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使领馆“暗藏一本黑名单”


大使馆,领事馆是一个国家对外的窗口,代表了一个国家的风范。所以历来各国都非常重视外交官员的素质和工作作风,以下发生在世界各地中使领馆的一些事例可以窥视出中国外交官的风貌以及现今大陆的人权状况。同时也清楚表明,中国海外领使馆“暗藏一本黑名单”。
*中国驻都柏林大使馆“没有任何理由,不需要对你解释”

旅居爱尔兰的戴冬雪女士的护照在2001年2月到期,但她三次申请护照更新都被拒绝。戴冬雪女士说“大使馆的办事人员大声对我嚷嚷道:我就是不给你处理,我就是不给你处理。当我问他为什么时,他只是嚷嚷:没有任何理由,不需要对你解释。”戴冬雪女士表示她绝对不会因为护照的事而放弃修炼法轮功。据悉,戴女士于每个星期一、三、五(使馆正式工作日)在使馆外请愿,直到她获得她的护照为止。

*匈牙利中国大使馆“动手扣押海外华人护照”

张晓平,旅居匈牙利的海外华人。2003年5月份因居留身份到期而牵扯到护照延期和换新版护照去中国驻匈牙利大使馆申请护照延期。与其他更换护照的人一样拿到一张同年6月19日领取护照的取证单。

在到期取证时,张晓平被叫到里面谈话并被告知护照不能延期,并予以扣压。问其原因,是因为张晓平修炼法轮功。张晓平坚持要拿回护照。领事馆说无权决定,得请示中国外交部。

*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否定夫妻婚姻,母子关系也不予承认”

吴青,旅居丹麦的海外华人。2002年6月为17个月大的出生在丹麦的孩子加注护照时,使馆打电话告诉孩子不能被加到护照上,因为她和她丈夫的婚姻他们不认可。吴青女士查阅了中国现行的婚姻法和民法,即使他们夫妻的婚姻不被承认,儿子和她的母子关系是不能被否认的,即使是非婚生子女也有和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吴青女士向使馆官员出示这些法令、条文时,负责接待的官员说,“什么婚姻法?我们有自己的规定。”

吴青女士说“她和她丈夫是在丹麦政府登记结婚”。 使馆官员在她的护照上发现了去瑞士的签证,询问她的行程。吴青女士告之曰去参加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使馆官员问是否有什么组织提供资金,吴青女士告之曰一切活动费用都是用自己的积蓄。

*西班牙中领馆“指使地痞流氓骚扰”

潘捷,旅居西班牙海外华人。以下是潘捷女士自述:

2001年江泽民在加那利岛停留时,我们几名法轮功修炼者前往和平请愿,我们的请愿是和平的,没有暴力、没有口号,我们只是静静的举着写有停止镇压法轮功的标语牌。然而正是这次和平抗议活动,使我和我的家人受到江政府的迫害:据说当时江大怒,回国后便派了一个专案组来调查此事。

我回到马德里不久便被跟踪,之后我发现我放在家里的护照、信件及学员炼功的照片都不见了(已经报了警)。再之后我在北京的78岁的母亲受到警察的多次骚扰盘查以至监禁,他们审问我的母亲:“你的女儿什么时候回国?回国后要立即报告等。我在西班牙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在北京的地址以及电话,所以据推测,他们将我的护照偷去是为了通过护照的登记号查找我在北京的家,以便他们随时监视我的行踪和逮捕。(注:在他们查到了我家地址后,又将我的护照、信件及照片包在一个塑料袋内扔在了我住室内的床底下,而原来这些东西是分别放在柜子及书桌里的。)

2001年12月,我的护照到期,我到中国领事馆办理护照延期。然而领事馆以我的护照须转北京公安部办理为由,拖至今日仍不予办理。这同时给我在西班牙的合法居留也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我现在面临换新居留的问题,劳工部已批准,但领取新居留证须持有效护照领取。没有护照,我无法领取新的居留。我无法回国与家人团聚。

