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石油就够中国用80年-中日东海之争背后的利益


每一次石油价格的上调,都会让许多开车的人心惊肉跳,在中国,这个问题更为敏感,中国石油资源紧缺,12年前,就已经成为石油进口大国。现在,中国每年石油消费量增长率比生产量增长率要高出5倍之多。
今年8月份,位于我国东海的大型油田--春晓油田即将投入生产,据勘测,东海石油、天然气的储量十分丰富,仅石油就足够中国用80年。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春晓油田投产前期,日本也批准民间企业,前往东海开采石油,并且理直气壮地指责中国政府准备独占东海资源,对日本造成了“冲击”。

为了合理解决日本提出的东海争端问题,从去年开始,中国政府就与日方进行了磋商,今年5月30、31日两天,双方再次进行了第二次磋商。中方表示愿意与日方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可是日本政府并不以为然,而且进一步要求中方提供东海石油天然气的勘探数据。

在5月31日外交部例行召开的记者会上,新闻发言人孔泉表示,东海油气田的开发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进行的。

“中国油气田的开发是在中国的近海,也是日方无所争议的近海,是我们行使自己主权权利的正常活动。”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

会客厅: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首先介绍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和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张新军博士。

会客厅:在东海进行油气田的开发,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是一个正当地行使自己主权的一个正当行为,为什么日本政府会提出反对?

张新军:这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东海它在划界上双方存在着比较大的意见分歧,从现在我们了解看到的情况,日方主张所谓的中间线这样的划界规则,中方是主张自然的大陆架一直延伸到哪儿。

会客厅:一个是大陆延伸的原则,一个是中间线。你所指日本方面提出的中间线是在哪里?

张新军:中间线应该这条线。

会客厅:完全是日本和中国的海岸线中间取中吗?

张新军:对,取中的这样一个等距离的一个划分。与此相关冲绳海沟是在这儿,我们知道冲绳海沟是在2400米以上。

会客厅:好像如果是深度是2400米更深的话,就算是大陆架已经中断了,但这个地方大概有2900多米。

张新军:对,非常明显已经把这个大陆架分割在这儿了,所以这个自然的地理学上的大陆架毫无疑问是从中国大陆一直延伸到冲绳海沟的,但是问题纷争的矛盾的焦点不是说地理上的大陆架,而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上法律上大陆架,对法律上大陆架,双方的划分是存在着一些矛盾的。

会客厅:中日双方都是依据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什么出现理解上的不同?

张新军:问题存在是这个条款本身的规定比较暧昧,不是非常明确,中间线规则也好,还是大陆架的自然延伸,都是达成满足这个原则的,是在这个原则前提下的。

会客厅:这一个条款的大概意思是怎么样的?

张新军:有关大陆架划分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83条这里面做出了一些规定,它主要是有两个原则,一个就是所谓双方和议的原则,第二个就是所谓公平的原则。

会客厅:就是说现在我们国家依据了大陆架延伸的原则,日本方面并不认同?

张新军:我们主张是我们的大陆架,应该和自然的大陆架一致,应该是延伸到冲绳海沟的。我们这个划分是满足了海洋法的。

会客厅:真正产生争议的区域是在哪个部分?

张新军:客观地说,存在争议的是中间线和到冲绳海沟,我们对这块也没有争议,你在这儿我也不管你。

会客厅:产生争议的区域是从日方所提出的中间线到冲绳海沟之间,可是我们这个春晓油气却是在日方所说的中间线的中国一侧,为什么这个油气田引起日本的反抗呢?

梁云祥:中国认为一直到冲绳海沟都是大陆陆地的自然延伸部分,完全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以说在冲绳海沟以西都应该是属于中国的,日本它认为是中日共有大陆架,他认为冲绳海沟并没有从地质上把这个大陆架给割断,认为中国和日本是共有这块大陆架。

会客厅:他这个观点和立场有依据吗?

