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天云梦情水浓》

2005-03-29 01:16 作者: 舟自横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老郭属鼠,生来就是个多情的种子,第一波情事发生在反右年代,情人是他的表妹,北京清河毛纺厂的团委书记,第二波情事发生在文革年代,情人比他小二十二岁,容貌性格酷似他的表妹,第三波情事发生在后文革年代,情人还是他的表妹,第四波情事发生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情人是梦幻日本美女,唯独没有他太太

编剧:舟自横

人物:郭思齐,乡镇企业家六十六岁满头白发;史缃纭,郭思齐之妻,五十六岁康复明;海外华侨六十五岁看来不过五十出头,琳琳,二十四岁,大学毕业生,任职与苏州市河运公司


背景:中国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别有洞天茶肆.月洞外,竹影婆娑,芍药迷人,丹桂飘香,游客三五成群.茶室内左边靠窗口的一张八仙八仙桌旁 ,坐着三个人桌上的菜肴杯盘狼藉,似乎他们已经兴致索然,不再动箸光顾光顾,康复明此时对那位夫人说道:

"怎么说你们一向还算顺利."
"托老天爷的福 ,现在总算不用天天算豆腐账了,就是思齐这几年胃病老犯..."缃纭在兴奋中略带忧虑。
"没有看医生吗?"
史缃纭:"什么药方都试过,只是时好时坏。"
康复明"话说回来了,夫人,你愿意不愿意思齐健康长寿?"
"那不是废话,?我们是三十来年的老夫老妻了"
"老郭的健康长寿,主要障碍是你。"
"不要乱扣帽子好不好.我够宽宏的了,娶了我这样的太太,他偷着乐去吧。"
"怕是未必!"
“这话怎么说?”
"表妹一直是他心里的影子.她们有十二年的恋爱史,这个影子是永远抹不掉的了 ,当年的小天鹅风波,其实是他表妹的影子在作怪。"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要重新挑起我们家庭矛盾怎么的?“
“小天鹅风波”:四平鼓风机厂技术科办公室内,六张二屉桌上各有一块斜置的图板,技术人员在一边制图一边了天,史缃纭走进中门后毫无表情在靠背长椅上坐下,未曾开口,便泪如雨下,一分钟后开始哭诉:
我们家凡事都拿他(老郭)当上宾,我就是不如小天鹅会说话,我说小天鹅
象妖精,老郭是秃驴挂二饼,老郭说小天鹅象表妹,小天鹅说头秃了象列宁,戴眼镜象教授,她喜欢,要离婚只是说说气话而已,老郭太懒惰,在家什么都不干,隔三差五就跨小天鹅,容貌性格风情体态酷似他的表妹。。。

郭思齐隔着窗户凝神看小天鹅刺绣

郭思齐小天鹅在南湖荡舟

郭思齐小天鹅在电影院

史缃纭在召开家族动员会议,布署对:郭思齐的监控记录任务。


"直面人生嘛,何必回避。."
"他的右派问题改正后,同他表妹也叙过旧了,有什么好处?!倒落了个秃顶。"

背景变换:第一插曲:郭思齐在哈尔滨---北京特特快例车硬席卧铺下铺上 ,转辗反侧思绪起伏......,十二年哪,,十二年的往事,令人心碎,又令人心醉 ,他俩最喜欢的地方是颐和园后门昆明湖入口,那里巨树成荫 ,绝少行人 .在那里可以泊舟闲话,在那里尽可以与世暂时相忘 ,畅所欲言 ,言共产教本里早已甄没的一切属于人性的东西,他们共同欣赏的诗句是"竹多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往来书信又常常以"俩心若是久长时 ,又何期朝朝暮暮"相鼓励。

多少个晓雾迷朦的清晨,多少个落日衔山的黄昏,多少个凄风苦雨的白日,又有多少繁星闪烁的夜晚,他俩都在临窗凝眸,凝眸注视对方的心神;他俩都在盼望,盼望着人性之美能堂堂正正展现一天;盼望着审美激情之洪流能够自由奔放的一天,
,奇怪!若是安照哪个犹太人的物欲的恶心的定义 ,人性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那么,人的天然本性又放到那里去?!费尔巴哈就一定不如那个物欲第一的马克思聪明?

