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叫间谍罪名太沉重


亚洲周刊.江迅 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在中国被控“间谍罪”遭拘捕。程翔被捕前一直在追寻有关赵紫阳的书稿,也秘密会见来自湖南的女子黄伟,她曾因参与出版编辑赵紫阳书稿而被扣押一个多月,该书的出版社社长向楚新也曾被公安扣查。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不到五个月,有关回忆他生前讲话的一部书稿在香港引爆风暴。近日传出香港著名媒体人、新加坡《海峡时报》东亚区特派员程翔,为取得有关赵紫阳的书稿而被指涉及间谍罪,在中国已被扣查一个多月。

中国外交部五月三十一日的声明指出,程翔已经承认,“他近年来根据境外情报机关指示,在中国内地从事情报搜集活动,先后领取大量间谍费”,“目前,有关部门正对他的间谍活动问题进行审查”。外交部发言人称,程被捕,与传媒所报道的赵紫阳谈话书稿无关。

六月一日,港台传媒报道说,“程翔太太刘敏仪透露,有消息说,其夫可能被控为台湾当间谍,但她不能确定”。同一天,她接受亚洲周刊访问,当被问到如何知道是指“台湾间谍”时,她说,是根据北京外交部所说的“程翔近年收取境外情报机构大量金钱”,这“境外”就是指“台湾”。但她坚决否认程翔是台湾间谍。

据程翔太太刘敏仪透露,程翔近几个月一直追踪赵紫阳生前气功师宗凤鸣写的第二部关于赵紫阳的书稿。前些日子,她还听程翔说,那部书稿已经完稿,有人还两次电邮有关资料给程翔,但程翔却收不到。程翔是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应约去广州,在相约的酒店,取这部宗凤鸣写的第二本关于赵紫阳的书稿时被扣留的,“那部书稿还不一定是真的”。

五月三十一日,身在北京的宗凤鸣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表示,他只是一年多前接到过程翔的电话,当时第一部书尚在排版中,程翔是听说他手上还有一部关于赵紫阳的书稿,于是联系出版相关事宜,这是唯一一次联系,一年多后的今天,程翔根本不可能是因为这本书稿的问题被扣留,这很可能是当局设的一个局。

宗凤鸣第一部关于赵紫阳的书稿出版的重要中间人黄伟,与程翔常有联系,之前因这部书的出版被广东和湖南公安扣押一个多月。她被释放后,仍与程翔有联系。黄伟被传为程翔就是与她在广州见面索取书稿时,误闯陷阱被扣留的。

身在湖南省常德市的黄伟,五月三十一日在电话透露,四月二十日左右的一天,她确实与程翔约聚,不过是在深圳,只见面半小时,程翔便匆匆离去,以后就杳无音讯了,程翔当时根本未提及那本书的事,她对亚洲周刊坚决否认程翔被捕,是被赵紫阳的那部新书稿所累。

亚洲周刊获悉:赵紫阳生前的气功师宗凤鸣,撰写的《理想.信念.追求──我的人生回顾与反思,兼和赵紫阳谈话的一些回忆》一书,二零零四年五月曾由香港新风出版社出版,反响平平。二零零四年七八月间,程翔在新加坡《海峡时报》撰文,对这部书作了详细报道和评介。今年一月,赵紫阳刚刚去世,这部书重新由环球实业(香港)公司出版,销量飙升,才引发舆论关注及北京当局追查:书稿是如何出境的,书是如何印刷出版发行的。

今年年初,此事件被大陆当局列为政治大案。有关赵紫阳的案件,皆由中央政法委统筹,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挂帅。三四个月来为宗凤鸣的书,在深圳、湖南和北京等地,动用数百警力展开调查。

香港新风出版社社长向楚新六十五岁,任中华和平统一大同盟顾问,五月三十日,他在东莞接受亚洲周刊访问。向楚新是湖南人,一九七八年全家移居香港,后在中国大陆投资多家企业。

给她一个香港书号

他说:“我出版的书,大都是投入大而不赚钱的史册,对现实政治根本就不感兴趣。是黄伟说起有一部关于赵紫阳的书,内地无法出版,出于信任,我就给了她一个香港书号。”

新风出版社总部地址在香港沙田,在大陆的联络处原在深圳布吉,因宗凤鸣的这部书引起当局有关部门调查,向楚新也被扣查了多天,一段日子里,有四五十名公安找他麻烦。前不久,为避免公安部门对他干扰过多,联络处移往东莞,他继续主编、撰写策划中的史册。

黄伟的哥哥是向楚新的学生。黄伟今年四十二岁,湖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她从湖南来到深圳找工作,于是就在向楚新手下当编辑。自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年底她就在新风出版社从事出版工作。二零零四年一月,黄伟离开了新风出版社,到深圳一家房地产公司任职。一天,她找到向楚新,说宗凤鸣有一部书稿,想在香港出版。此书由周成启主编。

黄伟说,周成启是上海人,跟程翔是好朋友。透过周成启,程翔才知道宗凤鸣还有一部新书稿,于是零四年春天与北京的宗凤鸣取得联系。黄伟也是透过周成启认识程翔的。

《理想.信念.追求》记录了自“六四”事件赵紫阳被软禁后,赵紫阳与宗凤鸣的对话,描述了赵紫阳遭软禁的生活详情。书出版后,深圳文化局稽查处、公安和国安等部门都参与追查。公安一直在搜寻黄伟,黄伟回湖南办理出国护照时遭举报,从湖南押回深圳。关了一个多月,她失去了工作。离了婚的她,带着十三岁的儿子艰难度日。她说,她被公安释放后,还与程翔有过多次联系,打电话,发电邮,在MSN上对话。

