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打着蚂蚁的旗号公开在电视上行骗


2004年8月28日出版的《大河报》在其“生命周刊”的头版和二版用了两个整版发文揭开了"某著名播音员”为之作非法广告的乙肝药物“亿干王”的骗人的画皮。
"某著名播音员”到底是谁呢?他就是--赵忠祥!

《大河报》文章:

1.头版:健康观潮

《骗人何时休》

王丽娜

  “亿干王可以彻底治愈乙肝,他们让患者说疗效、专家谈理论,著名播音员也在现场,应该是真的吧?”话筒里传来急切想得到肯定答复的声音。面对读者的提问,笔者的直觉是,又有一大批人上当了!

  治愈乙肝是世界性难题,截至目前还没有一种能够直接杀灭乙肝病毒的药物。如果亿干王能解决此问题,诺贝尔奖舍它其谁?也用不着做广告!所谓根治肯定是笑话。国家明确规定,药品不能以患者、专家的名义做宣传,单此一条,该广告已经违规了。

  非法广告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我们关注的是,主管部门一道道的禁令正在下达,这些非法广告为什么屡禁不止?专家名人为何热衷捧场?

  无非四个字--暴利支撑。

  患上乙肝后,病人内心承受的心理压力已经够重,求医路上还有处处陷阱。采访归来的记者说,“亿干王”所谓的专家咨询电话,只是个人的“小灵通”,且接电话的“专家”连国家批准文号如此简单的问题都解释不清。

  奉劝那些正在害人、准备害人者到乙肝患者自发组织的网上论坛里浏览一番。在那里,每个乙肝病人都有一把辛酸泪;在那里,有多少双渴望了解更多医疗进展的眼睛。看到乙肝病人一起筑起战壕、结成战友,喊出“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口号时,内心深处的触动是否能唤回他们久违的良知呢?马克思有言在先,对于利欲熏心者来说,当利润为300%时,他就敢杀人,何况还是惊天的暴利和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呢,指望他们良心发现无异于与虎谋皮。

  对非法医疗广告的监管不力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政出多门”--广告夸大宣传由工商部门监管,药品价格管理是物价局,药品质量的管理是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医疗行为的管理是卫生局。都能管却都只能管一点点,很多时候就变成了“都不管”,是谓体制上的尴尬。

  既然良心指望不得,那我们就只能期待体制上的突破。

2.二版:健康聚焦

《亿干王,打着蚂蚁的旗号行骗》http://www.hnby.com.cn/papers/dhb/200408/28/231604/231606.html
本报记者 蔡建华 实习生 裴庆玉

  40年前,乙型肝炎病毒被发现,人类与这一恶魔展开了一场长期拼杀战。

  现在,我国有多达1.2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两千万的乙肝病人。乙肝在人们心中的危险程度已经仅次于艾滋病,甚至由于其存在的普遍性,敏感度较艾滋病更高。

  乙肝病人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梦想能找到治愈疾病的“仙丹”。巨大的商业利润,驱使不法商家将赚钱黑手伸向乙肝这一“富矿”。日前,郑州市场上,一种以蚂蚁和其他几味中药为主要成分的亿干王正猛烈鼓吹,宣称可使乙肝全部转阴。

  “亿干王药品广告做得很凶,疗效到底怎么样?”近日,多名读者向本报反映,有多家电视媒体正热火朝天地播放治疗乙肝的复方蚂蚁养肝胶囊??亿干王的广告。广告还找了几个患者诉说吃药后全部转阴的疗效,并由中央媒体某著名主持人助阵。

  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04年第2期《违法药品广告公告汇总》中,查到了违法5次以上的部分药品,其中就有徐州颐海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复方蚂蚁养肝胶囊。为摸清该药“底细”,记者先后两次深入该药销售点??亚细亚一楼药品部打探虚实,并就目前人类治疗乙肝的进程采访了相关专家。


只要是乙肝,都能治?