例车疾驰在松辽平原,一望无际的青纱帐 ,时断时续的防护林,燕山余脉迤逦而过,古长城山海关的雄姿,渤海湾万倾波涛的掠影......
.
北京 ,清河毛纺厂职工宿舍,二室一厅单元房。
张文香(郭思齐的表妹)已经三天三夜粒米未进,床头挂着吊瓶.....在半昏迷状态中呻吟,郭思齐匆匆而入,泪水如注......
"文香......我来了,我来看...看你"郭思齐泣不成声“.
张缓缓睁开红肿的双眼。
"思齐...啊...思齐,我对不起你!...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别....别这样 ,...我...我接到电话 ,当晚就买了车票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思齐语带哽咽.”
"我对不起你,我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爱的誓约,苟且到今天 ......"
"不要自责,是我不好,作为男子汉,没有能力驾驭自己,只图一时痛快,不会审时度势...."
"不是改正了么,这说明右派问题根本不存在."
"已经过去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是整个民族的灾难。。。"

五味具全的四天四夜。。。

回到天津 ,翌日,思齐的一头黑发一扫而光,.第二天便病倒了。妹妹送粥,父亲母亲弟弟妹妹亲友邻里,遍野遍城寻找片方,煎熬草药的日日夜夜。。。老郭整整病了一个月。

郭母对邻居:”真没想到,这孩子情怎么重。“

邻居对郭母:”这孩子心好,否则怎么会成右派!右派都是好人。“

郭母哽咽.:"思齐,我哪知道你这样,是妈妈害苦了你...."
思齐:"不要说了,我们总算活过了那个年代..."

背景变换:虎丘,别有洞天茶肆

"你错了,这一代知识分子的人生都背着许多无奈 ,直到进入棺材.许多学者,专家英年夭折,都是因为人生的无奈和失落。"
"他还有什么无奈和失落?------还想娶个年轻漂亮的小老婆不成?------怕是他消受不起,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这是上帝造的.但女人也都不是好东西 ."半开玩笑.。
"胡说,女人没有男人那样花心!"
"你错了."
"为甚么?"
"若是让你有喀德琳二世的权势,你不养活十个面首才怪!"

喀德琳二世的宫廷面首

"不可能的事,'若是''假如'统统没有意思。"
“有意思!”
"为甚么?"
"一个自由态的你才是真实的你。“
”你想让我说服老郭娶小老婆怎么的,怕是他消受不起!“
”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想让你了解一种文化。”
“什么文化?”
“日本文化。”

日本传统音乐:四季调,京都清水寺,香烟缭绕,熙熙攘攘的香客

“日本文化有什么好处?先进在那里?”
“宽容精神。男女互谅互让让快乐的时光留驻。”
“就象你和富田英子小姐那样?”
“兴许是罢。”
”怕是老郭没有这个本事,他要能够去日本留学,我当然也会让他入乡随俗。我可不是心胸狭隘的女人。“
”在中国不也是一样?“
”没门!我还要这张老脸呢,两个女儿都大学毕业了,谁敢说我不配他?”“我想让你俩彼此看到对方的自由态。”
“不懂。”

