把一个神父请到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顶楼。四周闹哄哄的,神父喝着咖啡问我们--"你们是否彼此相爱,愿意结婚?"我拼命点头。"那么,交换戒指吧。"我顿时晕了--我们居然忘记了准备结婚戒指。成龙从自己手上取下一枚戒指递给我,太大了,我勉勉强强套到了自己的大拇指上,就这样把自己嫁给了他。第二天,我在医院剖腹产下儿子陈祖明。


  等他,是很苦的一件事


  没多久,我带着儿子回到香港,可出于维护成龙形象的考虑,我不能以陈太太的身份出现,成龙也不能暴露自己已婚的事实。我,是一个不能与他携手并肩漫步在阳光下的"地下妻子"。


  成龙没有亏待我,给我买下了很大的房子,房子很漂亮,但是安静得怵人,除了我和儿子,就只有司机和佣人,我连个想好好聊聊天的对象都没有。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他回家。


  成龙和我结婚的时候已经27岁了,可是,在内心里,他依旧是个孩子,没有强烈的家庭观念。他爱玩,在他心里,兄弟朋友永远第一。只要没有开工,朋友约他总是来者不拒,哪怕正在生病,也一定会赶去。他多数时间在工作,偶尔的闲暇又给了兄弟,我们母子得到的,只能是兄弟分食的奶油蛋糕的包装盒上剩下的那一丁点忌廉。


  只有一次,他晚上8点多就回家了,然后在家帮我扫地。到了12点,我拿个花瓶递给他:"我今天要给你颁个奖--结婚这么久你第一次晚上没有出去。"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于是用动作表达对我的愧疚--他将我抱进卧室,一进门,就将我举过头顶,忽然向右边扔了出去。我们的床就摆在进门右手的地方,他相信,他一定能够让我不偏不倚地落到柔软的床上,发出惊恐却兴奋的叫声。可是,在家闲得无聊的我已经改变了家具的布局,以前摆床的地方现在立着一套跑步机。


  我被摔得一声惨叫,成龙赶紧将我扶起来,确定我没受伤后,吐吐舌头,一溜烟跑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这是他唯一一次晚上在家陪我给我带来的"惊喜"。


  可是,和儿子比较一下,成龙亏欠儿子的比亏欠我的还要多。


  每个孩子上学,都喜欢炫耀自己的爸爸是做什么的,可是,祖明不能说。父子俩每日见面的唯一机会,都在半夜2点以后。我和儿子,一个是成龙的地下妻子,一个是成龙的秘密儿子。儿子上学会写字了,就开始写日记--"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爸爸能来接我放学。"我把日记给成龙看,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说:"我一定会满足儿子这个心愿的。"可是,转眼又过了好几年,他始终没机会去接儿子。


  终于有一次,机会来了。那天早上6点半他刚从美国飞回香港,因为要倒时差,不用开工。他兴奋地给司机打电话:"告诉祖明,我今天去接他放学!"祖明下午1点钟放学,一个上午,他尽管呵欠连天,就是不敢睡觉,怕耽误了接儿子的时间,在家陪着我东坐坐西看看,到了12点半,赶紧开车出了门。


  过了1点钟,儿子的电话来了:"妈妈,我找不到爸爸!"我给成龙打电话,他说他也找不到儿子。我问他在哪里等儿子,他说正在小学校门口,我叹气,告诉他,儿子已经读中学了。


  过了一会儿,父子两个闷闷地走了进来,表情都很尴尬。儿子说:"爸爸,我已经读中学了!"成龙说了声对不起,眼泪就淌了下来。儿子的第二句话是:"我的同学都走光了,我本来想让他们看看我的爸爸是成龙的,多威风!"成龙继续流泪,连声跟儿子道歉。


  然后,成龙在大陆接拍了"小霸王"学习机的广告,还带了一张广告样品光碟回来。有天晚上,很晚了,我还听见儿子的房间里有电视的声音,轻轻推门进去,儿子正一边流泪一边看他爸爸拍的广告--"以前,我用拳头打天下;现在,我儿子要用小霸王打天下……"我将儿子搂在怀里,儿子哭出了声:"妈妈,爸爸为什么不能像广告里面那样对我好?他从来没有帮我把戴歪的帽子弄正……"


  那晚,我点一只蜡烛一个人喝红酒,忽然,我发现,当一间房子里点起一根蜡烛的时候,房间最暗的地方不是距离蜡烛最远的角落,而是离蜡烛最近的烛台底部--我和儿子不就像烛台么?尽管有个星光四射的丈夫和爸爸。我将蜡烛从烛台上取下,放在烛台旁边,银质的烛台顿时熠熠生辉。我等待,等待哪天成龙能把我和孩子摆在他的身边。