梁云祥:中国认为这个不共用大陆架,这个一直到冲绳海沟都是我大陆的自然延伸,而和日本领土没有关系,你就到海沟这儿,两边的地质构造完全不一样,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梁云祥:在日本看起来,就是现在中国的开采就可能会影响到日本的战略利益,所以他才这么敏感。如果从法律上,那当然日本他知道是站不住脚的,我们即使不承认中间线的这条线,我们也没有越过这个线,就是他在任何地方他都说不过去,他为什么这么敏感?只能从政治上去寻找原因。

会客厅:当日本方面发现了春晓油气田已经在工作之后,他们采取了什么样的行动,他们这个行动本身中方的立场是怎么样的?

梁云祥:实际上我们开采不是最近的事情,已经很多年了,在去年5月份的时候,日本很多媒体就报道出这个事情,报道出这个事情,本来中日关系最近就有些问题,报道出来以后,在日本国内就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很多各种论调吧,就认为中国在抢夺东海的能源。

梁云祥:发生这个事情以后,日本的国内的一些学者发表一些言论,认为应该强硬,应该日本也去勘探、开采,有这样的一些议论,另外日本政府也出面,它的经济产业省,到那个地方视察,而且同时和中国在外交上也发生一些摩擦,就开始比如抗议,另外要求中国要提供一些春晓油气田开发的一些有关的资料,比如地质构造、开发的情况,意思就是必须向他通报,当然这个是我们的主权范围的事,没有必要向他通报,就因为这个引起了争执,

张新军:我觉得在中日关系里面,现在非常非常微妙,也非常复杂的时刻,我们应该冷静地对待这个问题。因为有关大陆架的这个划界,因为它在82年的海洋法公约里边,只做了一些原则规定,不是非常明确,所以实际上发生的争议是比较多的,但是更应该是承认他这个争议的客观存在,冷静地来对待双方通过友好协商,这也是这个公约所要求双方应该尽的义务。

会客厅:在刚刚结束的东盟和中日韩能源部长会议上,日方官员提出一个吸管效应,你在这边开采,那边的油也被你吸过去了,这个理论能不能站住脚?

梁云祥:我觉得是站不住脚的。为什么?第一,在1990年伊拉克侵略科威特的时候就是这个理论,我们说已经在国际社会站不住脚了,这是第一。第二,从我们直观的理解上来看,大陆架是西高东低,油作为一个液体的东西,即使真流的话,那么也是从中国这边往日本那边流,不可能倒着流,

张新军:另外一方面从法律意义上看话,你要主张吸管效应,首先你得明确这部分东西被吸走的东西是你的,可是这块地方并没有明确是,不是你的东西,你为什么要主张抗议,你要想明确,你先得跟中国把这个争议的问题解决好的,这样才能理清思路。

引起此次中日双方摩擦的春晓油田位于浙江宁波市东南350公里的东海海域上,由4个油气田构成,总面积2.2万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一个台湾省的面积。

春晓油田再往东5公里,就是日本自己认定的所谓中间分界线,这里距离日本冲绳列岛还有370公里,距离日本九州本岛更有600多公里之遥。

这是一片烟波浩淼,人迹罕至的海域,但没有因为远离尘世获得安宁,中日双方关于这片海域的划界一直存在争议,这片太平洋看起来并不平静。

会客厅: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最早中日之间发生东海问题是在什么时候?

刘江永:应该说在70年代初,当时并不是直接发生在中日之间,实际上是在日本和韩国就东海地区的石油开发,他们自己划定了一个区域,这个区域涉及中国主张的东海大陆架,所以当时中方对这个也提出了抗议,应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梁云祥:具体地说是1974年,而且整个70年代,中国多次对这个问题提出抗议。

会客厅:那个时候中国的主张是什么?