“你是不懂。因为你从来不曾有过机会进入本灵的自由态。”
“怎么样才算进入本灵的自由态?”
“让你自己当女皇。”
“试想你有足够的权力和金钱做你想做的事情,没有人敢对方你品头论足。”
“没有意义。”
“既然你不想,就让老郭当皇帝。”
”怕是他当不起来。“
”就当成演戏行不行?“
”行。“
”你当然是正宫娘娘啦。“
”还有什么?“
”老郭要当好皇上,首先要去掉精神枷锁。这是第一条。“
”他还有什么精神枷锁,骂共产党也骂了三十来年了,换我都累了。“
”老郭还在骂,证明他的怨气还没出尽。“
“你出尽了。”
“不在出尽出不尽而在于理解。”
“什么意思?”
“没听说过《九评共产党》?”
“没听说过。”
“那你们也太闭塞啦!”
“闭塞什么呀?一天天都忙不过来。”
“你们大概光是忙于发财,全世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都不闻不问。。。”
“怎么回事?”
“海外有份报纸叫《大纪元时报》,去年十一月发表了创刊以来第一次社论,叫做《九评共产党》,对于共产党着实作了一番详细全面的评论分析。九评里面并没有骂人的话,但却说出了许多大家想说而没能说出来的话。还号召有良知的人退出共产党,办理退党服务,纪录佐证。”
“什么想说而没能说出来的话,比如说呢”---一直沉默的老郭眼睛忽然亮了。
“正本清源仅止于右派无罪,所以你老郭的怨气不可能吐尽,国内的自由度毕竟有限。所谓‘右派’,共产党定义下的右派,实际上是正人君子,是传统文化的承载者,是时代的先驱,新思想的代言人,没有光荣的右派,时代便黯然失色--这才是人民的心声”

脉脉清风忽起,吹得竹林嗖嗖作响。

“这么说你比右派还右派。”史缃纭有点意外。
“当然,不过我是内控,因为当时我太年轻,不够十八岁。”
“你感到遗憾?”
“是的。”
“神经病!戴右派帽的日子,可不是好熬的。”
“百炼才能成钢!”
”还有什么?“
”让老郭好好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要做笔记!要动笔写,动笔使人深刻。“
”比骂还过瘾?“
”当然!不读《九评共产党》,你骂也骂不到点子上,详读《九评共产党》,能够帮助你们清理头脑中的党文化,才能让你们眼明心亮 ,让你们做明明白白的中国人,更可能帮助你们度过一场因共产党造成的劫难。“
”越说越玄了,今天就乘你的东风,借您老的三寸不烂之舌,给我们解说解说罢。“
”简而言之,共产党本质上是一个十恶俱全的邪教,它是一个巨大的邪恶灵体,比银河系还大,是超越相生相克法理的恶灵,所以共产党行事没有道德底线,说白了,比流氓还流氓,比黑道还黑道,比纳粹还纳粹。。“
”比希特勒还希特勒?“
”这个比喻不恰当。“
”为什么?意思不就是坏的不能再坏吗?”
“是坏的不能再坏,但是,希特勒是个人,而共产党是一个组织,而且还有它
在另外空间里的存在形式。”
“书呆子,干吗那么咬文嚼字,大家说到希特勒和纳粹根本就是一码事,今天不是学术讨论!”
康复明:“我体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个人开脱,评论共产党的伟光正说法。中共党史历来都说党的这个错误是张国涛的,那个错误是四人帮的,毛泽东的三七开,邓小平的四六开,党却从来不错,这完全是一种无赖的说法。实际上都是共产党这个幽灵控制人在干坏事。“
“你说的幽灵看不见,摸不着,坏事错事都是通过人和人的指令在干。。。”
“连共产党都自认是个幽灵,又有什么奇怪的,它就是个邪灵,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在我们这个分子构成的空间里面,它是实行群体灭绝的杀人狂集团,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专制政权,通过骗,煽,痞,间,抢,斗,灭等邪恶手段,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运动,制造精神恐怖,以达到控制全党全民全社会的目的。毛泽东挂在口头的三大法宝,统一战线,群众运动,党的建设,无一不是贯穿着这些邪恶的基因,一句话叫做集邪恶之大成。”
“你倒真可以作报告呢”史缃纭笑着说。
“有什么,多看几遍你也一样。共产党之坏,人人都有感受,对于共产党的流氓无赖,每个人都能讲出一堆故事来,老郭当了十二年的右派,应该有深切的体会。”
“其实,我被划进右派,就是因为一句话。。。”思齐似乎感到有点冤枉。
“哪一句话?”
“我打了一个比喻,说‘成绩是主要的,错误缺点是难免的’站不住脚,就好像说用甘蔗制糖,糖糊了,渣滓还能做甘蔗板一样,这句话被录入了北航的右派言论集,我就知道要坏事。。。”

