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与警官妻子通奸 不愿结婚请人灭口


2005年9月22日,残杀“二奶”的原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被执行死刑。令人称奇的是,他的情妇李秀清不是一般的“民女”,而是一位派出所长的太太--她在两支枪口下追逐“权力爱情”游戏斩获颇丰:不仅受赠豪宅,而且驾驶着公安牌照的私家轿车招摇过市;更令人玩味的是,红颜知己魂断情场,除了犯“二奶”得陇望蜀的禁忌外,还因为她自掘坟墓,一纸“撒娇遗书”摧毁了三个家庭。

致命邂后:警官太太傍上粗野男人

2000年1月29日,李秀清一不小心遭遇“桃花运”。这天,29岁的李秀清陪着丈夫汪寿如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拜访老同学。酒足饭饱后搓麻将,一位中年男子在前呼后拥下走进门,人们立即起身行礼打招呼。经介绍,李秀清得知此人竟是响当当的中央直属企业--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企业公安局(即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在李秀清的印象中,公检法机关的头头脑脑们要么古板着脸非常严肃,要么斯斯文文很有风度,而眼前的这个公安局长不仅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没有一点逻辑性,而且言语粗俗,痞气十足,一下子给李秀清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秀清发现,梁冠中在麻将桌上心不在焉,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在她胸脯扫来瞟去,李秀清的双颊飞起红晕。临别时,梁冠中悄悄向李秀清索要了手机号码。

从此,李秀清经常接到梁局长的电话问候和热辣辣的手机短信邀请。于是,她借看望老公的同学名义,不时光顾南地分局,每次受到梁冠中用公款热情接待。不仅如此,在麻将桌上,“麻技”一般的李秀清屡战屡“胡”,大把的赌资流进了她的荷包。李秀清心里明白,这是梁局长为讨她开心有意输牌,其他麻友都很识趣,众星捧月般暗中帮她“点炮”。李秀清的虚荣心获得极大的满足。

随着交往的频繁,李秀清却还是若即若离,更加吊起了梁冠中的胃口。

李秀清的妹妹买了一辆客车跑运输,需要办理上牌照和营运手续。梁冠中知道后主动帮忙,仅一天时间就办理完一切手续,并亲自驱车将证件送到李秀清手上。李秀清第一次领略了权力的魔力,她对这个粗俗甚至野蛮的男人如何登上权力宝座非常好奇。梁冠中听了哈哈大笑:“咱没啥学问,但咱会搞关系!”没想到,梁冠中快人快语,毫不保留地讲述了自己的发迹史:1959年出生的梁冠中,18岁参加工作,原是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的一个电焊工,因为善于迎合领导,1980年转为企业公安干警。此后,他的仕途一帆风顺,从公安局调到公司纪检委任办公室主任,不久升职为公司机关纪检委书记。1996年,38岁的梁冠中登上了权力顶峰,坐上了这家中央直属企业公安局局长交椅,级别享受副厅级待遇……

“梁哥,你真是神了!”李秀清听得眼睛发亮,对眼前这位高中没毕业、对法律一窍不通的粗俗男人,竟能从电焊工青云直上爬上了公安局局长的宝座而惊叹不已!

美女的崇拜如同春药般壮起色胆,梁冠中热血沸腾,猛然一把将李秀清搂进怀里,喘着粗气说:“小李子,我老梁没什么文化,不会讲酸溜溜的情话,但我要对你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好看的女人,真的好喜欢你!”李秀清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浑身酥软闭上了双眼……

在激情澎湃中,李秀清娇嗔地戳了一下梁冠中的鼻子:“你虽然贵为局长,但也未免太色胆包天啦。你别忘了,我老公也是一个警察,腰里也别着家伙,你可要当心吃枪子啊!”李秀清在献身后讲述了自己的情史--

李秀清1971年出生于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就是一个美人坯子。1988年,李秀清结识了刚刚从内蒙古警察学校毕业的汪寿如,几个月的热恋后,年仅17岁的李秀清退学嫁给了这位警官帅哥,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呱呱坠地。

婚后的李秀清极力扮演贤妻良母,小家庭过得温馨而幸福。汪寿如不到30岁便当上了和林格尔县某镇派出所所长,并在呼和浩特市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将家从县城搬到了大城市。

梁冠中没想到,自己猎艳到的这位美女不仅是一个11岁孩子的母亲,而且还是一位年轻警官的太太。

李秀清说:“一夜情点到为止吧,玩真格太危险了!”没想到,粗俗的局长这次来了一段文雅的动情表白:“抱得美人归,做鬼也风流。我老梁敢做敢当,天不怕地不怕!”

