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中国金融界为什么是毁灭中国未来的黑洞(一)


大纪元记者黄毅燕旧金山南湾报导/著名政治经济评论家草庵居士,4月3日参加了由北加州大纪元主办的在旧金山湾区桑尼维尔市举行的第十三次“九评”研讨会。现任泛美银行(Pan-America Capital Inc)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CEO)草庵居士在研讨会上以“中国金融界为什么是毁灭中国未来的黑洞”为题作演讲。

演讲中,草庵居士通过中共官方的经济数据,分析了中国经济为何是表面繁荣,实质是危机四伏。首先,中国经济畸形发展,70%靠外需市场;乡县省三级政府财政赤字就占全国总产值(GDP)的60~70%,银行坏帐窟窿是全国年营利额的20倍;而且,银行坏帐内幕惊人。

草庵居士说,“引用中国现任建设银行行长郭树清的话,就是:中国银行界出现的是系统性风险。这个系统性的风险,稍微不注意,就会引发整个中国金融系统的崩溃。”

下面是草庵居士发言的内容。

*中国经济表面繁荣 实质危机四伏

从1983年开始,平均GDP增长7.6%,最高时达到9%。在另一方面,大家可能看到,整体的经济上,整个的外资企业都进入到中国大陆,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占GDP的份额高达80%。这就是说,中国GDP的80%是由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
创造的。

同时,我们可能看到最近大陆的房地产发展很快,上海、北京、广州、深圳这些大的城市,包括苏州这些二级城市;整个的城市建设非常好。这个看上去,好像中国的经济真的非常好;但这只是表象,内部情况的情况究竟任何,下面我想为大家介绍一下:

这次人大会议所讨论的议题主要有三个:台湾的“反国家分裂法”、股票市场、和房子的问题。据我所知,本来此次人大要对经济的发展作决议,但后来没有。大家可能注意到了:这次人大会议结束时,没有政府报告出来,而以往都有。为什么?就是因为经济问题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从宏观上看中国的经济发展:股票市场的发展,从开始到现在,最高峰时达到2万5千多亿人民币的资产。当然,人民币的存款,当初不过是1万2千亿;后来逐步增长,到现在将近10万亿。

*中国经济70%依赖外需市场

但是,大家首先看到中国的企业,官方公布的数据,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占GDP的已经高达80%以上。同时,中国的经济利润总额,70%是靠对外贸易取得的。这一点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个国家都做不到的,但中国做到了。

但这不是个好现象,这是中国的整体经济全部是依赖外来市场,就反映了一个问题,中国的市场,它不是靠内需,而是靠外需。这个外需市场就是美国和欧洲。这种情况的产生就是让中国整个的经济挂到了依赖美国。就是说,美国市场的兴衰就对中国经济市场的影响就非常大。而不是中共政府自己能支撑、能决定的;它决定不了。

*中国乡县省政府财政赤字占GDP的60~70%

在人大会议上有几个数据,它们透露出来的,这是中国官方刚刚承认的,就是:乡村一级的财政债务超过1万亿;以往,海外估计是4、5万亿,中国官方过去一直对联合国说只有6千亿。县一级的财政债务是6万亿,了解中国的人都知道,乡村啊,县政府和乡政府向政府借了很多钱。到了省政府,省市这一级,他们说是2万亿。

其实这些数字公布出来,大家累计一下就知道,1万亿、6万亿、和2万亿加起来就是9万亿。大家可以看到,这财政赤字占中国GDP的比例将近60~70%。大家要知道,中国的GDP是包含成本的,就等于工厂的生产产值;而产值并不代表利润,是要掏去成本的。

*中国银行界窟窿 是20年纯收入的总和

同时,中国政府自己公布的累计国债赤字是1.7万亿;那么加起来,中国财政赤字就达到10.7万亿。所以,海外的经济学家和国内的经济学家,在中国敢于站出来讲话的是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中心主任钟维(音),他们指出,中国的财政赤字已经高达GDP产值的140%。其实这些数据都是中国官方公布的,只是它公布时很零散,大家不太注意;没有比较,所以不清楚它的危险性。

