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恩施人上书温总理 三峡总公司再遭强烈叫板


1月24日,湖北恩施州一位叫王坤元的土家族人接到了温家宝、曾培炎的亲笔批示。虽是以个人名义向总理写信求助,但身为恩施州电力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的王坤元此举并非为个人之事,而是代表恩施州381万土、苗人民向三峡总公司叫板。

恩施州人与三峡总公司的恩怨由来已久。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个美丽而又落后的地区,至今尚未有高速公路和铁路穿越该州。对恩施州,中央政府早就有政策关注,2000年该州被列入西部大开发地区。恩施州政府带领全州381万人民寻求发展的首选产业是中小水电产业。以民营投资者为主的各路投资者纷纷介入其中。

恩施的中小水电蓬勃兴起后,向州外的大市场卖电就成了必然的选择。恩施州已建成输送能力达50万千瓦的两条连接宜昌的输电通道,只有一条(葛雁线)可以通过葛洲坝送电上华中电网,输送能力20万千瓦。2001年,恩施水电外送卡口问题凸现,历经四年而未能解决。恩施水电外送卡口之时,也正值国内电力市场从疲软转向紧张时期,州内水电送不出,州外电不够用,愈发激化了恩施水电外送卡口的矛盾,放大了该事件的社会影响。去年,电力行业报刊、新华社《内参》、《经济观察报》、《了望新闻周刊》等各路媒体纷纷报道此事。

最佳方案是打通小陈线,三峡总公司因此涉入其中,在恩施水电外送卡口问题上惹出了不少恩恩怨怨。

恩怨来自小陈线

小陈线是一条从宜昌220千伏小雁溪变电站至三峡220千伏陈家冲变电站的输电线路。陈家冲变电站是三峡总公司的资产,资产所有者不同意,恩施水电自然无法借道小陈线送出。

王坤元在给总理的信中写道:近年来,湖北省计委、国家电网公司先后多次召开论证会、协调会,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到现场调研和充分论证,其论证报告也认为该方案投资省,工期短,有利于电网安全稳定运行,但由于小雁溪和陈家冲分属于湖北省电力公司和国家三峡总公司,三峡总公司为了自身利益不同意连接。为此,副总理曾培炎两次签批,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省长罗清泉、国家电网公司原总经理赵希正、副总经理陆启洲等领导都出面协调过,恩施州委、州政府主要领导多次到国家发改委、国家三建委、三峡总公司汇报,都没有结果。

王坤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虽然三峡总公司始终是以安全理由拒绝,只字未提小陈线会影响其利益,但是从恩施州电力公司2001年开始论证小陈线之初,他就知道会触及三峡总公司的利益。在三峡项目批复中,三峡总公司有2台5万千瓦的机组作为其厂用电。但是,从水电厂运行的规律看,内行人都明白不会发生多少厂用电,三峡机组年发小时可达8000小时,这10万千瓦的机组实际上是三峡总公司开拓其自供区的“自留地”。而这块“自留地”的形成需要陈家冲变电站。现在的问题是,陈家冲变电站只剩一个出线间隔,如果将宝贵的间隔资源给了恩施水电,势必会影响其日后搞“自留地”的大业。

利益问题在实际操作中总有可以协调的办法。王坤元向三峡总公司提出,小陈线打通后可向其支付过网费,而且顶多只使用到2007年,到那时穿越恩施州的50 万伏电网架起来后,恩施水电外送就不需借道小陈线,更不会影响三峡总公司日后的利益。王坤元说这一建议一直未得到回复。

2003年腊月二十四(2004年元月),是土家族人最看重的小年,王坤元陪同恩施州委书记汤涛、州长周先旺按土家族规矩去给三峡总公司拜年,话题自然绕不过小陈线。双方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2004年下半年,销售葛洲坝和三峡电量的由三峡总公司控股的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作了一份恩施水电外送反调查,并向湖北省发改委打报告,认为恩施水电外送卡口没有恩施州电力总公司所言的那么高,该报告认为,“有关媒体所称去年10万千瓦负荷送不出,3亿千瓦时的电能白白损失掉的说法严重失实”。结果,湖北省发改委又于2004年9月17号开会论证此事。在会上,面对恩施州电力总公司提供的翔实数据,与会的三峡总公司副总工程师雷晓蒙、生技部主任李平诗在会议纪要上签字认可,该纪要呈报国家发改委。