抛夫别子:双枪之下追逐“权力爱情”

与“粗野局长”上床后,李秀清也曾有过对丈夫的深深愧疚,她嘴上说“点到为止”,但梁冠中的一个电话,又让她魂不守舍。此后,高级宾馆的客房成了他俩流动的“家”。

昂贵的名牌服装、价值数千元的高档化妆品,更令李秀清高兴的是,“粗野局长”不像其他好色官员那样胆小如鼠,做贼似地搞“地下情”。梁冠中敢于带着李秀清在公安局出双入对,毫不遮人耳目,这种“男人本色”加深了她对梁冠中的爱意。

就在梁冠中春风得意时,有人捅了他漏子:写信揭发“粗野局长”将情妇带到公安局“太不像话了”!公司纪委派员调查后找梁冠中发表戒勉谈话,梁冠中有点紧张,表示立即与警官太太一刀两断。

然而,梁冠中事后并没有抽身隐退,只是由公开化转为“地下情”。为了与年轻11岁的小情人长相厮守,梁冠中出资16万元购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豪宅赠予李秀清,并添置了全套家俱。

“粗野局长”在奸情暴露后受到追查时对自己仍不弃不离,李秀清非常感动。而梁冠中也再次追加感情投资,以夫妻名义购买了一台“宝来”轿车赠送李秀清使用。为了凸现小情人的身份地位,他还利用职权给“宝来”安装了公安牌照。李秀清驾驶着“宝来”风风光光地到处兜风,“宝来”经过公路收费站时畅通无阻,进入住宅小区大门时保安敬礼迎送。“特权爱情”让李秀清幸福得头晕目眩。

就在李秀清驾驶“宝来”飘飘然时,她的后院起火了!

娇妻红杏出墙难逃警官丈夫的眼睛,汪寿如严厉警告妻子:“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容忍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耻辱,希望你好自为之!”老公简单的两句话,让李秀清不寒而栗。

李秀清从内心里非常感谢丈夫不仅给自己留了一条“回家”的路,而且给了她一段返程的过渡期,并没有立即摊牌。于是,李秀清开始有意识地给自己的婚外激情降温,减少约会的次数,深居简出。这样熬过了一个月,李秀清呆在家里觉得浑身像有许多蚂蚁在爬一般难受。她毅然决定留给老公“分手信”,抛夫别女。

李秀清作出这一决定的另一心理原因是,她觉得在两支枪口之下玩婚外情游戏实在太危险了。老公和情夫都是警察,弄不好双方擦枪走火,后果不堪设想。

2003年末,李秀清将14岁的女儿转到一所寄宿学校,然后了无牵挂地直奔“新家”。

得陇望蜀:“撒娇遗书”诱死公安局长

“你太草率了,简直是胡闹!”

李秀清以为,自己与老公摊牌一定会让情夫高兴得跳起来。不料,当她兴冲冲地将好消息报告给“粗野局长”后,梁冠中闻之色变,责怪她“疯了”!李秀清第一次见到他对自己发脾气,怔怔地站在那儿,满脸惊诧与困惑。

进入新家第二天,李秀清便迫不及待地催梁冠中离婚。面对小情人明确提出“转正”,梁冠中感到麻烦大了。他委婉地拒绝了情人要求,理由是他找不到离婚的理由,并第一次对情人谈了他的家庭情况:梁冠中的妻子刘丽娟是一个比较有修养的女人,她对局长老公在外面泡妞的事早有耳闻,但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兴师动众找“二奶”算帐。刘丽娟对丈夫好言相劝,见其色迷心窍难醒悟,主动提出协议离婚。后来亲友纷纷出面相劝,刘丽娟念及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才没有对簿公堂。梁冠中对妻子如此通情达理而心存感激。更令梁冠中割舍不下的是女儿。梁冠中的女儿此时正就读于名牌大学,她曾给父亲写信:“爸爸,我作为晚辈无权干涉和评价父母的私生活,但我希望你们都珍惜这个家庭。”除了这两个牵绊的因素外,梁冠中还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他不想因离婚问题而遭别人笑话。

