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终止复仇,绝症孪生姐姐向真情忏悔


2004年4月22日,在美国新泽西一家医院的病床上,一位患子宫癌的30岁女人康尼安静地死去了。她是个应招女郎,同时也是个可怜的孤儿,在她人生最后的日子里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她。然而在医生为她整理遗物的时候,却在她的枕下意外地发现了她写给孪生妹妹的信。在那摞厚厚的信里,人们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异的故事……

妹妹的幸福燃起了她的嫉妒

30年了,康尼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康尼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3岁时,她被一对白人夫妇收养,他们把她当佣人般使唤,什么活都让她做。16岁那年,养父强奸了她,养母却认为是康尼勾引了她的丈夫,一怒之下将她赶出家门。为了谋生,康尼做了应招女郎。几年下来她赚了不少钱,还买了别墅和汽车,但是她却生活得异常绝望。她强烈地渴望被爱、被关怀,然而没有人真正地爱过她。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委托私家侦探寻找母亲的下落。说实在的,她对生母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她强烈地渴望见到她;另一方面她憎恨她。

更悲惨的是,2003年2月康尼被诊断患子宫癌,她身边仅有的一个男朋友也走了。她抱着男友请求他留下来时,男友厌恶地说:“没有子宫的女人,还算是女人吗,和你在一起我觉得恶心!”

康尼绝望到了极点。就在这时,私人侦探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她的生母有了下落:她名叫丽蒂娅,是一个中学老师,但不幸的是她在几年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了。不过,侦探又告诉了一个让康尼更加意外的消息:“你还有一个孪生妹妹叫安妮!她也住在纽约,现在生活得非常幸福。”

康尼惊呆了。她从私人侦探那里获得了许多关于孪生妹妹安妮的资料和照片。康尼发现她与妹妹安妮长得惊人的相似,只是她的下颏多了一颗黑痣。

从安妮的资料上她得知:16岁时,安妮获得纽约少儿小提琴大赛第二名;18岁,她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耶鲁大学经济系;22岁,她又以全优的成绩大学毕业,成为纽约一个著名的经济分析师……

看着安妮幸福的成长史,康尼的眼前闪现出自己心酸的人生:16岁时,她被养父强奸了;18岁时,她成了应招女郎;22岁时,她躺在手术台上做流产手术……两者强烈的对比,让康尼感到义愤填膺。她愤愤不平:“我们长着同样的面孔,命运却完全不同!这太不公平了!”

资料还显示,安妮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丈夫汤姆斯是纽约著名的摄影师,6岁的女儿名叫艾玛。从那些偷拍下的照片上,康尼看到他们一家人在郊外野餐时的欢乐样子。康尼异常嫉妒,如果自己没有被抛弃,也许这些幸福是属于她的!一想到自己患子宫癌永远享受不了天伦之乐,一股无名之火将康尼的理智焚烧殆尽。

人生厄运会使人的灵魂升华,也会使人更加堕落,康尼选择了后者。一个肮脏而可怕的念头在康尼心中萌生了:掠夺安妮的幸福,然后亲手将它毁灭掉!只有那样,她的仇恨的内心才会得以平静。

很快,康尼想出了一个“鸠占鹊巢”的诡计:绑架孪生妹妹安妮,假扮成安妮进入她的家庭。到那时,安妮的孩子将是她的孩子,安妮的丈夫将是她的丈夫。当她向他们宣布自己患晚期子宫癌时,他们一定会痛苦不堪……

绑架妹妹,赝品妻子登堂入室

尽管医生告诉康尼她必须做切除子宫手术,否则癌细胞可能向其他器官扩散,可被报复的心烧得发疯的康尼早已不关心自己的生与死了,她只想在死前破坏安妮的幸福生活。为了瞒天过海,她做了一个小小的整容手术,去掉了下颏的黑痣,这样她和妹妹的外貌完全一模一样了。接着,她又委托私人侦探收集更多的关于妹妹一家人的信息,比如家人的生日、结婚日、亲戚朋友的情况等等,她把这些信息都默记在心。

她还是不敢贸然闯入这个家,担心在汤姆斯面前露出破绽。但机会很快就来了,2003年4月20日,安妮的丈夫汤姆斯到外地出差,康尼认为这是浑水摸鱼走进这个家庭的绝好时机。在汤姆斯走后的第二天,悄悄地离开医院的康尼精心策划了一起绑架案,她雇人跟踪安妮,在她去美容院的路上绑架了她。

康尼没有伤害安妮,她只是将安妮囚禁在她别墅的地下室里,雇人按时给安妮送食物和水。惊恐万状的安妮起先以为是歹徒为钱绑架她的,于是她苦苦哀求:“你们放了我吧,要多少钱我都给。我还有孩子等我回家做饭呢!”但是用黑面纱蒙着脸的康尼对她不理睬,不屑地质问:“哼,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偏偏要的不是钱。”

安妮困惑地问:“那你要什么?”

