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作家纷纷退出作协 中国作协体制面临严重危机


数月来, “作家炒作协“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热点。先是六七月份湖南省作家协会老作家
余开伟、黄鹤逸先后退出湖南省作家协会,紧接着,上海“新生代”作家夏商也宣布“退出上海市作家协会”。10月10日,颇具影响力的山西作家李锐发表辞职声明,宣布辞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职务,同时退出中国作家协会,只保留山西省作协会员的资格。李锐一起辞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职务的还有作家张石山。为了澄清“种种传闻和言”,11月15日,李锐又将《致文友公开信》发送到文学界朋友的电子信箱,重申了退出中国作家协会、辞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职务的决心。他们的行为把“作家炒作协”,推到一个新的高潮。

李锐是对近20年的中国文学作出了重大贡献的作家,写出了《厚土》、《无风之树》、《银城故事》等一大批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的作品,批评家孟繁华认为,“李锐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到现在都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作家之一”。就“退出中国作家协会、辞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职务”这一事件,李锐拒绝任何形式的采访。在发给记者的《致文友公开信》中,他提到自己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深感作协日益严重的官僚化,“官本位的等级体制令文学日益萎缩”;而作协的换届选举成了被权力操纵的木偶戏,因此患上了“换届综合症”。他表示,今后将把时间和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文学创作当中去,履行好专业作家的职责。写过《吕梁英雄传》的作家张石山表示,山西省作协的副主席“成了裱糊门面的”,很多只是充当摆设,“不作为,就是一种腐败……我不愿意替他们裱糊门面了,我不想当泥雕木塑的‘人桩子’了。所以断然辞职。”他们表示,辞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以及退出中国作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同时也是由于现在的宽松气氛允许他们表现自我意志,李锐说:“我把多年以来的想法终于付诸行动。”

李锐和张石山的做法在文坛激起剧烈反响。残雪、何立伟、陈村、刘亮程等国内外有影响的作家纷纷对此表示支持和敬意。今年6月退出湖南作家协会的老作家余开伟认为,李锐和张石山的退出,是对自己和黄鹤逸今年6月和7月退会的实际支持,“他们的这种做法保持了一个作家的正直和良知”。南京作家叶兆言说:“我相信李锐这么做,是考虑到一个作家应有的尊严。作家是否伟大,另当别论,但是作家的自尊不能丧失。许多事情其实与一个真正的作家没任何关系,很感慨李锐说的‘保留山西省作协会员的资格已经足够’这句话。这是一个底线,和李锐一样,我也希望自己能把时间和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文学创作当中去,履行好专业作家的职责,这已经足够了。井水不犯河水,不要再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羞辱作家。”

在这一事件中,作家协会的性质和作用又被尖锐地提出讨论。作家们认为,李锐和张石山的行动就是“促进作协体制改革的最好的做法”。老作家余开伟认为,作协应该走向民主化、法制化,增加透明性、民主性,“变现在的衙门化为真正的作家自愿组合的文化组织”。他大声疾呼:“作协如果要适应当今时代发展和艺术发展的需要,一定要改革,否则,必然会灭亡。”上海作家陈村认为,作协应是写作人自愿结成的社团,应是全心全意为作家服务的机构,而不是某些人领导别人或借作家之名自肥的组织。

不少作家虽然对当前作协的状况相当失望,还是从另一方面肯定了它的部分作用。北京作家林白认为,虽然自己跟中国作协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很游离的状态,“他们的作代会,青创会从来没有邀请过我”,但是“中国作协里的中国作家权益保障委员会,对我是有帮助的”。北京作家残雪说:“中国作协没有什么意思,退了好。不过我懒得退,嫌麻烦。里头有个机构,叫权保会的,还不错。”这些言论表明,作家确实需要一个保障他们权益的机构,而真正为作家做事的机构是会得到作家们尊重的。辞职不退会的张石山说:“对于栖身其中多年的作家协会,我充满感情,也还存有希望。我将继续关注作协的工作,希冀看到哪怕极其微小的一点改良。”

