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胡风冤案启示录


胡风是文艺评论家、诗人。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之前,他长期在上海的中共外围组织机构--------左联工作,曾做过中共与鲁讯的联系人,期间和期后从事文艺理论著述工作。中共建政时,他曾写下<时间开始了>的著名长诗,为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建立红色政权热烈欢呼。一九五五年,胡风为了向毛泽东与党中央汇报他在从事文艺理论方面的经历,写了一封三十万言的报告,即著名的<胡风三十万言书>。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于是对胡风展开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批判,并由毛泽东亲自定案为:”胡风反党集团”。胡风反党集团案于一九八零年被中共中央第七十六号文件正式平反,被囚禁二十多年的胡风随后被任命为文化部文化艺术研究院顾问。

胡风冤案之启示,主要内容如下:
一、中共及其首领毛泽东把文艺理论等社会学术全面彻底地政治化,从而干预并阻碍文艺理论等社会学术的正常而健康之发展。文艺理论作为研究文学艺术创作的学术领域,在中共长期的统治中一直坚持政治挂帅,即被全面彻底地政治化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坐谈会上的讲话>,就是文艺政治化的登峰造极。文艺政治化限定了文学艺术的发展,也限定了文艺理论的发展。这是以高度意识形态化和具有党派意义的生态化使文学艺术丰富多彩的本质特征空前地简化、空心化与庸俗化。换言之,文艺政治化使文学艺术创作及其理论形成前所未有的模型化和范式化,从而剥离了人的以及由人所组成的社会生活无限丰富、多姿多彩的诸多特征。把胡风对于文学艺术的意见和建议无限地上纲上线,并作为胡风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强辞夺理的和张冠李戴的借口,就是具有毛泽东野蛮无耻特征的恶劣表现。不但对于文艺理论,而且对于几乎所有的社会学术,中共及其党魁都强力兜售中共所一贯坚持的那一套腐朽不堪的陈年老货。

二、批判胡风,使中国人性劣质化。批判胡风,主要是利用胡风与朋友们之间来往的私人信件;给胡风定罪,也是用这些信件作罪证。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用私人信件的只言片语,极尽拼凑之能事,紧紧揪住胡风及其朋友们不放,生拉硬扯地把朋友们之间的友谊聚成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小集团,叫做”胡风反党集团”,从而开创出私信入罪的不良先河。有一个令人痛心不已的事情在这里不能不予提及:胡风曾经热心扶持的一个文学青年,叫做舒芜的,他为了卖身投靠,竟把胡风写给他的信函当作揭发胡风的材料奉献给中共。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就是用这些无耻之徒对朋友的背叛与私人之间的通信作为给胡风及其朋友们定罪的铁案如山的证据的?!从此,中国人的私人生活领域受到了极大程度的、也是极其严重的肆意侵犯!这是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剥夺中国人民写信通信权利的滔天罪行!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通过搜查私信而造成的胡风冤案,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及其党魁毛泽东,乃是造成中国大陆人性劣质化的罪魁祸首!

三、胡整瞎整的人际关系,是中共侵犯人权罪行的基本特征。整胡风,罪魁祸首之一是当时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被人们称之为”中国文艺界太上皇”的周扬。周扬根据他自己个人的意愿把胡风整得死去活来,身陷囹圄达几十年之久。整胡风的周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中又被别人给整得个死去活来。这,正像彭德怀在被整肃之前,他也曾整过人并毫不留情地铁面一样。整人者,也被人所整;害人者,也被人所害;杀人者,也被人所杀。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大陆的政治生态,就是这么一个极其恶劣、环环相扣、恶恶相生的社会主义流氓无耻的怪圈。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就是这个可耻可悲可叹的历史怪圈与现实怪圈的制造者。

四、臣民心态不可取。就像历史上任何一个臣民需要得到皇恩浩荡的恩赐一样,被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监禁了长达二十多年的胡风,却怀抱着对中共望眼欲穿,甚至感恩戴德的心态,希望中共为其平反昭雪,以显示其忠心耿耿的臣民情怀。应该说,这是完全不可取的。胡风于一九五五年末、一九五六年初在公安部派出所里所吟颂的诗句:“竟在囚房度岁时,奇冤如梦命如丝;空中悉索听雪鸟,眼里朦胧望圣旗”。从这首诗里足可以看出胡风当时期望英明圣主的有如臣妾一般无奈的心态。在被迫害的朦朦胧胧里,胡风竟一厢情愿地期待着中共的什么圣旗;在被拘押的悲惨时日里,他还要空中悉索听什么归鸟?!

由此可见,胡风还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中共灭杀人权的本质特征。作为文艺理论家,胡风对中共的认识,应该说,还没有上升到应有的民主自由的理论高度;作为一个诗人,胡风并没有体察并把握住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脉波之跳动,没有洞悉出中共邪恶的、无可救药的诸多特征,由此他的悲剧又如何能够逃脱?!

胡风冤案告诉我们:中共的文艺政策以及它自我标榜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都是欺骗文学艺术工作者的赤裸裸的谎言,都是禁锢中国人民思想与言论的伸缩如的手铐和脚镣,都是使文艺创作成为不可能之事的思想牢狱!胡风冤案告诉我们:作为政治流氓的魁首及其领导的无耻集团,无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也好,还是一党专政的中共也罢,毫无道理地取缔并镇压不同的意见和言论,是他们一以贯之的并且是与时俱进的胡作非为;胡风冤案告诉我们:不可剥夺的人权,包括通信自由的权利,是必须受到尊重的。不尊重人的私人领域,就没有基本的人权可言。只有充分地尊重每一个人应有的权利,才能够卓有成效地制止任何悲剧的发生。胡风冤案告诉我们:中共及其党魁除了会整人、会害人、整死人的恶魔作为之外,是决不会干什么好事的;除了制造惊天动地的如胡风这样的冤案之外,是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公正与正义的!这就是说,在灭杀人性、良知、道义等方面,中共及其党魁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行家里手,并且是当之无愧的罪恶冠军!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