五七年反右批斗场面,文革清理内人党时“鸭子浮水”的酷刑

“你这还算冤枉?内蒙清队时有一次上面下指标判两个死刑,规定必须有一个女的,就因为一位首长夫人患上了肾坏死,需要女人的肾!”
“那么邪乎?”
“你以为怎么的,在共产党官僚的眼里,人命都不如一根草,整谁不整谁,杀谁不杀谁,都是没准的事情。可每一个运动都有总体目标。”
“你好象成了共产党问题的专家了。”
“你多读几遍《九评共产党》,你也一样,省得你翻一大堆历史资料。共产党搞土改,是为了消灭地主同时讨好农民,搞三五反是为了消灭资本家同时讨好工人,镇压宗教人士是共产造神运动的初步,反右为灭传统士风,令知识分子臣服,文化大革命是货真价实革传统文化的命,每一场运动的共性都是:利用一种形势,打倒杀灭一批人,同时达到多种目的。
”文化大革命你我都挨整了。。。“
”我到现在眼睛耳朵牙齿还都有问题。平反文书上按工伤处理根本就是一纸空文,共产党算是流氓无赖到家了。“
”算了,群众运动,你能够怪谁?“老郭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认为是群众运动?共产党为什么不引导群众干好事,专门放纵人打人杀人
吃人。“
“有那么蝎虎吗?”
”不读《九评共产党》,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文革死了多少人吗?“
”不知道。“
”七百七十三万!但更令人毛骨耸然的是广西吃人,大开人肉宴席!“

广西本来野蛮。“
”然而武宣县革命委员会食堂里煮人肉又说明什么?难道这也是群众运动?“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康复明向老郭。
”那。。。是运动群众!是共产党在幕后运动群众,放纵人的魔性!“老郭有点激动。
”这,你算是明白过来了,文革期间杀人死人最多的是在革命委员会成立以后,这说明根本就是共产党在有计划,有组织地杀人。杀得不露行迹,杀得让人误解为群众运动。”康复明侃侃而述。
“我真佩服你说什么都是那么平心静气,你是怎么练的?你的太极拳大概炉火纯青了吧。”
“早就不练太极拳了。”
“那你炼什么?”
“法轮功。”
“难道法轮功比太极拳还管用?”
“当然!练太极拳身体是不错,但改不了坏脾气。”
“炼法轮功会走火入魔。还有自焚的。”
“听谁说的?”
“都这么说,报纸电台电视台都这么说。”
“道听途说。共产党的报纸电台电视台还能信呀?”
“海外的我们又看不到,怎么办?”
“安个卫星天线么。没听说过新唐人?”
“什么新唐人?”
“新唐人电视台,我的一个朋友张罗办的。”
“真阔气了,你的朋友办电视台?”
“不错,当然不是他一个人,确切地说,是我的朋友们,他是董事长。”
“有这么有钱的朋友,能不能借点钱,我这个公司就是缺少资金,所以干不大”
“我们见面机会倒不少,深谈只有一两次。”
“谈什么?”
“你也知道,我的朋友多数都是闲云野鹤之辈,这位更是呼龙耕烟,招鹤下云的手,而且,你这点生意恐怕人家根本看不上眼。。。他办电视台完全是出于一种理念。”康。
“什么理念。”郭。
“你知道九一一事件?“
”说是有人开飞机炸了两座世界贸易大楼,伤了美国人的面子?“
”可死的全是无辜的人,至少有半数是观光客!面对这样的恶性事件,面对这么多无辜的牺牲者,许多中国人居然在电视机屏幕前叫好,可见中国和西方的文化需要沟通的桥梁或者渠道,而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倾向未必就是好事。”