康尼有些歇斯底里地吼道:“我要爱,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我得不到爱,你也别想得到!”

安妮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失踪了,然而不幸的是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消失。因为康尼随即开着安妮的车,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她的家里。

这是一座华丽的别墅,家里收拾得十分整洁,康尼抚摸着家里的一切,想着妹妹在这里过着幸福的生活,心里冒出一股无名怒火。细心的她查看了每个房间,尽快熟悉环境。

傍晚时分,艾玛放学回来了。6岁的小女孩丝毫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妈妈已经换了。而康尼却好奇地盯着她仔细打量,反而弄得她很不好意思。突然艾玛问她:“妈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每天回来,你都要拥抱我,吻我,可是今天你却冷冰冰的。”康尼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知所措地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艾玛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她抱着康尼的脸,在她的脸上使劲地亲了一下,才满意地离开了。康尼第一次被一个孩子亲吻,她的心仿佛被烙了一下。

就在那天晚上,汤姆斯给家里打回了电话,他热切地告诉康尼,他两天后就要回家了。康尼心头一紧,孩子好欺瞒,可是汤姆斯那一关绝对不好过。如果汤姆斯回来,作为丈夫他肯定能从身体上觉察出自己并不是安妮。康尼决定采取第二个步骤:宣布自己患上癌症,给这个幸福的家庭投一枚“原子弹”。

关键是住进医院后,她就不用和汤姆斯有过多的接触,减少暴露身份的危险性。她不失时机地告诉他:“我这几天身体很不舒服,明天要到医院去看看。”汤姆斯听了后很不安,叮嘱她要好好注意身体。第二天,康尼以安妮的名字到一家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然后假装忧伤地通知在外出差的汤姆斯:“我被诊断出子宫癌晚期。”

汤姆斯焦急万分,乘最快的班机飞回纽约,来到康尼的身边。汤姆斯比照片上的他更加帅气,眼睛闪烁着善良的光芒。尽管他急得满头大汗,还是没有忘记给康尼带来一大束洁白的百合花。他凝视着康尼的眼睛,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轻声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悲恸欲绝的他完全没有发觉这个妻子是个赝品。

自此,这个原本幸福的家没有了欢乐,汤姆斯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连着几天他都喝得酩酊大醉。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康尼破坏了。

这个结果正是康尼所期待的,她满足极了:“也该让你们品尝一下失去亲人的痛苦,这种痛苦已经折磨了我30年了。”她甚至还幻想,也许汤姆斯就像她的男朋友一样,无情地离开安妮。那样的话,她和妹妹就算扯平了。

牢不可破的爱终止了她罪恶的掠夺

康尼很快吃惊了。汤姆斯迅速振作起来,他鼓励康尼:“疾病并不可怕,我永远都会陪伴在你身边,与你一起和癌症搏斗!”他还歉疚地说:“以前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从现在起,我要放下工作,陪伴你每一天。”接下来的日子,汤姆斯果然停下了手上的所有工作,天天在医院照顾她。康尼渐渐对汤姆斯有了好感。

虽然汤姆斯没有机会接近康尼的身体,但是作为丈夫的他还是发现了妻子与以前判若两人,但他认为是疾病改变了妻子的性格,因此并没有多想。而且康尼非常机智,每次发现自己说错话时,她都巧妙地搪塞过去了。连亲戚朋友来探望,康尼也借口身体不适拒绝了。

一天,汤姆斯不无忧虑地对康尼说:“自从我回来后,就没有看到你笑过。你的眼睛里好像积蓄了几十年的忧伤。你从前是很爱笑的一个人啊,以后多笑笑,好吗?”康尼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汤姆斯高兴地握住康尼的手,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手指。

康尼的手从来没有被这么温存地握住过,她有些不自然地把手缩回去,汤姆斯有些惊讶地说:“你不愿意让我握住你的手吗?”