四月二十日左右的一天上午十点,他俩相约在深圳的一家茶室见面。那天他说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他要跟随采访。黄伟说:“那天仅一起坐了半小时。他显得很忙碌,手机响个不停,找他的人很多,他对着手机与对方说广东话,我听不懂,只有两三个电话是普通话(国语)的,只听他说,自己还在深圳,会马上就赶去。去哪里,我当时没注意。我问他要不要吃了饭再走,他说,已在香港吃过早餐,要立刻走,有朋友等着。他说,他将会去追踪采访连战访问大陆的行程。那以后我就不再有他的消息了。直到前几天,才知道他被捕了。”

黄伟坚决否认传言

至于外间的传说,指程翔透过各种渠道寻找宗凤鸣,终与黄伟取得联系。四月二十二日,黄伟相约程翔在广州见面,正当他俩相聚,一包书稿一递一接之际,一批公安人员涌上,将他俩拘留。对此传言,黄伟坚决否认。这些日子里,她根本就没去过广州。据她所知,宗凤鸣的关于赵紫阳的新书稿,绝对不可能在现在当局追查严厉的形势下,顶风而上再拿到境外出版。

八十五岁的宗凤鸣,因《理想.信念.追求》一书在香港出版,受到很大压力。他凭气功师身份,成为赵紫阳被软禁期间,极少数获准步入赵紫阳家探访赵的人之一。《理想.信念.追求》讲述赵紫阳被软禁十五年的情况,披露了赵紫阳的所思所想,成为外界了解赵紫阳近况的重要渠道。

宗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共党委书记,是早已离休的老干部。他与河南同乡赵紫阳的交情始于抗战时期,两人交情甚笃。“六四事件”后,赵紫阳被软禁,由于宗凤鸣懂得气功,便以气功师名义,替赵紫阳治病养生,成为赵紫阳十五年来与外界最重要的联络人。

宗凤鸣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现在压力减弱了,麻烦还有一点。我不会屈服于任何压力,他们(指当局)能把我怎么样?我都八十多岁了。赵紫阳是历史人物,读这本书能了解赵紫阳究竟在想些什么,说些什么,特别是对六四前后的看法。现在不会出版那本书,还不是时候,时机没有成熟。书稿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有好几个十分可靠的人知道。一年多前,程翔来电话,说他听说我写了第二本关于赵紫阳的书,想拿到境外出版。我当时就明确告诉他,是有此事,但第一本还在印,第二本只是酝酿中,尚未成文。那以后程翔没有再与我联系。如果他是因为这本书而被捕,那是他们(指当局)所设的圈套,引诱他进大陆,设个骗局,令他栽进陷阱。”

程翔太太刘敏仪现为香港自由撰稿人,据她透露,程翔于四月二十二日赴广州后便杳无音讯,她怀疑程翔去广州索取一份“与赵紫阳有关的文稿而遭大陆当局扣留”。不久前,当局“诱使报馆(指《海峡时报》)职员把程翔的电脑从香港带往深圳”,她十分担心,“那很可能又是一个‘局’”。

程翔的妻子刘敏仪一度低调,不愿声张此事,曾透过各种渠道找友人营救程翔。接近程翔家人的消息称,程翔今年初曾到华盛顿采访美国大选。今年四月,他休假在美国旅游,回到香港后不久即前往中国大陆采访国民党高层访问大陆的新闻,但随后便失踪了。

刘敏仪说,四月二十三日凌晨,程翔曾致电回家,其后隔一两天都有电话,直至二十七日,程翔在电话中说:“我的情况不要跟别人说,我澄清完问题便回来。”刘敏仪此时才意识到程翔出事了,其后没有一点消息。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一时半,程翔终于从北京致电给她。她从电话声音分辨,程翔情绪尚稳定,健康也似乎可以。程翔在电话中说,可能会有段日子不能回来,要刘敏仪多探望父母。刘在电话中说及有人要她上北京当面谈,程翔当即说:“你千万不要来北京,留在香港帮我做些事。”刘敏仪认为,当局设陷阱令程翔上当,自己一定不能去。

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声明说,对中国外交部的指控表示震惊。港台、新加坡和国际媒体纷指称,程翔长期采访中国新闻,熟悉大陆法规制度,品格和专业表现素来受同行称许,对程翔如此严重的间谍指控,北京当局应尽快公布案情,拿出具体证据,让程翔有公平公正的答辩机会。

程翔小档案

--------------------------------------------------------------------------------(chinesenewsnet.com)

程翔五十六岁,新加坡《海峡时报》东亚区特派员。他毕业于香港大学经济系,一九七四年加入香港《文汇报》工作,当时愿意进入亲北京的报社工作的香港大学生并不多见。八十年代初期,香港《文汇报》在北京设记者站,是当时中国大陆第一个境外报纸记者站,程翔为首任北京记者站站长。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七年,程翔和北京官方不少官员,以及北京八十年代知名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和异议分子关系密切。一九八九年六月,北京当局镇压学生运动后,香港《文汇报》刊出“痛心疾首”四个字的社论,《文汇报》创办人、社长李子诵愤而辞职离开《文汇报》,时任《文汇报》副总编辑的程翔,与四十多名编辑记者随同李子诵辞职,不久便在香港创办政论杂志《当代》,程翔担任总编辑。一九九五年《当代》因经济长期亏损而不得不结业。《当代》杂志一度被香港政界名人、董建华首席政治顾问叶国华收购。其后,程翔加盟新加坡《海峡时报》,任东亚区特派员,派驻台湾、新加坡和香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