“中国和西方的文化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中国的现代文化,我是指大陆文化,统统染上了共产党色彩,其核心是一个恨字,从《白毛女》到八个样板戏,宣传煽动的全都是仇恨,《东方红舞蹈史诗》唱的全部都是杀,杀,杀!而西方文化,其核心是一个爱字。美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相信上帝,而共产党中国大陆鼓吹了壹佰多年的无神论。”
“上帝不上帝我不清楚,这佛祖菩萨还是有的。不过现在我看年轻人是有点乱爱,好些人脖子上还挂了个十字架。”
“挂十字架,也许是赶潮流,可眼下最大的历史潮流是退党,这叫九评效应。每天退党退团的人数都接近两万,本周超过十二万,按照这种趋势,一年不得退没了。”
“今天早上街角的布告栏里还贴了一张三人的退党声明,让公安给扯掉了。”
“现在退党的方式非常多样,可以上网,用动态加密,电话,电传,街头布告栏,电线杆,大纪元都能给作证。”
“神了,街头布告栏,电线杆上贴的大纪元能给作证?《大纪元》有这么多的耳目?”
“这叫做得道多助,现在是天上的神要灭共产党!所以自然会有神迹。你想一想,《九评共产党》发表这么长时间了,中共控制的二千多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几百个电视台电台,新华社,中通社,中新社怎么都成了哑巴!你到来一个批判《九评共产党》呀。“
”可不是么,这帮御用文人这么也都成了哑巴!“老郭有点兴奋。
”怎么样,比你把毛主席纪念堂改成公共厕所的建议过瘾吧。“

唐山地震,老郭在兴奋地讲述天津所见经历,被召之党委办训话。

“有点意思,以前光知道共产党坏,谁都没料想坏到这种程度。”光知道骂共产党祖宗,也不知道马克思与褓母有个私生子,列宁嫖妓染梅毒这些丑事
”行了,剩下你自己读,我还带来了光碟,读书劳累了还可以听,以后我们再来谈心得体会,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弄条船去太湖吧。“
琳琳:”我也要去!“
“嗳,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跟叔叔打招呼,没有礼貌!”
“我看你们说得真高兴,就没打扰你们。”
“这样吧,今天公司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明天上午八点钟木渎码头会齐,我先读一读这《九评共产党》,再来谈论,或许会更有情趣。”
“那敢情好,明天见。”


次日上午,木渎码头,艳阳浮云,惠风拂面,水光涟滟,树影婆娑,游人三三两两,石拱桥边有几张卖茶水冷饮的摊位,还有卖糖烧芋头,四角苓,烧卖,磁饭,各种小吃,煞是热闹,二十米开外,便是出租游船点,思齐夫妇及琳琳已在船上等候,不过五分钟光景,,康复明也赶到木渎码头。

“对不起,来晚了。”康复明扶住船舷上了蓬船,船蓬下,一张小方桌上放着碗筷碟杯,调料瓶子,船夫摇动船橹,蓬船离岸而去。
“不忙不忙,今天我们来个尽兴,这文章写的太棒了,这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文章,这作者的知识面够宽。”
“这船夫。。。”康复明小声问。
“没问题,铁哥们,这年头,给共产党通风报信的毕竟是极少数了,据说当官的都看过了,只是互相都假装不知道。”
“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我早就认为共产党是一个邪教,只是说不太清楚。”
“现在呢?”
“你没有忘记文化大革命时候那个劲,一天到晚念语录,早请示,晚汇报,人都象疯了一样,老毛头死的时候几个傻老娘们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我差一点没笑出来。”