用中国人民银行官员周小川讲的话说:中国银行界的危机,如果银行界和政府全都不花钱,把所有营利的钱用来填补这个窟窿,要20年才能把国家内债的窟窿填平。所以,这说明中国的经济非常危险。

那么引用中国现任建设银行行长郭树清的话,就是:中国银行界出现的是系统性风险。这个系统性的风险,稍微不注意,就会引发整个中国金融系统的崩溃。

为什么中国金融界的几个黑洞会引发经济崩溃?其实,金融界和银行界财政上的窟窿,大家是不容易看到的,而企业界的窟窿就非常明显。我给大家讲一个具体的事件。

*5亿多银行坏帐窟窿的故事

大家知道,02年底、03年初,朱镕基把中国政府1.4万亿的银行坏帐拨到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现任财政部长在人大上讲:这1.4万亿的银行坏帐,还是要我们来支付;当然我们现在的财政没有这么多钱,要分批支付。

我有个朋友叫文祥(音),他在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当浙江省的负责人。他到浙江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后,从银行那接收了很多坏帐;这种坏帐是政策性拨付的,是政府指定坏帐拨出去的。

有一天,文祥碰见一位企业老总,就问该老总:你们欠了多少帐啊,都欠谁的?

老总:我们的欠帐多了,你问那一家呀?

文祥:我调这儿来了,你们公司欠我们5个多亿人民币。

老总:我们什么时候欠你们的钱了?

文祥:是从农业银行那拨过来的欠款。

老总:我们从来没有向农行借钱呀。

文祥:不可能啊,我看过所有文件;我要回去再看看。

回去后,文祥就叫底下的人把文件拿来,一看,确实是五个多亿欠帐。就打电话给那老总。

老总:我们是合资企业,借钱应该找中国银行,而不是农业银行啊。

经这一说,文祥于是去作调查。结果发现,该公司是用一大楼作抵押的,该大楼叫“博财大厦”(音),就说:我们要接收这大楼。

老总:我们没有大楼,有也已经抵押给中国银行了。

文祥听后,就带人到大楼的注册地址去查看。结果到那一看,差点就躺那儿了。为什么呢?他看到那地址上还是一片农田,农民在那儿种庄稼呢。这个地址根本没有大楼,这条路也根本没有大楼。

所以,当时他就急了,说:你们造假到这程度,我接收的资产是假的,上面知道后,那不等于我合伙与你们一起诈骗吗?5个多亿人民币呀!

于是,他找农业银行。农业银行说:“我们有所有文件。”

所有文件移交后,文祥一看、一查,发现合资公司是假的,这家公司是省政府派到香港,反过来跟国内合资的。那章也是假的:其他合资公司的章都是英文的,而这个是中文的,还带着五角星。

文祥表示不愿接收该欠款;结果省政府不干,说:接收了,就不能再拿出来。你们上当受骗,是你们的事。

文祥一看,不行,五个多亿呀,分文没有,还落个贪污的罪名。于是,他就告到法院,结果被驳回。法院说,这是政策性拨付的坏帐,所以地方法院无法接受审理,谁叫你当时不看清楚。

于是,文祥再上告。结果,这资产管理公司虽属国务院,但官不大,是司级的,管不了那省长。他们只好到最高法院去打这官司。因为文祥觉得,打了官司后,就表明这事与他没有责任了,他是上当受骗的。结果,最高法院说,这事得由国务院来协调。案子又被驳回。

那么,这笔帐怎么办呢?我前段时间问他。他说,一直挂那儿,没有办法。

这是银行的坏帐,它自己刻几个公章,转一转,就推到政府的财政上去了。所以这个银行界的窟窿啊,看不到;但是,一旦政策上要百姓分担这个财政窟窿时,银行界都会伪造东西。如果你没发现,也没办法。按他们的话说,行长都换了好几个,不知是哪个干的。人都调走了,不知道是谁干的。反正是坏帐,你就拿着吧。

所以呀,中国很多这种事情。(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