  爱他,是很美的一件事


  1995年,邓丽君辞世,曾经与邓丽君拍拖过的成龙顿时又成了焦点。电台、报社的采访接二连三,打开电视,每个频道都在帮助成龙回忆与邓丽君的恋情,报纸上连篇累牍的也是各种专访,我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照片被合成得亲密无间。


  我的心一阵阵痛,可是,不能表露。对于邓丽君的辞世,成龙很悲伤,他甚至在自己的一张个人专辑中,利用电脑将自己和邓丽君的声音合成在一起,重新演绎了那首《我只在乎你》。我坐在沙发上听着这首歌发呆。我不能去吃一个故去的人的醋,能做的,就是默默递给他一杯酒。我尽可能地压抑着自己心里的酸楚,希望他能从对以前女友的缅怀中醒来,擦亮眼睛看见身边原来还有更好的女人存在。


  我的希望没有落空,他终于发现了身边的好女人--不过不是我。成龙的每部电影都会有美女搭档,除了对家人,成龙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很细心和照顾,经常在拍片的间隙自己掏钱让茶水员买甜品请大家吃。健壮、大方、绅士……他的杀伤力很大。于是,一部戏还没有杀青,可关于他与戏中女主角的绯闻已经提前上映了。


  一开始,只要一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就烦躁得在家砸东西,怒火冲冲地等他回来质问,他的反应很轻松:"狗仔队乱写的,别人也要过活,就当做了善事吧?quot;被我质问太多,他就不再解释,给我写了份文件,大意是如果哪天确证他真做出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们就离婚,他会付给我他全部财产的一半作为赔偿。我告诉他嫁给他不是为了财产,他解释道:"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给自己的脖子上套一根绳子,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拿自己的财产去玩火。"


  尽管大火没有玩起来,星星之火却一直不断。1999年10月,"小龙女"事件爆发,顿时成了全港最轰动的新闻。那时,我和儿子正在美国,我很伤心,抓起电话就想打给成龙,劈头盖脸痛骂他一顿,然后,去律师楼宣布那份文件奏效,从此离开这个花心男人。可是,看着电视上成龙痛苦的脸,我的心也开始痛--他是我唯一爱着的男人,我的老公,我孩子的父亲,一直保持英雄形象的他如今正单枪匹马面对着来自各方的伤害,这个时候,我怎能倒戈相向呢?


  于是,我放下电话,耐心地等着他和我联系。两天后,他的电话来了:"喂,我们离婚,你是我老婆,你怎么讲?"我深吸一口气,忍住了快到嘴边的大哭,不说话。他似乎觉得我的反应有些奇怪,很小心地问我:"你看到报纸了吗?"我说:"我看到了,我一直在等你打电话来。"


  他沉默一会,说:"我不知道怎么说,电话里面也讲不清楚,我来美国面对面跟你说吧。"他还是在乎我的,在乎我的感受的,我的眼泪慢慢淌出来,我说:"你不用着急过来,我只想告诉你,只要你需要,我跟儿子随时都会站出来支持你的。但是,你不要伤害到人家,我也是女人,我明白她的感受……"电话那边一直没说话,只听见不停抽鼻子的声音。


  过了几天,成龙过来了,一进门,就跟儿子说对不起,儿子说:"你不要跟我讲,你跟妈妈讲好了。"然后,我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家庭会议,成龙讲了三句话:"我知道怎么做。对不起。开完了!"


  那晚,成龙很温柔地陪我,告诉我,他实在觉得自己对不起我,因为,第一,我太好;第二,他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对我好过;第三,他一直对我有戒心。他说,他认识我以前总是被女人骗,骗得他对所有的女人都不信任,认识我的时候,他也认定我是这样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可是,事实证明,如果我真是为了钱财的话,只需要去一趟律师楼,马上就能成为亿万富婆,可我没那么做,依然站在他身后,支持着他。他已经确信,我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为了任何功利跟着他的女人。


  我尽管心中有着隐隐的痛,但仍有着说不出的欣慰:20年,我用自己20年的努力才获得了这份迟到的信任啊!


  然后,成龙回香港,终于将这件事情圆满解决了,等我回到香港的时候,他已经去律师楼修改了遗嘱--上面全部都是我的名字,而且,他会在近期公开承认我陈太太的身份。如今,我们的生活已经完全改观了,我们一家三口经常一起出去吃饭,有记者跟踪,他就转身大方地介绍:"这是我太太林凤娇,和林青霞并称'二林',金马影后哦;这是我儿子,长得像我吗?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我站在一旁,心中百感交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