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也剑无双


一个有趣的历史现象是,武术昌盛,则文学兴盛,两者是一荣俱荣,一枯俱枯。唐代是崇文尚武的时代,习武与习文是当时青年人,特别是家境小康者的两种雅好。当时的小伙子要想当兵,考核甚严,必须能在半天时间内,穿铠甲、带弓箭,跑上百里路程,才能入选。因此,习武强身成一时风气。唐代,已经开始在科举考试中,设立武科,与文科相对应,实行武举制度,中国历史中开始有了武状元。考试内容有马箭、步箭、弓、刀、石等项目。正是在这样习武成风的背景下,诞生了不朽的唐诗。作为诗人的李白,尽人皆知,就连一些外国人都不例外,然而作为剑术高明的武术家的李白,却几乎无人知晓。
  
公元701年出生的李白,祖籍陇西郡,是前面提到的陇西汉将军李广的后代(史学上无定论)。其先祖因事迁往西域。李白有诗云:"本家陇西人,先为汉边将,功略盖天地,名非青云上,苦战竟不侯,富年多惆怅,英烈遗厥孙,百代神犹王。"作为一代将军和武术家的李广的后裔---李白,在他的血管里就流淌着武术成分、身上携带着武术的基因。据《新唐书》及历代学者考证,李白生于蜀中,即今天的四川。他从公元706年到616年约10年间,在江岫市的匡山读书习武。匡山因"山石方隅,皆如筐形"而得名,今有古迹"李白读书台"。他的武术教师,是山上的空灵法师,学的是剑术。当然,他的诗文也获得文科教师的赞誉,称之为"天才英丽,广之以学,可与相如比肩。"
  
李白以"谪仙诗人"名世,以文化巨匠著称,其诗又妇孺皆知、爱之弥深,以至使人们不太注意他的武术技能。想想以李白的聪慧天资,从空灵法师学剑十年,其功夫一定好生了得。他是在听了浣洗衣服的老婆婆讲"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之后,走上匡山学剑的,既练得童子功,又该是真功。人们都知道的,是他在25岁时,"仗剑去国,辞乡远游。"一般来说,投考文科的学子,不必出行配剑,而志在考取武状元像后来的岳飞等除外。李白出游,佩三尺剑的细节,被大家忽略了。潇洒、倜傥、风流如李白,总不至于剑术不佳,还把自己打扮成剑客的样子吧?他曾经说过"一生好入名山游。"我想,除了看景,他大概还是想多会会剑法高明的法师吧?有其诗为证:"顾余不及仕,学剑来山东。"可见,他曾到处拜师学剑术。
  
杜甫说"白也诗无敌",我想说"白也剑无双。"

  《全唐诗》收集的李白诗中,"三尺剑"在诗句里随处可见。诗仙李白、诗圣杜甫和诗史白居易三位诗人中,杜甫没有舞剑的嗜好,只是偶尔下下围棋,白居易也说"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惟有李白有侠客的风骨。他曾在游并州时,救过郭子仪一命,尽显侠肝义胆。李白又是所有唐代诗人中,在诗中提到"剑"最多的诗人。在他留下的996首诗中,就有126处关于剑的描写。如一首《古风》中,就有三处"剑"的字眼。先是"飞剑如浮云",后是"宝剑双蛟龙",最后是"献君君按剑"。此外,《独漉篇》中,有"雄剑挂壁,时时龙鸣";《临江王节七歌》中,有"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门有车马客行》中,有"雄剑藏宝匣,阴符生素尘";《东海有勇女》中,有"学剑越处子,超然若流星";《白马篇》中有,"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塞下曲》中,有"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八朝曲》中,有"天子凭玉几,剑履若云行";《出自蓟北门行》中,有"明主不安席,按剑心飞扬";《猛虎行》中,有"宝书玉剑挂高阁,金鞍骏马散故人"......例子不胜枚举。
  
在人们熟知的《行路难》中,李白写到"金尊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拔剑四顾心茫然"一句,不是剑客吟不出,不是豪侠唱不来。他还在诗中自谦地说:"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李白在弱冠之年,就好行侠仗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安史之乱"中,年逾半百的李白,为济世平乱,加入永王琳的幕府中,侠义之举未得报偿,反倒遭受株连而获罪。60岁时,他还为征讨叛贼而白发请缨,持三尺剑平天下的抱负不改,好一个忠诚为国家的武术家!
  
武术大师与文学大师,在告诫其弟子或后学怎样习武、为文时,会令人吃惊地说出同样的话来。那就是两个字---"做人"。武术家在教弟子时,首先会强调做人;文学家在指导后生时,也会把做人放在首位。武术家说武品即人品,文学家会说文如其人。说的都是一个道理,做人的境界高低,直接会影响作为武术家和文学家的专业素质的优劣、造诣的深浅、成就的大小。武术可以健体,可以强身,可以修身养性;文学可以益智,可以移情,可以陶冶性灵,两者路径不同,方式不同,但都殊途同归,目标一致,那就是造就一个从内里到外在都相对完满、完善之人。
  
武术美和文学美,在审美和审美观念上是相通的。练武之人,要练就功夫;作文之匠,要写出功力。它们都追寻内外一致、表里如一、张弛有度、刚柔相济的功夫或功力。
  
武术讲求修炼内功,文学讲究内在充实,武术和文学,都在追求心灵的健康与活力,都注重大千世界、扰攘红尘中的个体独立不倚、刚直不阿,都把人生看成是不断开掘自我潜能、不断丰富自己,以实现利人利他的社会化过程。与其说中国武术家和文学家都在强调个人的修养、完善,不如说他们渴望通过个体的进步、完善,来促进生生不息的生命宇宙和社会生活的日臻完美与和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