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国家=党产——透视冼岩式爱国理论


根据甚么“依据的仅仅是对国内问题的主张”就不可能划分出爱国或不爱国甚至卖国阵营,只能得出“划分为左中右三大阵系”?根据甚么理由“对国际问题的看法”就“可以按是否“爱国”分别为两大阵营”?难道对国内的,例如要不要保护文物,要不要还本国历史原貌,要不要保护国家自然环境,要不要武统台湾,尤其是要保留一个专制中国还是要建设一个民主中国等等问题,是不是国内问题?同时又是不是爱国问题?反对和支持日本侵占越多中国土地、发起保钓和压制保钓、实行和反对把一大片一大片国土割让给邻国,这些是国内问题还是国际问题?这些问题又能否划分爱国不爱国?事理本是不论国内还是国际问题都可以从中归类为左中右(或更多),也可以分出是否爱国与否。现在为了方便借刀杀人,凭主观意愿作出只有国际问题才能分类爱国不爱国的结论,根本就不可靠。以不可靠的立论开头,其后的陈述与结论可想而知。

[一]、借爱国之刀杀自由主义

毫无疑问,冼岩把爱国与否归入国际问题,是想借用正在反日这个“国际问题”被煽得炽热的爱国之刀,把她用“超越人伦底线”、“极右”等子弹没能杀伤的自由民主主义,再砍上几刀!冼岩说:“爱不爱国…是两种相互对立的立场选择;在一定情境下,这种立场的对立会表现为水火不相容的势不两立。”谁爱国?谁不爱国?在冼岩的脑子里,诸如“超越人伦底线”焦国标们、王怡们、“极右”分子、自由主义分子、绝大部分民主人士都要归入不爱国之列。是要在“水火不相容的势不两立”中理加以消灭之一族!

现在反日风头火势,在冼岩眼中,反日者当然爱国,持异议者当然是卖国了。被冼岩指为“超越人伦底线”的自由民主人士若是提出如下见解:“日本篡改历史只是民间编辑的众多(八个)教科书之一,且选用它的学校不到1%。但是,中共给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几乎没有一句真话,且是没有选择权利、强迫所有学生接受,坊间也少有不同观点的历史书可以对照。比日本更甚之处是,我们的孩子、弟妹正在受到被篡改历史的毒害;这对我们有即时且切身之痛。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外维国权内维人权,反日篡改教科书,更先要反对共产党篡改教科书。中共五十年代曾经公开申明钓鱼台岛(即日本和中共当时说的尖阁群岛)是日本领土,又长期压制民间保钓运动;中共割让给邻国的国土比钓鱼岛多上千万倍;是中共卖国在先…所以,爱国必须先反专制政权卖国!”两种反日,分明是同是爱国;且后者爱得更深更切,因为他爱的不仅仅是抽象的感情,而是具体地爱着活生生的每一个人和土地。但在冼岩的心目中,前者是爱国?后者是卖国?若冼岩说她并如此认为,我会很高兴的。两者真是如冼岩所说是“水火不相容的势不两立”吗?事实上,两者没有根本矛盾,更没有“水火不相容的势不两立”的敌对。其中有没有敌对的?有。因为有“爱国”冒牌货混杂其中!那些以爱国为名保党为实的“保权左派”就是。一方要保党,要保权力完全、彻底、绝对由党掌控,丝毫不得有失,一个要从党手中争回被剥夺的民众应有权利。哪能不“水火不相容的势不两立”?

冼岩说:“新左派中的民族主义一脉,是爱国阵营的最前锋;在当代背景下,新左派的其他各脉,也不大可能从国际强权处获得支持,因此他们都趋向于对国家利益的认同…因此,三派之中,唯有从自由主义一系中分化出了“不爱国”的一支。”得!把卖国贼找出来了,杀!挡住,且慢!下刀之前,请回答,前面提到的“外维国权内维人权”、爱国先制共的“自由主义”应作为你刀下卖国鬼是不是?如果你回答:是。请你收回你的杀人鬼刀,该杀的是你。你若回答:不。这个世界就没有几个可以供你杀的了。你还是提刀加入阿吉德先生的队伍与风车作战吧。

我这是不是冤枉了冼岩了呢?