刘江永:当时我们的主张仍然是根据东海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我们不同意日方和韩国当时他们擅自在这个地区九州这个地区划定的所谓的日韩共同开发的这样一个区域,那个时候我们是不予承认的,当时根据当时我记得是1964年通过的生效的大陆架公约,实际上当时法律概念是这样的,就是属于两个国家共同处于一个大陆架的状况,也就叫做共架国家,这种情况下,如果双方的距离不足400海里,那么就是可以考虑按照中间线原则,或者是等距离原则在双方之间划界。

会客厅:中国和日本属不属于共架国家呢?

刘江永:我们主张就是认为中国和冲绳列岛这个之间它肯定不是属于共架的国家,因为一个是从地质构造上看,东海是从中国大陆的沿海部分向东部倾斜下去,在和冲绳之间有一个上面大概是一千,下面是2900这个所谓的冲绳海槽,把中国和冲绳列岛之间的大陆架之间就应该说有一个断代,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冲绳岛它本身是一个岛链,大家可以看到,它中间有海水,有岛链,所以这种岛链和整个不构成共架的国家。

会客厅:中方提出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样的立场最早在什么时候?

梁云祥:70年代就提出了。

会客厅:就是说日方没有响应了,为什么?

刘江永:实际上他们也考虑过,经过他们勘探,还没有发现实际上可以完全有把握能打出油气资源的部位。有些公司也做过考察,但是结果是他们有一个非常大的担忧,就是如果共同开发也好,或者日本单独开发也好,开发出来这个油气资源,实际上冲绳地区消费不了。如果把它运到东京去,实际成本是非常高的,

刘江永:为什么他现在突然提出来了,他感觉和中国可以考虑共同开发,应该说这是一个进步,但是他也是事出有因的,1998年我们全国人大通过了我们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署经济区和大陆架法,我们在这个地区的勘探开发实际按依法在实施,日方根据这种情况,应该说第一是非常着急,他认为这样可能会对它造成被动,但是又很无奈,因为什么?我们毕竟实际上是严守我们在中国近海一带开发,并没有越界去开发。所以日本也没办法。但是最近特别是2004年,春晓号气井已经成功了,按原计划,可能今年10月份就要开始生产,向我们浙江江苏一带提供天然气,这种情况下他非常着急。

早在70年代,我国就开始了对东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根据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的结论,东海大陆架可能是世界上蕴藏量最丰富的油田之一,钓鱼岛附近可能成为第二个“中东”。目前已经勘测的数据表明,东海的油气储量达77亿吨,至少够我国使用80年。

对于东海丰富的油气储量,日本并非到今天才知晓,但一直没有过勘探开发的举动。基于二战后形成的相对和平的格局,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东海油气田的开发从来没有受到过干扰。

近几年中日关系趋于紧张,中日关于东海石油开发争议问题浮出水面。

去年夏天,日本派出船只前往东海探测资源;今年2月,日本又称春晓油气田会吸走日方领海资源,要求停止这个项目。今年4月日本又批准民间企业前往东海试开采。

东海划界的核心,仅仅是几块油气田的利益之争吗?

刘江永:从公理上讲,他没有办法阻止中国在自己的近海开发石油或天然气,他提出了这样一些要求,希望中国停止生产,同时把有关的油气井的资源调查的数据提供给日方,中方一直就这两点是予以拒绝的。

会客厅:他提这个要求是有道理吗?

刘江永:这是在我们自己近海投资开发若干年了,不管从国家主权、国家尊严,以及从公司的投资成本来看,这都属于他自己的应该说企业的一些专利或者他的应该享有的资料。所以是不向日本方提供,还有一个问题在于什么?就是日方包括他们经产中山招一,他认为你只是在有争议的地区共同开发,应该是在中国的这一侧同样要进行共同开发。

会客厅:那不等于进一步提出了要求?