  8月22日下午,记者赶到亚细亚一楼药品部。据营业员介绍,一大盒亿干王装有10小盒,可以吃一个月,成人每日3次,一次4粒,不拆零,560元一盒。小三阳患者服用该药五六个疗程,大三阳只需六七个疗程即可转阴,并且不会反弹。

  当记者询问是否需要化验单时,营业员称,只要确诊是乙肝,化验结果要不要都行,也没有必要将病人带来,只管吃药就是了。营业员还说,亿干王是他们销售的乙肝药中卖得最好的,但记者守候近一个小时,并没有人问津此药。

  在记者即将离开时,一位中年男子为十岁的孩子咨询亿干王。营业员立即告诉中年男子,小孩也可以服用亿干王,每次用量比成年人少一粒即可。

  郑大二附院消化内科教授郑鹏远说:“乙肝发病机理很复杂,同样是大三阳,根据传染途径、转氨酶是否正常等情况,治疗时需要由专科医生为病人提供一套个体化的治疗方案。什么时候用药,什么时候调整用药,都需要在化验结果的基础上做出决断。”

  关于乙肝患儿的用药应更慎重,一般情况下,患儿的免疫系统难以识别乙肝病毒,转氨酶不会升高,乙肝病毒暂时不会产生危害,一般不主张治疗。即使用药,也应比成人更慎重。对于小三阳患者,如果肝功能正常,治疗起来效果并不明显,只需定期复查即可。

不买药,宣传材料难带走

  如今到大街上走一趟,手里想不拿几份商家散发的宣传材料都很难。然而,记者在亿干王销售专柜,原本想拿份宣传材料作参考,却遇到了难以想象的阻力。

  8月22日下午,在亚细亚一楼药品部,一摞关于亿干王的宣传材料放在柜台后面,宣传材料被做成了报纸样式,材料中充满了“新突破”等字眼,其中也不乏 “典型病例”。记者以作参考为由,向营业员索取该药宣传材料,营业员却以宣传材料少、只有购药才能“奉送”为由,拒绝赠送。

  8月23日上午,记者与同事再次来到亿干王销售区,同事称病人在外地,需要将宣传材料邮寄过去,再次索取宣传材料,仍没能奏效。同事称愿意自己花钱复印一份,也遭拒绝。在一旁的一位老年购药者连声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连遛遛的勇气都没有,怎么让人家买药!”


网友现身说法

  记者想通过网络途径了解亿干王的情况,没想到网上关于该药的介绍是只言片语,而对于其疗效的评论却异常激烈。其中,有对该药疗效提出质疑的,有对某著名主持人做此广告表示遗憾的,也有直接批判该药效果的。

  一位自称是“无奈的病”的网友,在一网站论坛区发了一篇名为《亲身用了亿干王的惊人效果》的帖子里这样写道:我是小三阳肝功正常,亲身用了亿干王两个疗程,用药前HBV-DNA的病毒复制数是1.3×103,医生告诉我基本已经好了。此时亿干王在我们地区的电视台上开始宣传。我想我的病毒复制数就剩 1.3×103,两个疗程应该可以治好了。结果两个月后,到原来的医院检查,我拿到化验单差点没吓死,病毒复制数居然增到了4.6×104。

  按照帖子上所留的电话号码,记者拨通了对方的电话。“我一个亲戚服用了这种药,两个月后病毒并没有得到抑制。你要信我的话千万别买,不好使!患乙肝后一定要到正规医院,找专科医生治疗。”接电话的男士这样告诉记者。

广告把蚂蚁吹成牛

  中国中西医结合肝病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侯留法说,中药在某些疾病的治疗中,有其先天优势,但并不像某些广告上说得那样神乎。由于长期的夸大宣传,久而久之,患者会对中药产生误解,甚至有人认为,只要是大包小包的中药,就是骗人的。曾几何时,中药已经成了假药、劣药的代名词。不少老中医不无忧虑地说:“我们不要自己打倒自己!”