十天毛殇,笑话百出,高梁地里的对话。

“老毛死了,你看会有什么变化?”
“天塌地陷,老头归天。这么大的地震,说明是天怒人怨。怨声载道,天要变
了。”
”变到什么程度?“
”大变还没到数,小变不出年月。“
”何解?“
”多则一年,少则一月,毛派必然完蛋。“

“付大山在毛殇期间打牌输赢马子挨了一顿胖揍,真是冤枉。”
“窄油大王李川江在毛病死时没掉眼泪,被认为阶级感情有问题,劳模被停牌。”史缃纭边说边笑。
”老安头提前释放,应为预言准确。“
”这么回事?“
”老安头毛死前三天预言毛要’不好‘,因居民委员会主任告密而被捕,据查
老安头出身没问题,本人又不识字,就放了。事后老安头还经常被公安请去当顾问。“

“怎么样,老郭,今天得听听你的高论了。”康复明问。
“线条很清楚,总体来说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邪教,对内是个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专制统治集团,对外是国际流氓,是全世界暴力恐怖势力的总后台,其系统就象一个液压系统,不能有一点泄漏,这就是中共六四期间不愿与学生对话的原因,中共一直靠谎言活着,一旦开了对话的口子,铁幕后面的恶行丑事便会统统暴露出来,一旦真象大白于天下,共产党就会完蛋。”
“姜还是老的辣,一下就把线条看清楚了,许多人看了好几遍多不太明白。”
“嗳,你别说,看《九评共产党》真治病呢,昨夜看到三点半,今天一点不困,还浑身轻松!”
“别光顾说话,伸筷子,四样小菜,干炸小鱼,油爆虾,奶油花生米,
酱油豆腐干。饮料有啤酒,汽水,可乐,橙汁,矿泉水,喜好什么就拿什么。“
“真象是有点庆祝的意思嗳。”琳琳兴奋得小脸通红。
”可不是吗,老郭这几年也没有象今天这样轻松过。“史缃纭满面春风。
”人的健康七分精神三分物质,一旦大的方面顺了,其它小来小去的都好说。”

郭思齐开了一罐啤酒,史缃纭要了一罐橙汁,琳琳要了可乐,康复明开了一瓶矿泉水,大家边吃边聊,湖风习习,荷香淡淡,水波粼粼,远山空朦,此情此景,煞是侠义。
“吃喝随便,讲话自由,更有江南的山光水色,也算得良辰美景了吧。”康复明忽有所感。
“是啊,这文章给全世界都出了一口怨气,包括那些冤死的共产党总书记和高干。人么,只要他还是人,就不可能人性完全泯灭,除非人皮里面装了个魔鬼。”郭思齐若有所思。
”思齐,你这句话说的可是极有水准!“康复明笑了。
”要得到你的夸奖可是真不容易,说了半天,就这句话有水平,。。。“
”人皮里面装了个魔鬼,这是看到另外空间里去了,末法时期,尤其是如此,
许多恶警的人皮里面装的就是魔鬼,所以他们杀人用酷刑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煞一下。据内部透露,被用酷刑迫害至死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万人。。。“康复明
缓缓而谈。
”可真吓人呢,我一个同事修炼法轮功,有一天突然失踪,一个月以后接到通知收尸,说是得了恶性传染病,要家族出火葬费。“琳琳忽然插话。
”是啊,现在六一另做事都是黑箱作业,秘密绑架,秘密施用酷刑,甚至人还没有断气,就活杀活剖取走器官,哪里还有人道。“康复明说着,眼前掠过纽约街头酷刑展的画面。

”他们这样行恶,迟早会遭天报应!“史缃纭呆呆地望着远方,她的思绪融入了空朦的山色。
”太恐怖了,我们换一个话题好不好,不是今天的主题是爸爸的健康吗?“琳琳浮想联翩,极力想摆脱那些恐怖的画面。
”爸爸读过这文章,胃病都好了一半,中医说忧思伤胃,忧思去尽,等于去了病根,这也是健康主题中应有的内容。“老郭豁然开朗。
”动笔写吧,把你的苦水怨气都吐出来,把你的故事告诉世人,人人都来讲真象,中共恶贯满盈的嘴脸就暴露在光光天化日之下,退党大潮终久有一天把中共谎言的大霸摧垮。“