“噢,不,这几天我们分开了,我有些不习惯了。”康尼支吾道。没想到,她这话令汤姆斯更加自责:“都是我没有把你照顾好。”说着,两行泪水从他眼里滚落下来。30年来,康尼没有见过哪个男人为她流过泪。

不久,康尼的病更加严重了。但康尼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她的病情越严重,这个家庭对她的关爱反而越浓烈。

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是母亲节,汤姆斯带着艾玛来医院看望康尼,艾玛握着一枝红色的康乃馨,强忍住泪水说:“妈妈,祝你母亲节快乐!”然后她从书包里拿出一条粉红色的羊毛围巾,对康尼说:“这是我和爸爸共同为你织的。为了学习编织,我和爸爸的手指都磨红了。”看着他们红红的指头,康尼流泪了。她心中的爱与恨的天平彻底失衡了。她多想告诉他们:“安妮很健康,她活得很好。”但她还是忍住了,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此时,安妮已经失踪快1个月了。这天晚上,康尼拖着病重的身体再次去看望安妮。这次康尼忍不住想触摸一下妹妹的脸,但安妮惊恐地躲开了。康尼请求安妮:“和我讲讲你的母亲,我就会放了你。”

安妮半信半疑,思忖了片刻,告诉她:“我的母亲是个非常好的母亲。她经历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为我创造了幸福的生活。”在她的讲述中,康尼得知当年母亲怀孕的时候还没有结婚,被男朋友抛弃后,母亲独自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但她无法将两个孩子都养活,于是将大女儿送人了。几年后,她的经济条件好了想找回女儿,那家人早已搬得不知去向。

“骗人,你们从来也没有找过那个被抛弃的孩子!”康尼愤怒地叫道。

安妮说:“如果你不信,可以看看母亲的日记,以及母亲放在阁楼上的东西。虽然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但我不许你侮辱我的母亲!”

但康尼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那些日记。母亲节后的第三天,康尼接受了子宫切除手术。手术后不久,为了让妻子感受到更多的温暖,汤姆斯特意请求医院允许康尼回家小住一夜。那晚他不但为康尼准备了一顿丰盛而精致的晚餐,还为她准备好了温度适中的洗澡水。当他想像以前一样亲自为妻子脱去衣服时,康尼却躲到了一边。她问汤姆斯:“我变成了这样,你还爱我吗?”“爱!记得我们结婚时在上帝面前宣誓,不论健康疾病,永不分离!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最美丽的!”汤姆斯回答。康尼再也抑不住心中的伤痛和感动,她轻轻地吻了一下汤姆斯,良久,她哽咽道:“对不起,今晚我不想……”

汤姆斯也哽咽了:“好的,我明白。”

这时康尼想起了母亲的日记。她恳求汤姆斯带她到阁楼上去看看母亲留下的旧东西,在汤姆斯的帮助下,她找到了一本日记。在密密麻麻的日记里,写满了母亲对自己的思念,母亲在日记中写道:“我打安妮的时候,我就会想,康尼是不是也会觉得疼呢?安妮生病的时候,我就会想,我的另一个女儿是不是也在生病?有时候,安妮会突然莫名地哭泣,我就会想,我的那个女儿是不是被人打了?……”康尼的眼泪汹涌而出。

在一个废弃的衣物箱里,康尼还找到了许多洋娃娃和旧衣服,奇怪的是每种款式都有两件,一件新的,一件旧的。不过,她立即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母亲买任何东西都是两件,一件是给安妮的,另一件给她留着。泪水模糊了康尼的双眼,原来母亲对自己的爱一刻也没有停息过啊。她把脸轻轻地贴在母亲的照片上,内心感到从没有过的平静。

那晚,康尼借口身体不适,和汤姆斯分床而居。她觉得自己已经给这个家庭带来了那么多灾难,不能再做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了。康尼决定离开这个家,将这个幸福的家重新交给安妮。

第二天黎明时分,人们都还在睡梦中,康尼悄悄地离开了。她迅速地回到自己的家中,蒙上安妮的眼睛,把安妮送回到她的家门口。她依依不舍地和妹妹紧紧地拥抱了一会,然后帮她按响门铃后,悄然地离去了……

安妮这段奇异的经历让安妮全家感觉恍如隔世,仿佛大家都做了一场奇异的梦。联想到自己被绑架的经历和那个冒充她的女人,安妮推断这个人很可能是她的孪生姐姐。为了保护康尼,他们没有把这个离奇的绑架案告诉警察局。但是由于安妮来去都是被蒙着眼睛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根本无法找到康尼的下落。

其实就在那天早晨,康尼乘飞机离开了这座城市。她来到新泽西,在那里宁静地度过生命最后的日子。几个月后她离开人间,她将自己的遗产全部留给了妹妹。此外,她还留给他们全家一封短信:“请原谅我对你们幸福生活的侵扰。谢谢汤姆斯和艾玛给我的爱,那一个多月的生活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片断,我会在天堂为你们祝福!”

2004年4月26日,当医院按照地址找到了安妮,将康尼的遗物交给她时,她和汤姆斯泪流满面,叹息不已。最后,他们决定将康尼的遗产捐给当地的孤儿院,让那些和她同样不幸的孩子们能过得幸福一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