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中国金融界为什么是毁灭中国未来的黑洞(四)


著名政治经济评论家草庵居士,4月3日参加了由北加州大纪元主办的在旧金山湾区桑尼维尔市举行的第十三次“九评”研讨会。现任泛美银行(Pan-America Capital Inc)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CEO)草庵居士在研讨会上以“中国金融界为什么是毁灭中国未来的黑洞”为题作演讲。

演讲中,草庵居士通过中共官方的经济数据,分析了中国经济为何是表面繁荣,实质是危机四伏。首先,中国经济畸形发展,70%靠外需市场;中国财政赤字占全国总产值(GDP)的60~70%,银行坏帐窟窿是全国年营利额的20倍;而且,银行坏帐内幕惊人。

草庵居士说,“引用中国现任建设银行行长郭树清的话,就是:中国银行界出现的是系统性风险。这个系统性的风险,稍微不注意,就会引发整个中国金融系统的崩溃。”

中共的官员从上到下这种勾结,在经济上,吞吃中国大陆整个财富,是非常地明显、而且是毫不顾忌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是什么样,大家可能看到了。下面是草庵居士发言的内容:

* 王老五的故事:专做鸡饲料的解放军将军

有一个案子,讲土地的事情。大家知道北海市的土地开发热很厉害的,这个朋友啊是原来北京籍的一个处长,后被调当代理北海市市长,现在被抓了。这事情过去很久了。

* 从民工成为建筑公司总经理

一天处长认识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河北省仓州的一个民工,姓王,不能说他的真实名字,就叫王老五吧。王老五当民工,到处给人干活。结果呢,这个处长从北京调到北海市当代理市长之后,他的老婆是河北省仓州人,就跟王老五拐来拐去、绕来绕去绕成亲戚了。

一天这代理市长就找去了,说:老五啊,你到姐夫这来吧。姐夫封你为建筑公司总经理。王老五就莫名其妙当了总经理,之后呢,代理市长给他配了个年轻漂亮的小秘书。他说:你什么都甭管,你跟你姐夫吃香喝辣的。

那时候北海市卖“红线图”。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这个,“红线图”就是干建筑用的,国内规划师有画蓝线、画红线的;红线就是“批地”。当时北海市的一亩地是 1,500块到5,000块人民币之间,最贵的需要30,000块市一亩地。但是卖到市场价是多少呢?最便宜的是30万,海边的大道的地能够达到50万。

* 开发土地白得2千万

结果北海市市长就登报纸说:现在从河北省仓州来一个建筑公司,是很有实力的企业家;老板叫王老五,到我们本市投资来了。所以我们市政府经过决定之后啊,让他集中开发,大片开发。一下子给他批个2万平方公里,都给王老五的公司开发去了。

结果呢,王老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做总经理,他底下那个秘书呢,就开始卖地。当然这个王老五是个恍子,钱大都被市长弄走了;但是这个过程一年时间,王老五离开北海市的时候,手里就拿了2千万。那是什么年代?是1986年。

*做鸡饲料,50万卖个陆军少将

在那时拿到2千万人民币,这王老五回到河北省仓州,他想不出干什么。没别的干,他说:我原先种地的,我干脆干点鸡饲料吧。结果他就拿钱干了鸡饲料,干得很好。后来,当地政府很多人就刮他油。他受不了了,这不行啊,就到处找;找来找去啊,找到一位中校。中校说:那好办,你当兵入伍嘛;当了官,不就有警卫了。

他问:那有警卫是什么级别?中校说:最起码得是将军啊。

后来,经过一翻运作,50万人民币,结果在1993年的时候,这个江泽民总书记呀,就在公布授衔中国人解放军将军的时候,有这个王老五先生,还跟江泽民同志有合影。50万啊,他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少将。

从此之后没人管他了,因为他家门口有一个警卫班,持枪站岗,保卫中国解放军专做饲料的少将。

大家看到,中共的官员从上到下这种勾结,真是没办法。表面的近距离的黑洞,你看不到的,但是它事实上是存在的。2万平方公里是多少亩土地呀,就算最贵的,5,000块人民币一亩地卖给他,他在外边卖30万;是多少倍的暴利呀,真是。

这在美国不可能想像的,但是在中国就可以做到了,他都是挂个名头。
所以像中国财政上的收入、企业的亏空;这种大的亏空造成的,最终的结果,谁去承担?是政府去承担。国营的嘛,国营的不承担谁承担啊?!

*老总侵吞电厂的故事

曾经在好几年前,网上有个方舟子(音)攻击我,说我造假,欺诈中国的电厂。我那时确实跟电厂谈过很多的生意,当时在安荣(音)之前,我们在搞电厂,想上市,谈了很多电厂。

结果,大约去年的时候,南京一家电厂,那老总跟我们关系很好,他问:现在电厂能上市吗?我说:怎么上市呢?现在安荣之后,电力市场在美国的股票不好啊;大家都觉得电厂不行。

他说:这回便宜点行吗?南京市第二大电厂,现在是我的了;我给你点股份,咱们上市吧。我对此事觉得很奇怪。

他说:现在都MBO (Manegement Buy Out)了,你不懂,现在我们改革开放了;共产党代表先进性,我是代表先进性,党里最先进的代表,代表人民币,我把电厂给买了。

我问:你多少钱买的?当时的估价,电厂是要十几个亿人民币呀。你这个3、4年不见,发财速度太快了,十几个人民币就有了。

他说:没有。你走之后,我算清醒了,这东西不能让它赚钱,要让它赔钱呀。所以我一年让它赔几个亿;这个电厂赔得剩几千万时候,我就把它买来。要几千万,我就向银行贷款。

我问:能贷给你吗?

他说:当然贷啦。电厂值十个亿,这谁都知道;现在我买还不到一个亿,我买来了,大家不就是分点钱吗?对不对?我担保。

我说:那钱怎么…?

他说:我欠人家钱啊;但是人家也欠我很多钱,你知道吗?我烧煤,我给人钱,欠人钱;但是你知道我贷那么多机械时候,搞扩建的时候,那些钱我都不给人家,花钱卖件我不收的。

我说:那怎么…?

他说:咱弟兄们大家一块买这个电厂;欠我钱的人,我给股份嘛,不要还嘛;等卖了之后再还我。

就这样:6、7个亿的欠款,在他帐上是不还,结果这个厂就亏损,一直亏损共产党就卖了吧。卖了之后呢,他对那些弟兄:弟兄们啊,你们这个6、7亿的钱啊,还我一半,3、4个亿还我就行了。

结果大家都高兴还他了,而且得到了股份。还他之后,他贷款一个亿,他把收回来那3、4个亿,还一个亿给银行,他手里还有2、3个亿;这个电厂成他的了。所以现在南京的第二发电厂是一个私人老板。

*中共官员经济上吞吃中国整个财富 毫不顾忌

大陆就这么做MBO,也就是经理人买断的意思。这种买断,在美国是不可能想象的;在美国要发公开声明,老板要知道的。可中国大陆就这样,只要几个人偷偷一弄,就行了。在美国建电厂是建不起来的,一弄就是上百亿美金。

在中国大陆也不是说你花个3、5百万,1、2千万就能建起个电厂,它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十个亿的资产,他几千万就买下来了,空手套白狼,而且他买完之后,还有几个亿现金装口袋里头,你说这怎么样。这种经济上,吞吃中国大陆整个财富啊,就这么非常地明显、而且是毫不顾忌的。

所以呀,中共现在讲代表先进性,什么三个代表,这三个代表真是…,中共的代表-最有钱人,就是这样子。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是什么样,大家可能看到了。

(待续)(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