三峡总公司反调查

对三峡总公司的反击,王坤元的心情由郁闷转为悲愤。特别是想到恩施州人民在支援葛洲坝、三峡工程建设上做出过的巨大牺牲,当年恩施州派出近万人的民兵师无偿支援葛洲坝工程建设,有不少人落下残疾,至今尚在的还有300多人,都成了五六十岁无人照顾的孤独老人,长期失去劳动能力,这300多人的命运甚至比某些移民的命运更糟。在三峡工程移民中,恩施州的巴东县移走了4万多人。这些动感情的话都跟三峡总公司谈过,却打动不了对方。

王坤元百思不得其解:请三峡总公司为恩施州人民让出一点利益,甚至还不会影响到其远期利益,为何总是不成?多方协调无果,王坤元思来想去只有找总理。

据始终陪同王坤元参与恩施水电外送协调一事的恩施州电力总公司总工程师欧阳俊回忆,从2001年开始论证小陈线至今,这几年湖北省发改委、华中电网公司、湖北省电力公司、国家电网公司甚至国家发改委纷纷牵头开了无数次协调会,三峡总公司只露过两次面。

“大块头”就是“大块头”。大企业比小企业有更多的话语权,尤其在国企这个圈内。三峡总公司不是一般的大企业,它是隶属三建委、国务院直管的“水电巨无霸”。不过,在“大块头”面前,王坤元执拗地认为,企业不分大小。王坤元向记者透露,在协调恩施水电外送的过程中,就曾有高官劝他罢手,说你那个事站在恩施州是大事,站在全省、全国就是小事。

据了解,给总理递信也有曲折。第一次,王坤元通过特快专递寄给了国务院总理,但是被国务院信访办留下,给王坤元发了个“将会办理”的回函。王坤元担心又是个无期的事,就动用了人脉资源将信送到了温总理的手中。

屡次挑战“IMPOSSIBLE MISSION(不可能的任务)”

始终不愿罢手的王坤元也并非个“楞头青”,可能是由于他有屡次挑战“IMPOSSIBLE MISSION(不可能的任务)”的勇气和经验。王在进入电力行业之前,曾当过一县的父母官。在任宣恩县副县长时,他同时兼任当地一个装机2.6万千瓦的龙洞电站项目的指挥长。当时县里财政拮据,只拿得出3万块钱,王坤元认准了这个项目,就一次次跑往省里有关部门筹钱,每天给人端茶倒水,终于筹来钱建成了电站,该电站发电后给当初连拿出3万块钱都紧张的宣恩县府交出了一年500万元的税收。

向中央政府上书,对王坤元来说也并非头一遭。2001年7月,王坤元领导的恩施州电力总公司曾上书原国家计委,反映地方税务在农网改造中滥收税问题,受到朱镕基总理的关注。朱总理批复后交当时的温家宝副总理处理此事。事情最终得到了妥善解决,全省农民为之受益。

不过,与这些往事相比,王坤元坦言在恩施水电外送一事上面临的压力更大。

为什么是王坤元来代言381万恩施州土苗人的利益?除了个人性格因素,王坤元觉得,这可能与恩施独有的水电管理体制有关。恩施州虽然没有组建电力集团,但在事实上该地区的水电开发是“抱团下海”参与市场竞争的,恩施州中小水电企业的期望值都放在州电网。这些中小水电企业都明白,如果支离破碎地分散上网只会是死路。虽然不是个集团,但实际上以恩施州电力总公司为龙头的水电集团已经形成。如果日后实行竞价上网,恩施州的中小水电就可以打捆参与。因此,对这些中小水电企业来说,一个事实就是:电网有多大,他们的效益就有多大。因此他们认可由恩施州电力总公司这个龙头来代言其利益。而对恩施州地方政府来说,这个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希望就在水电产业,他们充分信任和支持王坤元为这个落后的民族地区争取利益。

限电时,国有水电站优先

如今,事态的最新进展是,国家电网公司已遵照曾培炎副总理批示递交了恩施水电外送的三套解决方案。三套方案的顺序是:第一,在小陈线打通前,利用现有的小雁溪至葛洲坝1回和目前已建成的长江铝业供电工程作为近期恩施水电外送的输电通道。第二,加快建设恩施500千伏输变电线路,从根本上解决外送卡口问题。第三,促成小陈线尽快打通。

