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新移民流行忧郁症 将成为社会的不定时的炸弹

发表:2004-11-27 21:33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半个月来,海外华人最热的话题是张纯如的自杀。这位年仅36岁,育有一名两岁儿子的年轻母亲,生前曾因撰写《南京大屠杀》一书而成为美国知名的畅销作家。从表面看,张纯如无论在家庭生活,还是在事业上都是成功者,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她成功的背后,饱受忧郁症的困扰,最终以选择放弃生命而匆匆离去。

张纯如的轻生绝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有资料显示,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精神忧郁症患者有3.4亿,每年1000万到2000万有自杀倾向的人群中,占45%--70%是有明显的情绪忧郁。加拿大一份医学研究报告也指出,根据抽样调查,过去六年来到门诊部求诊的华裔加拿大人中,占60.5%的人患有抑郁症,10.8%患有精神分裂症,而9.5%患有焦虑性精神官能症,情况相当严重。

在加拿大,随着大量新移民的涌入,由于他们在生活、工作、家庭、身份、子女教育以及语言沟通上存在着种种困扰,忧郁症普遍呈现在许多新移民家庭成员中,只是很多时候往往不被重视,甚至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而已。

今年夏天的一个清晨,一位操国语口音的新移民在路边的电话亭致电笔者,他说数小时前他与太太吵架过程中动手打了太太,太太被打后随即报警,警方将他拘捕并落案起诉,虽然他在朋友的帮助下得以保释,但条件是不能接近他的太太,为此他无家可归。

这位新移民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哭诉中告诉笔者,他其实很爱他的妻子,只是移民后因为生活与工作不如意,造成彼此之间沟通愈来愈少。有时面对一些很小的问题,双方会大吵起来,原本很温柔很善解人意的妻子,忽然间变得粗暴躁动,动不动就摔东西。这位先生很懊悔地表示,案发时看见太太将家里的物品一件件往地下摔的时候,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整个人完全进入了一种失控状态。

类似这位新移民的遭遇,笔者在近半年来接到五次来自不同家庭成员的哭诉。他们最难以理解的,是觉得那个曾经给予他们温馨和睦快乐的家在一天天冷下去,每一个哭诉者都抱怨自己的“另一半”不是变得喜怒无常情绪易于激动,就是对任何事都表现出无动于衷。在夫妻间交谈少了,性生活变得可有可无的状态下, 一个原本充满希望与理想的家庭开始解体。

忧郁症患者其实并不只限于移民。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强,人们在生活以及工作中所承受的压力将会增大,这是忧郁症在人类生活中成为继癌症、艾滋病后第三大杀手的主要原因。

一位从事忧郁症研究的章姓心理医生告诉笔者: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一个原本很有教养的人,忽然变得脾气暴躁;或者一个原本是很外向的人,忽然变动孤僻内向;还有就如上面故事里所说的,夫妻间为一些很小的问题吵架摔东西甚至是打架,这都有可能是忧郁症的表现,是万万不能忽略的。

忧郁症在新移民群体发病率较高,与他们在工作与生活上的状况有很大的关系。与原住民相比较,新移民所面临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是多重性的。具体说来,新移民远离他乡,落足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生活环境,首先面临的是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困扰。而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也对新移民意图融入主流社会造成了隔阂。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位来自中国沈阳的新移民白先生,刚来多伦多时住在亲戚家里,开始觉得亲戚对他也算不错,象带他去考车牌,办理工卡等,等一切手续办好后,亲戚也就按部就班地上班,将他一家人扔在家里。白先生有次向亲戚提出想找份工作,按照白先生所想象的,凭着亲戚在加拿大十多年的时间,一定能为他介绍一份好点的工作,殊不知亲戚只在下班时给他带回一张报纸,让他自己在分类广告上找,曾多次帮助过亲戚家人的白先生见此很不开心,大有寄人篱下受尽冷落的感觉。这件事过去不久,有天他太太生病,于是就向亲戚提出借车载太太到家庭医生处看病,岂知亲戚不但不借,还说了通加拿大从来没有人会将车借给别人的话数落他一番,经历过此事之后的白先生感觉心灰意冷,整个人相当消沉。

