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刺在喉:赵忠祥算个什么!


伟大美国的总统克林顿先生搞了回办公室恋情,被美国的人民和媒体搞了个灰头土脸,咱们也都跟着兴高采烈的看了一回热闹。老克不但要青鼻紫脸的面对法庭和公众,还被斯塔尔拿显微镜照着写了报告,这东西现在在咱们网络的情色文学里还能找得到。从这里看,咱们中国人也并非就是非礼勿视的正人君子,对这种风流事概无兴趣。
可咱们这里出了个赵忠祥的鸟纠纷,俺看得却异常压抑。按说这种社会名人的暧昧事儿,是极合咱们低级庸俗的胃口的,还不长了翅膀一样闹个天翻地覆,但看咱们的纸媒、司法、电视、网络甚至茶馆,却到处是一片沉默,屡屡碰壁逼的当事女子不得不一点点的透露猛料给世人。看那录音文字里就有“赵大妈”自称大屁股有靠山之说,一位资深文化界人士(也姓赵哈)在这里也清楚的怀疑搬动赵忠祥的可能。

俺不是高层资深人士,不知道什么内幕隐情;俺就是一百姓,俺就想不明白,赵忠祥、赵大脸,不就一播音员吗?往大里说,不就是一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吗?再往大里说,不就一中央电视台老多年的播音员吗?他能算个什么!他被控告了,不是被哪个女士控告,而是被道德和法律所控告。俺不明白对于法律和正义来说,赵忠祥们能算个什么!
无论司法还是作为公器的媒体,怎么连这么点儿可怜的勇气、正义、责任心和职业道德都没有,高官你媚、衙内你谄、虎皮你惧、宝马你怕、黑道你抖、巨商你依……,这你是没能力办法,怎么现在连个死汽车、混蛋警察、小老播音员也让你这么害怕忌讳、装聋作哑,要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得惟恐避之不及?
老百姓要你们、养着你们、供着你们到底为什么!

咱们一直有个极端的老毛病,这公众人物不是一好、就是一坏。好就好到天天鞠躬尽瘁、为民操劳,时时西装革履、不苟言笑。但基本的人性和理性告诉我们这绝不可能!没有的事儿,神仙都不会。但之所以这样?还不都是靠着隐瞒和欺骗捂着、阴私和黑箱盖着。尚在尚好的公器名人,哪怕一点点的丑陋和伤疤都忌讳莫深,只有光鲜鲜的高大全给公众看。眼睛看东西有个视觉暂留,其实脑袋何尝不是如此?咱们看公众人物,也有个教化暂留的问题。天天看他慷慨为国,看他廉政亲民,看他情操高尚,看他渊博道德,就甘心低了自己的脑袋把他们神似的供着,哪里知道、道德家也有高潮性欲,正和你我这样的百姓没有丝毫的高下区别。

等到出了问题了,就拿什么名人难做啊、什么什么也是人啊来遮羞,现在你是人了,怎么平时作威作福的时候你不是人呢!所以人民就很容易失去继续供着你的信心,没有人抬了,自然也会失去一切。这实在怪不得百姓严苛,你一直在这样的教化暂留嘛。因为怕倒掉,宁可拔鸟就走也死不认帐。所以我们看到的不是死不承认的推脱逃避,千方百计的欺上压下的瞒骗讹诈,就是如蛛关系网的恶心营救表演,各种代表着正义和公平的社会公器忌讳莫深的沉默掩护,让冤死受辱的百姓感觉到窒息般的绝路。
万一搞到惊动了不该惊动的首长,实在捂不住了,于是就倒掉,这一倒掉,就立即显出一窝子的恶贯满盈来,什么三光、五毒、八子、十年都露出来了。

咱们这媒体和司法阳痿不起的老毛病,自然也不是现时制度下容易改正的。但是,就连赵忠祥这样一个普通的口腔劳动者都要当成神圣,都要保着护着娇着宠着,无论他在私处暗里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一律都说不得、笑不得、疑不得、嘲不得、骂不得、倒不得,那还得了吗?那还有正义、公正、光明和天理在吗?
中国那么多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各种权力和公器的把持者们,那么多权杖们丝丝屡屡生理、利益的狂热追随者们,都躲在圣衣的光环下任意挥舞权力的棒子,而整个社会、整个代表和掌握着正义、公正的社会公器,竟然可以公然为虎作伥或者沉默无言,那咱中国老百姓还有生存喘息的空间没有!

对于这个又作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伪男人,伪装是要剥掉的。

让一切虚假神圣的骗子彻底倒掉!让我们从口腔劳动者赵忠祥开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