  亿干王的主要成分为蚂蚁、茵陈、甘草、枸杞子。蚂蚁治疗乙肝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主要机理是蚂蚁有调节人体免疫系统的作用;茵陈可清热利胆,退黄也属公认;甘草有消炎作用;枸杞子也能起到滋补肝肾的目的,病人服用后会有一定效果,但很难达到广告上宣传的效果。

  据侯留法介绍,中医治疗肝病的优势主要体现在辨证施治,中医把乙肝分为很多证型,如湿热内蕴、肝郁脾虚、肝脾血淤等。根据病人表现出来的不同症状,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证型地胡乱吃药,效果难以预料,甚至可能有意外发生。运用中药治疗乙肝,也有转阴的可能,但就目前情况看,转阴率并不高。很多情况下,治疗的主要目的是阻止病情向肝纤维化、肝硬化方向发展。

  乙肝的机理比想象的要复杂,目前无论西药还是中药,世界上还没有一种能直接杀死乙肝病毒的药物。只有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同时调节机体免疫力,才能有效控制乙肝。单靠一种药物彻底治愈乙肝病毒,短期内很难实现。

治疗范围超出说明书

  亿干王销售柜台的营业员称,亿干王还可治疗肝纤维化、肝硬化。

  8月24日上午,记者拨通了营业员提供的咨询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子称,服用亿干王半年,可以治愈肝纤维化;对于早、中期肝硬化也可治疗,一部分肝硬化患者可以治愈。记者发现,亿干王说明书的适应证仅是“养肝益肾,清利湿热,适用于慢性乙肝,乙型肝炎,肝肾亏虚,兼有湿热的患者,对目黄、尿黄、肝区疼痛、纳差乏力、脘闷恶心等症状有改善作用”,并没有提及该药可以治疗肝纤维化、肝硬化。

  记者在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采访时,药品流通处葛洪模处长曾表示,药品广告极难管理,常有登出的广告内容与批准内容对不上号的情况。面对形形色色的药品广告,患者应多加谨慎,还应以药品说明书为准,因为说明书是经药监部门严格审批的。

  其实,国家工商局、卫生、药监部门对医疗广告的管理早有明文规定:处方药不能在大众媒体作广告,广告中不得涉及治愈率;不得宣传疗效;不得利用患者或他人的名义进行宣传。

不治也比乱治强

  谈到乙肝的治疗,郑鹏远教授说:“治疗乙肝要找正规医院的专科医生进行正规治疗,要么就不治疗,不治也比乱治强。虽然话有点偏激,但确实是实际情况。因为临床上经常遇到乱求医吃药,导致乙肝发展到肝硬化的患者。”

  媒体要担起乙肝科普宣传的重任,有专家称:“关于乙肝的科普文章,媒体登的不是多了,而是不够。在同一媒体短时间内刊登10次乙肝治疗误区也不为过,因为在登出科普文章的同时,会有成千上万条非科学的乙肝宣传通过各种渠道传递给乙肝患者。”

  正确对待乙肝,应克服两个极端:一是将乙肝药品吹得天花乱坠、无所不能,误导病人。二是不少医生面对病人没有信心,常对病人说“乙肝没法治疗”。实际上,只要病人年龄适当,医生可根据病人病情,采取个性化的治疗方案,绝大多数乙肝病人还是可以治疗的。

  患上乙肝后,病人心理压力过重。让病人减压,也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听到最多的话。心理压力过重,所产生的危害有可能要大于病的本身。医生要告诉病人乙肝并不可怕,因为大部分中国人都曾感染过乙肝病毒。1992~1995年进行的全国病毒性肝炎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乙肝病毒感染率为57.6%,即我国有 6.9亿人曾感染过乙肝病毒。

  成年人感染乙肝病毒后,免疫系统可以识别乙肝病毒为异己分子,从而奋起反抗,其中95%的病人可以不用药而自愈。对于肝功能正常的乙肝患者,一般不需要治疗,只需定期复查即可。

  “在国外,非处方药也很少做广告。国外的药品很少,而我国药厂重复生产,造成无序竞争。目前抗生素销售已经被国家重视,乙肝类药物是否也应强制性规定凭医生处方购买呢?”郑鹏远教授说。

辣椒城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