刘江永:因为他以中间线划界,这个并没有被中方接受,但是他自认为是他的,所以他又说如果联合开发,你也可以在中间线中国一侧也要共同开发,这又是等于制造了一个新的矛盾,提出了一个有争议地区共同开发的一个先决条件,所以这个肯定中方也是不能接受的。

梁云祥:我觉得其中还有一个这么一个原因在里边,就是说70年代我们说大的背景不错,中日关系,而且那个时候能源不像现在这么紧张,中方提出在有争议地区共同开发,在日本看起来只是提提而已,因为成本太高,而且在70年代它。

会客厅:对他们来讲在这个地方如果做开发,成本根本不划算。

梁云祥:他完全可以从中东进口,而且在中国也可以进口石油在70年代。

会客厅:在东海究竟油气资源怎么样?

刘江永:日本按照它的自己的界定的范围,东海包括整个周边大陆架,如果说确定是日本的,据他们自己的资料说可能关于天然气部分,能够供日本一百年使用,这是天然气。

会客厅:整个东海区域吗?

刘江永:整个日本的大陆架,因为还有环日本的,包括一些,当然主要部分是在这儿,日本毕竟现在同意跟你不管是有条件,有前提条件也好还是怎么样也好,他毕竟来考虑这个共同开发的问题,我觉得这个不应该从对立的角度,只是从对立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应该从一个什么呢?共同利益和合作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想日方他们心里也是心知肚明的,中日两国守着能源的聚宝盆,如果双方都需要,确实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等于都是守着聚宝盆,讨饭吃,这样就要共同开发。这样的话我想可以形成一种双赢,这种前景应该从合作的角度,共同来探讨这个问题,我想可能有些人有顾虑,说现在这个小泉内阁对我们中国不友好,他能给我们共同开发吗?但是实际上根据我们跟日本打交道的经验是这样的,正是在一个对中国比较强硬的内阁,甚至是稍微右一点的内阁,他能做出的决定,可能就是日本国内不会引起很大的负面的这种反弹,所以我想中国和日本都应该抓住目前我们共同利益的一点,不光对立,寻找一种出路,我想这是一个大方向。

会客厅:就是说互相能够坦诚地抛开疑虑,考虑对方利益的同时同时自己的利益也得到保障。梁教授,从我们有地理知识的时候就知道日本导语国家资源匮乏,是不是凡是涉及资源能源问题的时候,日本就会比较敏感呢?

梁云祥:它是个严重依赖其他国家的一个国家,所以这个问题当然很敏感了。70年代的一场石油危机,就使得它经济出现负增长,能源问题当然对它非常重要,管现在中日关系有很多问题,但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利益关系,关键是看他能不能寻找到共同利益,如果能在能源问题上确实有一些找到共同的利益,可能中日关系中我们经常碰到的所谓历史问题等等其它问题可能相应地来说都会比较好解决。这确实是有这种可能性,当然,能源问题是既可以成为一个现实冲突的一个领域,但是同时也可以成为合作的一个领域。

刘江永:假设日本实施了在有争议地区实施了单独的开发,试钻,就等于造成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他等于告诉中国,既然有争议,日本可以单独开发,中国为什么就不可以呢?既然有争议,你也可以来开发,我也可以来开发,中方也越界到有争议的地区开发,这是很大的麻烦。

会客厅:刚才讲这个谈判不是两三次就能解决问题的,可能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心里准备,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日方在有争议地采取单边的行动,这个之间的时间差怎么办?

梁云祥:过去我们说提出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现在我的感觉是这样,他只接受了一半,就是他同意探讨共同开发的问题,但是他并不愿意搁置主权,他仍然把中间线以东,他想象就是日本的,即使共同开发,就是说首先我现在同意共同开发,但是他并没有说就在我这个地方共同开发,在东海共同开发,包括在中间线以西,就是这个概念,所以我觉得他只接受了一半,但是我们说如果真能实现邓小平先生的那个设想,说我们先搁置主权,主权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但是我们可以共同开发,如果能实现这个,可能双方的共同利益会扩大,有一个比较良好的气氛以后,可能其他的问题就比较好解决。只要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就值得欢迎。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