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饶颖诉赵忠祥性虐待造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院认为饶颖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审法院驳回其起诉的裁定。至此,饶颖诉赵忠祥的“欠款案”自行撤诉、“人身损害案”尘埃落定,饶颖在两案中实际上均已落败。饶颖没有告倒赵忠祥的现实,仿佛是这样一幅 “图画”--一棵老树在狂风暴雨中左右摇晃,任凭风
雨交加,电闪雷鸣,它愣是没被吹倒……  

  两案皆胜,赵忠祥感到无比轻松,谈笑风生;两案皆败,饶颖拒绝在法律文书上签名,在法院门口大喊“不公正”。不只有饶颖困惑,还有难计其数的旁观者也困惑:曾处在风口浪尖上岌岌可危的赵忠祥,在似乎铁证如山的饶颖面前,怎么就没见他轰然倒地?饶颖告不倒赵忠祥,其中有怎样的隐情?

  一直关注此案并研究这一案例的南京著名律师刘洪昨谈及此案时认为,从表面上看,“饶赵案”中有“强者弱者”之分。饶颖是受害一方,势单力薄,孤军奋战;赵忠祥是一个颇为“儒雅”的公众人物,一个家喻户晓的“喉舌名人”,他所具有的绝对的名人地位似难撼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两者都没有可比性。但从深层次看,赵忠祥的名人光环并不是他胜诉的因素,因为该案影响之大,波及面之广,涉及范围之多,媒体报道之彻底,可从说是2004中国名人官司中的“第一案”。“我相信,如此重大而且透明的案件,任何一级人民法院以及经办此案的法官,都会更加慎之又慎,秉公断案。我觉得,饶颖打不赢官司,关键还是缺乏可以有力地印证自己受到伤害的诉求的直接证据。在‘欠款案’中,饶颖拿不出赵忠祥‘欠款’字据的原件,而复印件又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使用,也就不会被法庭采信。所以,‘欠款案’打不赢在情理之中。在这种情况下,饶颖主动撤诉。而在‘人身损害案’中,原告饶颖也没能向法庭提供有力的证据,两审法院才先后作出不予受理的裁定。”刘洪律师说。

  在饶颖、赵忠祥的恩怨情恨之中,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当事人至今仍各执一词。一切一切是一方的不解风情,还是另一方的居心叵测,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了。

  输了官司的饶颖,发出了“告不倒赵忠祥,但我也让他‘臭’了”的感慨。刘洪律师认为,在饶颖和赵忠祥的官司中,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赢家。饶颖输了官司,但却获得了很多人道义上的同情与支持;赵忠祥赢了官司,却背上了涉及道德范畴的精神重负。这是赵忠祥必须面对的现实。


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