一朵朵白云飘浮在碧蓝如洗的晴空,蓬船在湖面上轻快地起伏。

”中共做事不留余地,一贯斩尽杀绝,把你逼上梁山,。。。原来法轮功是批江不批共,现在是批江更批共!“郭思齐夹起一筷头酱油豆腐干,嚼的津津有味。
“你也听说过法轮功?”
”不是聋子,当然会略有所闻。“
”读透了《九评共产党》,你自然而然就去掉了共产党文化强加给你的精神枷锁,这皇上就能够演好啦。“康复明话风一转又回到了本题。
“还是这个有趣,让爸爸演皇上!”琳琳亲切地偎依在老郭的肩头。
”怎么弄,还要你来导演哪。“史缃纭也来了精神头了。
”可是有一条,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发脾气。“康复明一脸正经。
”不会啦!“史缃纭拉起长调。
”请各位把眼眼睛闭上十秒钟。“康复明一脸神秘。
”三人闭眼,康复明查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好,睁开眼睛。”
桌上赫然一张大照片,是富田小姐和老郭的合影留念,老郭还是老郭,只是不折不扣,年轻了二十岁,满头黑发,胡须浓密,眉含英俊,眸传智慧,和富田小姐相偎相依,没有人看了会不羡慕,富田小姐更是灿若桃花雨浓,迷人的微笑溢流出别样的青春。
“你。。。你唱的哪一黜,富田分明是你在东京的女友。老郭的照片是你加工的?”史缃纭好气又好笑。
“小意思,我把她介绍给了老郭,富田小姐发现老郭更有男子汉的魅力,又迷恋日本文化,仅仅三个月,他俩就订婚了,之所以进展如此神速是因为富田小姐的二老也极口赞赏老郭的才华。”
“这个就是你要编造的故事?”
“不是故事,是时光倒流,历史改写。”
“什么意思?”
“我是假设,老毛头早死二十年,中国不曾有过反右,刘少奇掌政,邓小平辅佐,猫论领先,老郭北航毕业后,工作两年又入了研究生院,之后去日本深造,表妹不幸病逝,老郭回国时,正值中国经济起飞,老郭涉足商界,发了大财,且著书立说,成了名满全球的企业理论家,在东京与当年一度懈媾相遇的富田小姐从逢时,富田小姐已是一位中文博士,交流自不成问题,一位堂堂的男子遇到了一位艳丽绝世而又心高气傲的才女---”滔滔不绝的康复明嘎然停住,
“怎么样?”
“演出了用中日两种文字谱写的现代才子佳人戏。“

老郭在东京银座咖啡店。

”真能摆唬,怨不得你不见老,你的闲心实在是世界第一。“
”你们老的太快,正是因为闲心太少。人得大胆地做梦,不敢做梦心就老,身体跟着也就老了。”
”这就算作消除人生的失落和无奈?”

“你们看,一条大鱼!”琳琳惊呼。
大家回头向着琳琳手指的方向,蹦起鱼儿已经落水,只剩下另另星星的水花。

落日衔山,波光接天,回程大家才发现,琳琳不知什么时候采了好几个又大又肥的莲蓬。

“怎么样?琳琳,玩得痛快不痛快?”
“当然痛快,不过我看你们说的更痛快。今天可真是大丰收。如果要说书,就叫做《烟波云梦荡轻舟荷花淀里话长寿》好不好?”
“太好了!”众人异口同声。“那么昨天叫什么?”缃纭问。“叫做。。。嗯。。。叫做《别有洞天茗清茶越洋重逢话九评》
”嗨,我们琳琳行啊,将来一定是位大作家。“
”妈。。。“琳琳无不得意地栽进妈妈怀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