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原:北京奥运,美梦还是噩梦?


雅典奥运梦幻开场,竞技精彩激烈,引来无数的掌声。四年后,将轮到北京登场。北京奥运,究竟是美梦还是噩梦? 美梦会有的。那将是--北京奥运实践“三个代表”,隆重开幕,完满结束,中国体育代表团夺金争银,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站起来了”。

噩梦也会有的,而且不少,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噩梦一是迫迁。本来,北京最值得自豪的特色是“古”,像意大利的罗马、佛罗伦萨,墙上掉下一块砖都是文物。但是,为了08奥运,拆!古老四合院拆;挡道的楼房拆……;拆也罢了,政府或地产商都不对拆迁户作合理补偿,逼着几十万北京人迁走。据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住房权与社会排斥问题中心称,北京被迫迁的有十万户之多,30万人之众,而且还在增多。那些不肯就范的拆迁户,被政府部门断水断电逼走,被开发商黑社会式地打走。北京秀水街居民小区,就是在 “奥运的需要”下,被仗着政府撑腰的开发商,用极其野蛮的手段拆毁的。只要在搜索引擎google输入“秀水街”一词,一大堆新闻加图片就跃然网上,和战区的房子一样吓人。这是发生在和平的年代、天子脚下,和奥运“盛会”之前。现在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国土资源部和建设部,每天都聚集众多的拆迁上访者,向政府高呼“还我土地”。这个奥运简直是北京人的厄运。

噩梦二是腐败。中国国家审计署在6月24日的审计工作报告中指出,国家体育总局挪用中国奥会的资金,用来建职工住宅小区和发放职工补贴。国家体育总局被查出问题后,仍认为并无不妥,并以中国奥运代表团就要出征雅典奥运来挡驾,试图将挪用奥运资金行为合法化。

噩梦三是限制异议人士自由。每逢北京有重大活动或敏感日子,就是异议人士有麻烦之时。以才过去两个多月的“六四”为例:70多岁高龄的蒋彦永医生被绑架六周,关心艾滋病人的胡佳被禁闭并被威胁送精神病院,刘晓波被切断一切与外界的通讯联系……。这些明目张胆的恐怖主义行为,在四年后的北京奥运还会“大展身手”。

噩梦四是驱逐上访人士。由于司法不公,现在的北京国务院信访办成了中国各地冤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里每天都人头攒动,群情汹涌。08奥运肯定不能容忍各地冤民上京喊冤和破坏安定团结。届时,绝望的冤民集体跳楼抗议的情形将有增无减。夺金的选手,将不是世界唯一的聚焦点。

噩梦五是耗资巨大只为营造门面而非造福国民。据新华社4月18日文称,未来七年北京市累计投资需求将超过15000亿元。其中奥运场馆及其附属设施建设与运营,投资需求220亿元左右。奥运主场“鸟巢”就占了31亿。相比之下,那些关系国计民生的投资却少的可怜。《中国青年报》早前报道,“ 2003年,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投资68亿元人民币用于全国地方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建设,114亿元用于医疗救治体系建设;投资 12.5亿元国债,地方配套10亿元用于加强中西部地区的血站基础建设和设备投入。”就用一年投资200亿来算,七年也才1400亿,连投资奥运的零头都不到。教育就更不用提了,教育经费的投资,只占GDP的3.4%,而且还是近年才有的成效,以前大约2.4%,在全世界敬陪末座。教育产业化剥夺国民受教育权利、学费杀人的情况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四年后,当北京奥运风光开场时,看不出有什么意义。而且,这些豪华的场馆,有多少人能享受?使用率几何?它一个座位的价值说不定比一个农民的年收入还高。

噩梦六是滥开杀戒。中国一向是“人民大众开心之时,就是犯罪分子难受之日”。五一、十一、元旦、国际禁毒日等等,全年各地被处死的囚犯人数数以万计。中国全国人大代表、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陈忠林在年初的人大会议期间,向全国人大提交的一项关于收回地方中院判决死刑权力的议案披露,中国每年判决的死刑立即执行案近万宗,是世界其他国家死刑案件总和的五倍。迎接08奥运,清理北京,不知又有多少犯人会被送上祭台。商业周刊(Business Week)8月13日报道,国际人权团体已经为北京奥运准备了一部宣传短片,这部短片由法国人权组织“共同对抗死刑” (Together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制作,两周前该片在巴黎的露天剧场放映,现场的15000名观众被中国众多的死刑所震慑。短片写道:“2008年,北京将举办奥运。你知道吗?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囚犯就在体育场被宣布处死。你会为大屠杀鼓掌吗?”

噩梦七是恐怖活动。中国严重司法不公,迫使一些人采取极端手段,来报复社会,或自行解决问题。中国的大爆小炸从未间断,难保有人会找着全世界都在注意的时刻,来向世界“诉冤”。

噩梦八是畸形的民族主义意识。在爱不起,又恨不得,无处发泄对现实不满的情况下,民族主义被劫持了,成为一座汹涌澎湃的活火山,在“爱国”的名义下,一有时机就爆发得一塌糊涂。才结束不久的亚洲杯足球赛,球场成了“爱国者”们的抗日战场,他们将新仇旧恨都算到无辜的日本球迷身上。中日外交关系为此紧张不已。如果“爱国者”们把这些勇气都用来共同对付现实中的迫害行为和不合理现象,相信多少能减轻一下那种源于自卑泄于自大的虚火。08奥运,日本鬼子会来得更多,还会让日本国旗在“爱国者”的头上升起,届时,混乱的场面不可想象。

噩梦九就是金牌不代表中国人的整体体育水准和身体素质。中国也算是金牌大国,但是,并不是个体育大国。中国城市的公众运动场地非常稀有,在住宅区几乎找不到运动场地。中国的金牌选手,是从小就进行封闭训练的“运动器材”,纳税人大量的钱财被强制供给他们,为的只是给国家多挣一面奖牌,好堵住别人喊“东亚病夫”的嘴。这跟美国的情形没法比,美国到处都有固定的青少年活动场地,设施和场地都很普通,但却是全民体育的基础。对照中美的群众体育活动,最明显的一幕就是,中国公园成了变相的运动场,都是老年人在打太极拳。而美国的运动场每隔几个区街就有,都是青少年在打球嬉戏。美国人的金牌,都是业余锻炼出来的,读书、锻炼两不误。美国花样滑冰名将关颖珊,从小就是靠父母开餐馆交的滑冰学费,一边上学一边学习滑冰。她的成功或失败,都是她个人的事情,别人不会说三道四。中国运动员就不一样了,养兵千日,只为一金。如果失金,就被观众骂得狗血喷头,因为他们是被供养的。看看中国男子足球队,一个用金子也撑不起的阿斗,被失望的中国人骂了20多年了。另外,由于中国整体体育水准不行,加上夺金要紧,所以从来没有专业和业余之分。专业一条龙,打遍所有的比赛,一点都不守游戏规则。如果不是别国业余选手够实力,还真没法招架呢。

其他噩梦还有不少,比如走进臭名昭著的中国公厕、没有排队习惯的公共秩序、三句不到就大打出手等等。还有,600万黄色娘子军的场外夺金战,“爱国者”们切记保护好她们,别让日本鬼子买去了,不然珠海日本人集体买春的国耻又要重演了,比没有争到金牌还让人难受啊。 奥运本来是体现体育精神的盛会,噩梦如此之多,北京奥运,一场让人难以欢呼的“盛会”。


《观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