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另有许多作家拒绝就此事发表意见。


李锐 1950年9月生于北京, 祖籍四川自贡。1969年1月到山西吕梁山区插队,先后做过6年农民、两年半工人。1977年调入《山西文学》编辑部,先后担任编辑部主任、副主编,1988年转为山西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1998年当选为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小说《厚土》、《旧址》、《无风之树》、《万里无云》、《银城故事》等,另有思想随笔集《拒绝合唱》、《不是因为自信》、《另一种纪念碑》等。其作品先后被翻译成瑞典文、英文、法文、日文、德文、荷兰文等多种文字出版。


张石山 1947年出生,1966年高中毕业,当过侦察兵。复员回太原,因写小说,1978年调入山西作协,1984年任《山西文学》副主编,1985年接任主编,1988年以一级作家身份进入山西文学院。主要作品有《吕梁英雄传》、《摩崖符咒》、《血晨》、《放鹰》、《侦察英雄》、《徜徉薄州府》、《走马黄河》等。  
 

作家声音


陈村(上海作家)

我也是“末代专业作家”,标准工资两千来元,算是作协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对作协有感情。小一点的作家们,可能不屑加入这个组织了,自生自灭,因而也没有退会或放弃权利的问题。作协应是写作人自愿结成的社团,应是全心全意为作家服务的机构,而不是某些人领导别人或借作家之名自肥的组织。这组织,在经济大潮中虽已边缘化,但仍有诱惑人的利益。

在中国,一有利益,总会有人去争的,哪怕争出一个“二桃杀三士”。但衡量一个作家,优劣的不是官衔,而是人品与作品,李锐先生愿将更多时间放在他的写作本业上,是非常明智的,要向他敬礼。热爱写作的人哪有那么多工夫陪人家玩那个。相信等到作协没什么利益了,不明智的人也会退出的。10年之内,几乎所有的专业作家都退休了,刊物也不必它来管,作协除了换届还干什么呢?

至于作协如何改革,肉食者谋之,未便插嘴。再说那里有我许多朋友,活得都不容易,哪敢扬言砸人家的饭碗。


何顿(湖南作家)

这样断然地辞去作协副主席和退出中国作协,我相信是有原因的。李锐是一位很成熟的作家,我读过他的书,是个很优秀的作家。一个作家辞去职务,让出权力,退出协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有两种原因。

第一种原因是不得不做,我很理解。确实,一个作代会始终都开不下来,作协变成争当作协主席的会,很令人恶心。作协主席有好大的权力么?那倒也没有,但是,由于它也是一个官位,就会有人来争夺。有些人,根本就不写作,也来争。我相信李锐是不屑于这种纷争,才做出了这样的事。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很理解。

第二种原因是作秀。有一些人无所事事,不是社会的主心骨,感到寂寞,想出名,想炒作。这一原因摆在平庸之辈身上完全可能,但李锐是山西作家中我最喜欢的,如果他是出于这样的原因而做这样的事,那他的人和他的作品的分裂也太大了,这种作秀的可能性不大。其他的事情就太难讲了。


何立伟(长沙市文联主席)

一个人想加入作协,他就写申请;一个人想退出作协,他就写公开信。所有的自由都必须得到尊重。而所有的说三道四亦在自由之中。我不想对中国文坛说三道四,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我只想对李锐和张石山的举动表示敬意。作协的体制改革几句话说不清楚,那就不说了吧。


刘亮程(新疆作家)

李锐是我尊敬的有思想有成就的作家,他们这样做,一定是想好了。我尊重他们的选择。这本身不是件多大的事,对我而言,早先若没入作协,如今也许没兴趣入了。既然已经入了,也就没兴趣退了。

李国涛(山西作家)

李锐,我几乎每天看到他,他每天下午去打羽毛球,打得浑身湿透,大概写作很紧张,放松一下。公开信发表以后,也很平静,看不出任何改变。这是他个人的选择,我们也不方便多说什么,他在某些问题上有个人的看法,也很正常,作协是自愿的,有人愿意进来,有人愿意出去,很正常。   


