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人谈退党


自从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以来,不少人对天灭中共,“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还认识不清,然而不少世间高人却凭藉他们超人的本领,见证了此言不虚。老人讲,对通灵者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差也得当故事听听。

醒来后她对家人讲······

据大陆读者投书,吉林集按一个偏远山村有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一天她突然死了,可还没等安葬,第二天她又活过来了。醒来后她对家人讲,她去阎王爷那里了,阎王爷问她:“你是党员吗”?她说不是,又问她:“你是不是团员?”,她说也不是。阎王说:“那你来干什么?”,随后就把她送回来了。

她看见入过党的人被装在全是蛆的缸里,入过团的放在全是蚯蚓的缸里。她告诉家人,千万不要加入中共党团队组织,已加入的得马上退出。

共产邪灵有点象外星人

还有位读者说,一天他七十多岁的老阿姨突然打电话,要他帮她传递一个重要信息。据说这位阿姨祖辈修佛,她自己也长期修炼,天目已开了,能看到不少另外空间的事。一般看见了她也不对人说,但这次不同了,她说这事太重大了,不说不行了。

有人以为“共产邪灵”只是骂人的话,并不真实存在,然后老阿姨在入静中,却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共产邪灵的样子。它的大小约是人体的五分之一,外表像老树皮,很粗糙,有点象外星人,但没有外星人那样清楚的五官。四肢扒在人的腰背上,头也贴在人背上,像是人背着一个东西。难怪大陆那么多人腰背疼,自从十一国殇后,中国人的脊梁就被这共产邪灵折断了。

她还说,当人读过九评,声明退出中共之后,就有一股力量将它从人身上往下拽。这个怪物与人身粘得很紧,象溶进人体一样,必须很强的力量才能把它拉下来。然后这个妖怪被吸入一个宝鼎里,在里面它就被定住了,不能动了。不久邪灵就被一层层的剥开,剥开的外层象丝瓜瓤一样,里面是一个白色的软体,剥到最后也就被解体了,没有了。

请帮个忙,我也是你的亲戚嘛

前不久一位大陆民众来信要给七位已经去世的同事退党,在声明中她讲了个故事。9月17日早上在半睡半醒中,她梦见了许多过去的同事。以前在清醒时,她都忘了他们的名字,在梦中却全想起来了。

首先梦见的是县城关区法院法庭庭长李复苏,他说:你都帮吴明武和蔡少清的忙,为何不帮我的忙呢?我也是你的亲戚嘛!原来他指的是退党,在此之前她曾替已故的吴、蔡二人写过退党声明。

接着她又看到原县交通局副局长曹首刚,梦中他仍提着平时喜欢的烟斗,站着说:“我不该不信以前你讲的话啊,我要是我像你一样就好啦。”

第三个出现的是她的亲属孟少云,去世将近二十年了。他说:“我是地下党员,你咋会没想到?”紧接着是水电局职工姜卫平和姜祖成,两人同时出现,他们说:“我们都是党员,请帮忙讲一声。”

再后来就是县水电局副局长周天信,他生前信奉佛教,以前还看过《转法轮》,可他抱着知识份子学大法的心态,在里面随意的标记评论,由于他不信,最后也没练,结果患肺癌死了。梦中他说:“小凤,我还是错了,退党的问题,请帮忙声明一下”。

最后小凤梦见了70年代初支持铁路建设时的老战友郭万伦,他说:“老战友都不帮一个忙?”我说:“帮什么忙”,他说:“声明的问题呢?”我说:“你也要退党了?”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他已于今年正月离开了人世。

小凤在信中说,梦醒之后,她更加感觉到了写“三退”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于是决定马上替他们写“退党声明”。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