按照一位在电网企业搞规划人士的解读,这种顺序本身就意味着三峡总公司胜利了。因为解决恩施外送今明两年卡口的最优方案“打通小陈线”被摆在了第三候选。有不少人担心,如果三峡总公司用一个“拖字诀”,将事情拖它两年,等恩施50万伏网架起来,小陈线就失去意义了。

不过,王坤元的解读不一样。他表示,只要曾培炎副总理批复了这三套方案,他就理解为三套方案可以同时进行,再不理会其它阻挠。

但是,王坤元也承认,这件事闹到现在,他们是输了也赢了,赢了也输了。比如,若执行第一套方案还会洐生出新的棘手问题。恩施水电是由湖北省电力公司统一经销,按照湖北省物价局核定的电价,恩施水电的上网电价到了4毛多,而湖北省政府向其招商引资过来的长江铝业承诺的电价是2毛5.如果湖北省电力公司将恩施的水电卖给长铝,差价损失谁来承受。另外,由于水电的季节性,未必能从电能质量上满足长铝用电负荷一条线的需求。可是,按照各级政府官员的看法,恩施水电外送的问题到现在也算解决得差不多了,如果恩施人再为方案洐生出的新问题去奔走就近乎无理取闹了。而恩施人既然连总理都找了,显然不能为新问题再继续烦扰总理。

随着5月汛期水电大发的逼近,恩施在今年汛期前投运的水电机组将近20万千瓦。加上去年卡口的10万千瓦,也就是说,如果三种方案在汛期都无法操作的话,今年恩施水电外送卡口会达到30万千瓦,如果明年还未解决,算上明年新投机组,明年外送卡口容量将达50万千瓦。

今年5月,湖北省能源集团投资的装机11万千瓦的洞坪电站就要投运。王坤元表示,到时外送卡口在同等条件下,州电力总公司将先限国有企业投资的水电,力保民营企业投资的电站,洞坪这个由有着湖北地方政府背景的发电集团投资的电站将被列在限电榜的前列。

影响堪比“二滩事件”

卷入恩施水电外送漩涡的不只是直接交锋的恩施州电力总公司与三峡总公司。湖北省政府、恩施州政府、国家发改委、华中电网公司、湖北省电力公司、国家电网公司、地方发电集团的身影都闪现其中。再仔细推量,在旁观望的各发电集团都有可能踏身其中。

王坤元认为,恩施水电外送虽然卡在小陈线,但却从深层次暴露出电网体制的不畅。如果恩施水电外送问题不解决好,将会是潜伏在大电网身上的最大危机。业内一些人士认为,在这个事件中,三峡总公司真正的动机是涉足电网,形成自己的供区。三峡总公司想搞自供的理由是利用弃水电量,但三峡电站投产发电以来,还没产生过一吨弃水。去年,长江电力年报披露的净利润过30亿元,但是,单纯经营葛洲坝、三峡的电力电量已不足以满足其发展、扩张的需要。

今年“两会”时,长江电力总经理毕亚雄向媒体表示,单一发展水电业务存在季节性风险,长距离送电不单存在安全风险,亦有经济风险。据闻长江电力已向国家电网公司表达了购买火电资产的意愿。水电业务外的扩张,绕网直供织成一张自己掌控、利润丰厚的三峡电网并非“不可能的任务”。不过,王坤元指出,三峡总公司想搞自留地,难道别的发电集团就不想搞自留地?政策的口子一旦突破,势必引发全国电网大乱,到那时,多家上网,公平竞争都是假的,一种无序竞争的新模式将会显现。今后中国的能源资源只会日趋紧张,如果发电集团们都各据一方,遑论能源资源在大区甚至全国范围的优化配置了。

据恩施州电力总公司人士透露,在王坤元写信给总理获得回复并公布媒体后,有湖北省内媒体联系过三峡总公司,三峡总公司对小陈线的答复仍是存在安全障碍。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公司的行为应该依靠法律来约束,但是,像反垄断法这样的法律还只是在议论中。因此,在现实世界中,小企业与大公司较劲,只能是不可预测的结局。

对于一个事件的真实原因和深远影响,我们知道的总比不知道的要少。当年,二滩水电站大量弃水时,有多少人想到了“二滩事件”竟成了推动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导火索?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