李锐:《致文友公开信》

各位朋友:

大家好。

2003年10月10日, 我在山西作协主席团、党组联席会议上宣布辞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职务,放弃今后山西省作协换届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并同时退出中国作协,放弃中国作协会员资格,随后在16日把中国作协会员证退寄给中国作协。我把多年以来的想法终于付诸行动。之所以这样做,是深感作协日益严重的官僚化、衙门化……在这种官本位的等级体制下,文学日益萎缩,艺术、学术无从谈起。换届成了被权力操纵的木偶戏,由此而引发的“换届综合症”已经成为从上到下的严重流行病……我的退出是一种个人的选择。

以上内容就是我在主席团、党组联席会议上的发言要点。此事已被10月22日的《太原日报·双塔周刊》报道。在随后和中国作协负责人的面谈中我再次重申的也是以上的话。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另外的内容。现在山西作协很快又要换届,自从我宣布辞职以来,听到种种传闻和流言。为了让大家了解事实,我把自己的声明附在信后寄给各位文友。君子言必行,信必果。我决不会食言,也决不会接受任何人强加的所谓结果。我和各位朋友可以说是长期交往,彼此了解,我相信大家能够理解我,信任我,而不是轻信种种传闻和流言。

祝各位一切顺利。

李锐

2003年11月15日于太原(本文略有删节)   


李锐辞职声明

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

现将我的有关决定告知如下:

一,我决定自今天起辞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职务。

二,今后不再参加任何关于省作协换届的工作,放弃今后关于省作协换届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三,退出中国作家协会,放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资格。

以我目前的工作状况,保留山西省作协会员的资格已经足够。以后我将把时间和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文学创作当中去,履行好专业作家的职责,并照常参加各种和文学真正有关的工作和活动。

谢谢各位在共事期间对我的帮助。

李锐

2003年10月9日   

  
张石山:我不愿意替他们裱糊门面了

连年来,山西作协换届的时候,就接到上面派过来的人,兼做常务副主席,把作协主席团完全摆在一边。每年换届的时候发展会员,其实,(派过来的人)却并不熟悉工作,真正熟悉情况的人没有一个参与作协的日常工作,理事会完全成了摆样子。换届会几天下来,作协里大部分的人无所事事,很无聊。

我也曾经做过一个建议,让那些曾经做过实事,资历、人望都不错的老同志,不当官,不进入常务副主席团,只组织工作,办点实事,不影响那些当官的人的利益与权力,但还是没有人听。山西本来是有很多优秀作家的,作协却没有起到真正的作用,山西作协是这样,我不知道其他的省市作协里有没有这种情况。

我们这个副主席,成了裱糊门面的,我不愿意替他们裱糊门面了,我不干,所以辞职。

有人认为这是在作秀,我们的个性、人品、人格,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因为现在,比较宽松,允许我们自己说话了,辞去山西作协副主席,也是个人意志得以表现。

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着实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摆设。

这个摆设,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功用。通过换届,作家们贴一个副主席的标签,大家面上生光;同时,知名作家好像灯笼对联、旗牌执事似的,则给作家协会裱糊了门面。一石二鸟,公私两便。当官的当官,掌权的掌权,充摆设的充摆设,皆大欢喜。

我认为:劳民伤财大动干戈选举换届产生的作家协会主席团,只能充任摆设,无所事事,就是一种不作为。毫不夸张地说,不作为,就是一种腐败,腐败之一种。

为此,我宣布辞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职务,同时辞去山西省作家协会理事身份。

至于我个人的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身份,暂时保留。

一者,对于栖身其中多年的作家协会,我充满感情,也还存有希望。我将继续关注作协的工作,希冀看到哪怕极其微小的一点改良。

再者,当副主席是充摆设,做理事而不理事,我的作用事实上顶多也就是一名普通会员的作用。我愿意继续努力,当好一名合格会员。

  --摘自张石山《弃裱褙书》

南方都市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