白先生的例子说明新移民在踏足他乡时,在人际关系以及文化方面的认同,与本地社会有相当大的差距。北美汽车保险制度决定了车主不会随意将车借给他人,这与亲情的冷暖没有关系。加上西方社会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大都是实话实说,无论是赞同与反对,都表现得比较直接,这种处事方式对那些坚持传统观念的新移民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假若他们不能及时调整心态,将内心的压力适当地舒解出来,长期下去,就会变得郁郁寡欢,日久成病,最终引发忧郁症。

而实际上,新移民所面对的压力非只是语言的不通以及文化上的差异。当一个家庭,放弃了原有的生活形态,远足他乡重新开始,必然要面对许许多多的不适应。象前面说到的生活、工作、经济、子女教育等,每个环节都是新的开始,一关过不好,关关皆输。

就拿衣食住行的“住”来说吧,新移民初抵埠,在安居上的选择,无非是或租或买。先说租,经济好点的新移民会租下一整套房屋,经济稍差的则租住地库或与他人合租。无论是选择哪种形态,都与出国前“住在自己家里”的感觉不同,这种“从将军到奴隶”的改变,就是心理调整与适应的过程,这一关是每个新移民必须面对的。而另方面,就算买房者,能一次交齐购房款的人毕竟是少数,这样,房主就要面对地税、水电费、银行贷款等一大笔开支。由于大部分新移民都不是极端富有者,加上因为工作经验以及语言的原因,他们一时半载找不到工作,因此,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一定比在出国前要大。假如此时彼此间不能携手共进,互相理解,互相沟通,这个家面临解体一点也不出奇。

忧郁症的产生主要来自于病患者内心,这是一种无法抗拒或自己并不知道的感觉。在根据医学专家介绍,忧郁症可分为四方面:一、情绪方面出现郁闷、悲哀、愁苦、缺乏兴趣、不快活,有些人会出现烦燥不安、易怒、甚至有敌意;二、认知及思想方面出现悲观、灰色意志、无能、无望与无助感、自责、死亡意念、自杀意念、思考缓慢、罪恶及自我惩罚之妄想及幻觉;三、生理方面出现性兴趣降低、食欲降低、睡眠障碍、体力降低;四、行为方面说话少且音调低、速度慢、动作少且慢、严重时僵呆,有时出现激躁行为,甚或自杀行为。

忧郁症的存在并不等于忧郁症的不可知或者不可治。单从新移民来说,大部分忧郁症患者都是基于家庭所承受的压力而致,因此,“解铃还须系铃人”。家庭中无论是哪一方发现另一方精神、性格或者情绪发生较大的转变,都要积极、主动地去面对,要加强彼此间的沟通和关心,要积极地引导对方将内心的困惑或压力舒解出来,并且要敢于承认患病,积极借助医生的治疗。

据心理专家介绍,与西人相比,华人忧郁症者有相当大一部分讳疾忌医,还有一些人是不懂得科学。就如某些患者家庭,病者从发病开始到放弃生命,已多次发出信号,但家人仍不懂得通过医生寻求帮助,仅是请些朋友或者教友开解,结果不幸酿成家庭悲剧,这样的教训已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我们不能再熟视无睹了。

新移民因失业、负债、生活艰难、工作不顺、友情不再、婆媳不合、夫妻难以沟通所积聚的压力引发忧郁症爆发并非是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幸运的是我们的社会为每一位病患者每个家庭准备了很充分的协助,这从近年来华人家庭发生几起不幸事件后获得社会的资助就可看出。我们相信,一个人,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只要积极面对,积极沟通,鼓励移民家庭多参加各类型的社会活动,任何压力都可以得到合理而健康的舒解。

况且,很多的压力,主要存在于夫妻之间,既然当初曾海誓山盟,既然出国的路是共同选择的,那么,面对艰难的起步,夫妻间更应珍惜的是理解与自信,携手走下去,不放弃,就成功。

星星生活

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本站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