请由冼岩自行作证:“自由主义之所以能与“不爱国”相容,其理论渊源是自由主义理论只承认建立在民意授权基础上的国家认同,而视在此之前的国家共同体为“臆想虚构之物”;自由主义者往往从对政权合法性的否定出发,衍生出对由政权所主导的命运共同体的不认同。”原形毕露了!原来,自由主义“不爱国”不是因为真的不爱国,而是因为“只承认建立在民意授权基础上的国家认同”,即不认同非民选的不合法政权,更直白的说就是不认同现在党的一党专政统治,即是不爱党!冼岩的逻辑是不爱党即不爱国,不承认一党专政就是卖国!原来,在冼岩心目中,爱国是这么一回事!这就难怪这些爱国者与自由民主主义“水火不相容的势不两立”了。说白了,你的一大套理论,不管你用了多么巧妙的词语,截穿了就是把一切“外维国权内维人权”,爱国不保党的自由派加上不爱国或卖国罪名,然后进行杀戮。你要的就是对自由主义杀无赦!

[二]、反对专制就是卖国

且看冼岩的歪理:“当下中国权威主义政治的业绩表现使得自由主义所主张的宪政民主的“自发演进”显得遥遥无期,因此部分急于求成的自由派人士希望“借助外来力量”“冲动”这种“超稳定结构””且不评论冼岩这样的前提、立论、推理、结论合不合理。单看,““借助外来力量”“冲动”这种“超稳定结构””就构成不爱国或卖国的滔天大罪是甚么歪理。中国借苏军入东北“冲动”日本这种在中国的超稳定结构”是爱国还是卖国?中共借助苏联这个外来力量“冲动”中华民国“超稳定结构”是爱国还是卖国?请你不要回避,请你站稳你的保权保党立场回答!在现实中,“冲动”“超稳定结构”就是冲动党的统治,原来,动一动权的权力就是卖国!冼岩把国家当作“党产”了!这本身就是真正的、典型的卖国行为!冼岩同志,你把国家卖给党了!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卖国贼!这就是冼岩所坚守的“人伦底线”!冼岩说:“在现实世界,没有至上的观念,只有至上的利益。现实中人们首先追求的是生存、尊严和利益…”看来,保党保权必然是冼岩的至上利益所在了。把国家当作“党产”不知道是不是冼岩的“尊严”在所在?

套用冼岩的话就可以这样说:“冼岩坚守她这一“人伦底线”时,没有表现出犹疑和羞愧,反之,表达不但铿镪有力,而且大义凛然。从某种意义上说,冼岩确实有理由自视为真理在手。只要承认“党权优先”、“党权至上”,那么在极权情境下人民对的国家诉求和人民生权利益就可以弃之如敝屣。”

[三]、立此存照,请勿忘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立此存照,请勿忘却!冼岩如是说:“当郭飞熊和笔者批评焦国标“认同美军直捣北京城”时,一些自由派人士起而为焦辩护,咬文嚼字说焦并非这个意思,甚至有人指笔者在凭空挑拨自由派与民族主义的矛盾,“借刀杀人”。现在,焦国标自己以《我举双手赞成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文澄清了问题的答案,不知道这些辩护者们还有何话可说?”

我且放长双眼,且不回驳。如果联合国真要改革,到时看看我们的光荣伟大正确的共产党是“举双手赞成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主动卖国),还是“垂下双手默认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被动卖国),还是“举双手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爱国)!到时请你莫怪轮到我借你的刀杀人了!到时“不知道你们这些为党辩护者们还有何话可说?”

还有一点要先说了。就算焦国标王怡等真是卖国,那大不了也只是口头卖国,可要知道,国是“党产”啊!党卖起国来就不仅仅是口头的了。

最后稍为提一下冼岩语无伦次,后面打到前面的小例子。

前面冼岩如是说:“在现实世界,没有至上的观念,只有至上的利益。”后面又说:“…中国社会很可能会以“是否爱国”实际划分为两大阵营…”

“爱国”是观念还是利益?

如果利益至上就管不了它是爱国还是卖国,最重要的看我的荷包是否肿胀。若是爱国能把分国人成两大阵营,岂不是观念压倒利益了?

请不要忘了,在这更前一些,冼岩又说了:“爱国主义有两个源头,一是基于血脉、乡土、历史、文化的自然情感,二是对于共同归属于一个大的命运共同体的自觉认同。”“爱国”是一种感情、认同,100%是观念的东西。(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