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重金诱惑重围我选糟糠之妻


当我的耳畔响起优美的钢琴声,我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丁香的影子,多少年过去,她始终停留在我心底最珍贵的地方。那年的冬季,我伤害了一颗为爱付出的心,当她带着彻底绝望的心出走大洋彼岸,我的心也已经彻底失去为情感生存的力量。为了她的幸福,我只有用伤害来令她相信,我没有爱过她……

一个从偏远山区走出来的中年人,抱着对生活渺茫的希望,来到长春,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便是我最大的渴望。我想除去糊口的支出,可以给在山区的妻子和孩子多寄一点钱。32岁的年纪,在山区里当了十年的教师,每个月只有一百多元钱的工资,那种辛苦不是平常人可以想象的。从那个贫困的地方走出来的时候,我给自己信心,我不能让那个地方就这样牵制住我的一生。很少能有人在我这样的年纪还有勇气从那里走出来。我抱着一定要成功的信念,因为我有家庭需要我来支撑,走到哪里我都要担负起我的责任。

我做过很多种工作,一切重新开始是很困难的。遇见怎样艰难的境况我都坚持着,我终于有了稳定的工作。我成为了一家小型企业的内刊编辑,凭着多年对文字的执着和研究,我开始了我所谓的事业。每天忙碌着做各种稿件,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人际关系简单,日子平淡,这样就可以令我知足了。每个月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开支的那天,我留下生活费,把剩余的钱都汇给山区的妻子和孩子,心中感觉到一丝安慰。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我只回过一次家,因为生活拮据,没有多余的钱经常回去。一个人在这个城市中生活,很孤单,很落寞,但这是一种无奈,没有办法改善。

第四年,我的事业有了起色,我进入了一家文化公司做策划人员,半年之后,我便升任了部门主任。在忙碌的工作之后,我感觉到心的疲惫,我知道我需要家的温情,可是在这样的阶段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希望寻找一种令我不孤独的方式,于是我开始在城市中游移。我喜欢上了在宾馆的大厅中听优雅的钢琴声,这样的琴声令我有片刻的宁静,不去想生活的辛苦,让自己放松地享受这样的时光。我开始每天都去那家宾馆,因为那里的气氛和环境很优雅,而且出入的人素质都很高。从未认真地去注意过弹琴的女孩儿,只感觉她特殊的冷艳,从来不和任何人谈话,有很多人送花给她,她从来都不屑一顾,也从未带走过一束。

习惯了每天在这里消耗掉晚上的两个小时,我的心渐渐平和,不再考虑现状的不够如意。某一天,一个客人送给弹琴的女孩儿三束红玫瑰,很大束,一眼看去便知道价格不菲。女孩儿依然没有正眼看那些花,弹完琴便要离开。那个客人显然受不了这样冷漠的对待,走过去执意要女孩儿收下他的花,女孩儿只用轻蔑的眼神扫过他,然后把花推开,一言不发地离开,只留下那个客人怔怔地站在原地。我开始欣赏她的与众不同,那种不加掩饰的冷酷,不肯对任何人示弱。第二天,我请侍应生送给女孩儿一小束百合花,上面附着纸条:冷漠是因为没有遇到欣赏的人,拒绝是尊严的一种态度!女孩儿的目光看向我,她微微地对我点了点头。那天的弹奏结束,很意外地她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第一次那样近距离地看她的面容,她美得令人眩晕。在她面前,我很自卑,因为我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中年人。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我们在所有人诧异和艳羡的目光中一同走出宾馆的大门。门外有一款我不认识牌子的高档轿车等候在那里。当我和丁香上了那辆车之后,我的意识更加模糊,为什么一个弹琴的女孩儿会有这样高档的车来接送?

我和丁香的接触令我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我渐渐了解了丁香的家世,她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常年在外国,丁香从很小的时候便一个人独自生活,只有外婆在她的身边照顾她。丁香从小便有艺术天赋,8岁的时候开始学习钢琴。她的性格孤僻,只有在弹琴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快乐,才不会感觉到那么孤独。她来宾馆弹琴,根本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琴声有更多的人欣赏,消磨晚上这一段难熬的时间。

丁香几乎没有朋友,她的孤单和落寞我能够深刻地体会到,因为我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中长久地生活着。我与丁香同病相怜,我们相互关怀着对方,我把丁香当成一个孤单的小妹妹,因为对于这样完美的女孩子我不可能有其他的想法,我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不会让自己有非分之想。丁香很喜欢文学,我们的谈话总会令她很愉快,每次我们的谈话结束,我会在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一点闪动的激动,我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一种微妙的感情在发生,我希望这是我的错觉。丁香生日的那天,她邀请我去她的家里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我特意问有几个人,她微笑着告诉我有很多人,于是我安心地去了。当我到了丁香的家里才发现根本没有其他人,她豪华的家中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忐忑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留下来,丁香看出了我的不安,她拉着我坐在餐桌前,要我好好陪她度过21岁的生日。那天晚上的丁香异常美丽,在轻柔的灯光下她像一个仙女,令我迷醉。当丁香要我陪她度过这个生日的夜晚,我马上清醒过来,匆忙地离开了丁香的家,不顾丁香挽留的声音。

两天过去了,丁香没有打电话给我。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虽然我从未奢望会与丁香发生一段感情,现在我却感觉到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我已经喜欢上了丁香。我明白我必须要压制自己的感情,因为这终究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故事。第三天,丁香打电话给我说有事情要和我谈。我们去了一家很幽静的餐厅,丁香很憔悴,我看了非常心疼却什么都不敢说。丁香对我说:“我发觉我真的喜欢上你了,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呢?”丁香的话令我震动,这样的感情放在面前,这样的女孩儿会喜欢上我,我不清楚究竟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幸运,但同时我也明白,这一切都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它不可能成为现实。我告诉丁香,我是一个有家庭的人,有在山区等待着我的妻子和孩子,我不能舍弃一个男人的责任。丁香的神情有一瞬间的黯然,但是令我意外的是她马上对我说:“每个女人对感情都是自私的,我可以给你的妻子和孩子很大一笔钱,足够她们衣食无忧,你和我在一起吧!”我真的错愕了,我不知道应该如果应对一个女人这样执着的信念。

我和丁香的感情就这样拖延下来。她对爱情的坚决令我钦佩,我都不能够做到这样的无所畏惧。丁香一直在游说我和她在一起,我始终没有答应。

一个月后的一天,丁香和我之间进行了最后的谈话。她告诉我,她的父母在美国出了车祸,她失去了最亲的亲人,她必须去美国继承所有的产业,三天内就启程。她要我做最后的决定,和她一起去美国,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这是多么大的诱惑,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我不是没有心动,但是我还是坚持不和丁香一起走,因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舍弃自己的家庭,为了富贵而放弃自己的人格,我也绝对不能让我耽误丁香年轻的人生。所以当丁香问我究竟有没有爱过她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地说:“我从未爱过你!”丁香决绝的眼神像冰一般刺透了我的心,她转身离去,我的心也随着碎裂。

我再也没有丁香的消息,她一定已经忘记了这个令她伤心的男人。一年之后,我把妻子和孩子接到了长春,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有了自己事业的成就。但是丁香的影子却始终没有褪色地停留在我的心上。多少年过去,每个冬季,我都会想起她离开的时刻,正是在那个时候,我舍弃了与丁香的一切也拥有了放手的幸福,我想也许现在丁香会清楚我的用心良苦,我希望她在幸福地微笑……

东亚经贸新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