西班牙另一位学员邵靖飙,因护照遗失,去领事馆补办。领事馆同样以你的护照已转到上海公安部门办理为由一再拖延,不予补办。致使邵靖飙无法办理在西班牙的居留。也不能回国探望他患重病的父亲。此外,我们的和平抗议活动曾多次受到使领馆指使的地痞流氓的骚扰,并威胁说杀了你们。”

*海牙中国领事馆“暗藏一本黑名单”

邓清,旅居荷兰的海外华人。以下是邓清女士的自述:

2002年9月在我旅行丹麦的途中,我的护照被盗。11月初,我去海牙的中国领事馆申请补办护照。当时,工作人员说,两三个礼拜后我就可以拿回护照。我想那时没有人意识到我是法轮功学员。三个礼拜后,我被告知,如果我想拿回我的护照,必须写一份放弃法轮功的声明。

在此,我有必要首先介绍一下我是怎样走上修炼法轮功的道路的。在我修炼法轮功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患有严重的持续性头疼。剧烈的头疼使我的精神几乎崩溃,学习效率很低,面临不得不放弃我喜爱的学业。情况越来越坏,我以为自己正在走向死亡。那段时间,我四处求医问药,看过中、西医。没有大夫能够找出我头疼的原因,更无法提供任何帮助来减轻我的痛苦。

98年7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的头疼很快缓解,然后消失,不再干扰我的学习和生活。随着学法修心,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在过去的四年半时间里,我从未吃过药。我确实得到了以前得不到的健康。2001年9月,我顺利地完成了博士学业。这对当初因为健康状况面临退学的我,是不可想像的。身体上的感受,只有自己体会得最深刻。我深知,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

天中国大使馆以扣留我的护照,来威胁我放弃法轮功。我曾是一名重病患者,放弃炼功对我来说意味着旧病复发,甚至死亡。那时有谁能为我的生命安全负责呢?中国大使馆这种做法是不人道的。从另一方面讲,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中国大使馆有何理由来干涉公民的信仰权利?

另外,我在荷兰的居留延期因为没有护照而变得困难重重。因为我的居留问题,我的老板担心不得不解雇我。我知道,在中国成千上万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开除工职。我距离中国如此遥远,难以想像类似的迫害居然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同时,此事给我和丈夫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2000年9月。从今以后,我和丈夫的相聚因为江氏集团对我们的迫害而变得遥遥无期。自从我们结婚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到两个月。我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江氏集团无理拆散。

*英国伦敦中国大使馆“让8个月的幼儿沦为无国籍人士”

莫正芳,旅居英国的海外华人。莫正芳的女儿游明慧在她只有八个月大时,被英国伦敦中国大使馆取消注册登记,成为最小的无国籍人士。2002年5月,游明慧终于在两岁零四个月的时候,得到了她所应享受的最基本的人权-国籍权。对此,莫正芳女士说,小明慧能获得中国护照是国际社会方方面面的呼吁与支持的结果,对此她和他先生再次向无私地帮助小明慧获得中国护照的中外人士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美国中国使领馆“多起夫妇护照同时被扣留”

居住在华盛顿DC的法轮功学员石伟夫妇在申请护照延期遭到拒绝。

石伟女士说:“我和我先生的护照去年12月到期,我们去中国大使馆签证,一切手续都办妥,1月6日我们去拿护照时,使馆官员把我们叫进一个房间,谈话二十分钟,问我们除了练功之外,还问温家宝总理访问华盛顿时有没有去欢迎等等。我说,他是总理,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欢迎他,但在欢迎的同时我们也谴责江泽民,因为他下令镇压法轮功。我也告诉这位官员中国政府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论说什么他就是不肯发还护照。”

王永生和魏金霞夫妇,美国德州居住。王永生先生因修炼法轮功护照被休斯顿中领馆扣押长达8个月之久,因没有护照,王永生先生在博士毕业后无法改变身份,工作和生活造成极大不便。魏金霞女士的护照更新同样被拒绝。休斯顿中领馆拒绝给他们发放护照使这对夫妻和一个幼子的家庭过着尴尬窘迫的生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