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诸子登岘首

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作者简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时期最有名的大诗人之一。他和王维一起合称“王孟”,是唐代田园诗派代表人物。他的诗风格清淡、自然而又韵味深长,在唐诗中自成一家。

【字句浅释】

解题:作者登上岘山,触景伤情、见碑落泪,写下了这首语言平易简淡、感情真挚动人的唐诗佳作。岘首:岘首山,又叫岘山,在湖北襄阳的南面。代谢:更迭,交替。胜迹:有名的古迹。登临:登山临水。鱼梁:鱼梁洲,是汉代著名隐者庞德公的居处。梦泽:“泽”是聚水的洼地。在今洞庭湖北岸一带地区,古代有云泽、梦泽两片泽地相连,后来逐渐淤积为陆地。羊公:指羊祜,晋代人,镇守襄阳,受人民爱戴,死后人们为他在岘山上立碑记念他。

【全诗串讲】

人事交替更迭形成世态,时光不断来去分出古今。
大好江山留下有名古迹,我们如今又对山水登临。
水浅地露鱼梁洲更凸显,天寒草衰云梦泽远而深。
记念羊公之碑还在山上,读完碑文泪水沾湿衣襟。

【言外之意】

后世诗家对孟浩然诗歌的评语中,“语淡而味终不薄”是公认的中肯之言,而这首诗也正是体现这一评语的一个标本。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诗一开篇,作者便以漫不经心的语调、极其平凡的语言,说出了一个貌似平凡、实则发人深省的真理。世上人与人之间,由于在世世代代形成的业债中互报互还,从而演化出一件件的“事”。而人与事、事与事之间,又相互绞结、纠缠而形成一幅无所不包的生活画面。一幅幅生活画面在时间的长河中漂来了,又飘去了,它们就形成一个不可分割、永不停息的整体,人们给它一个名字叫做“历史”!“人事”和“古今”,这就是构成历史的基本材料。但要把抽象而略带神秘的历史用如此具体而平凡的话语说出来,其间该有多少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和深刻细致的观察和思考啊!而且,这两句话的语气和着眼点,也让人亲切的感到作者游心物外、跳出尘嚣的恬淡心怀。

顺着谈古论今的心绪,“江山留胜迹”踏着“古”的脚迹,“我辈复登临”则把读者引到登山临水的“今”中来。作者崇拜的隐者庞德公的居处鱼梁洲,因为水位低落而暴露无遗,隐喻着历史潮流的衰落,人们对隐者的尊重已经消减;天寒万物凋零,可以极目远望辽阔的云梦大泽的萧条景像,隐含着世态的冰凉、作者心中的凄清。可是,羊祜去世已经四百多年了,人们为记念他而建的石碑还矗立在山上啊!他不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历史人物,只是因为他为当地人民作了许多好事,人们就不让他沉入历史长河的泥沙!每一个为人民作过一星半点好事的人,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特别是,当人民急需他为人民作一点好事的时候!作者读完羊公碑而涕泪横流,因为他虽然放得下对名利的追求,却放不下人民啊!他为自己不能象羊公那样为人民有所作为而悲伤!

然而,我们可以告慰作者的是:你的诗歌也为你建立了一块丰碑!而且,它是建在炎黄子孙的心上,更经得起历史长河中泥沙的冲刷和搓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