“够了!”还没等梁冠中“诉苦”完,李秀清打断了他的话:“你既然如此看重自己的婚姻家庭,当初为什么要狂追我?我已经深深地陷进去了,你叫我怎么办?”一对亲昵情人第一次发生争吵,不欢而散。从此,梁冠中开始躲避和冷淡小情人,决定激流勇退。

李秀清见情人想溜,为了督促情人早做决断,李秀清拿出了少女时代撒娇的看家本领,通过面谈、电话、短信和床上戏等各种形式,嗲声嗲气地瓦解梁冠中固守围城的斗志。见效果不大,她又哭又闹,耍小姐脾气逼其就范。梁冠中左哄右逗,但就是不肯松口。李秀清急中生智,来了一招独特的“遗书撒娇”,一下子将梁冠中给唬住了。

2004年1月1日,李秀清早早准备了一桌子美味佳肴,还买了蜡烛和葡萄酒,准备与梁冠中共度浪漫的元旦之夜。但梁冠中迟迟不回“家”,发短信没回音,打电话手机关机。李秀清找人转告梁冠中:“如果两小时内你不回家,就永远见不到我了,我已写好了遗书,立即结束自己的生命。”

事态紧急,梁冠中立即赶过去,果然见小情人打开煤气罐自杀,茶几上放着一封遗书。梁冠中关掉煤气罐,撕毁遗书,对李秀清说:“你怎么这么傻呀,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的?”这一夜,梁冠中温身酥语一直陪到天亮。

一个月后,李秀清见情人再次远离自己,又写下一封遗书,手持水果刀对准自己的胸口要自杀,被梁冠中制止。他再次撕毁遗书,并口头承诺离婚。李秀清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然而,梁冠中光说不练,玩起拖延战术。李秀清打电话到局长家里骚扰,跑到公安局办公室催逼,甚至大吵大闹,搞得“粗野局长”焦头烂额。作为堂堂公安局长,梁冠中岂能容忍他人“敲诈”到自己头上!梁冠中的生硬态度引发了第三次殉情自杀事件。

2004 年3月16日,李秀清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后,伏案又写了一封遗书:“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妈妈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一次,梁冠中被逼得无奈,只好白纸黑字写了一份《保证书》:“我保证2005年离婚和李秀清结婚,否则甘愿受任何处罚。”李秀清拿到《保证书》,像领到走向红地毯《通行证》一般开心,破涕为笑。在颠鸾倒凤后,李秀清依偎在情人怀里,说:“其实,前几次我自杀、写遗书,只是对你撒娇嘛,我怎么舍得丢下你而去呢?”

但这一次,梁冠中没有再撕毁撒娇《遗书》,而是悄悄把它装进公文包里。

第二天,梁冠中找到妻子的表弟魏进,说:“有个女人天天逼着我和你表姐离婚,简直是个妖怪,烦死人了。我想让你帮我把她给做了。”魏进大惊失色:“你和她断绝关系不就可以啦,干吗非要杀人呢?”梁冠中二话没说便走了。

今年37岁的魏进原是重庆合川市石滩乡一个农民,在梁冠中的关照下,魏进来到呼和浩特市开了一家餐馆,生意红红火火,还买了房子,将妻儿老小都接来团聚,他因此对局长姐夫感恩戴德,但叫他提着脑袋去杀人,魏进吓得双腿发抖。

2004年4月14日,梁冠中再次将魏进叫去商量“除妖”之事,魏进知道躲不掉了。于是,两人当晚驾车直奔李秀清的住处,途中购买了作案工具。晚上8时许,梁冠中先进入李秀清房屋,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过去,将通话信息全部删除,随后电话通知魏进进入房间,将李秀清残忍杀害,把尸体搬到李秀清的 “宝来”轿车尾箱里开走。当晚,魏进受梁冠中指使返回李秀清房间清理现场,并将李秀清的“撒娇情书”摆放在梳妆台上,造成李秀清寻短见的假像。次日,二人将李秀清的尸体分解后,分别埋于呼凉公路30.17公里和40.5公里处。之后,梁冠中又指使魏进将作案工具“宝来”轿车开到山西大同市丢弃。

李秀清失踪后,她的警官丈夫汪寿如在当地报纸和电视上刊播寻人启事未果,立即到辖区公安机关报案。公安部派出4名刑侦专家赶来协助,经过三个月的缜密侦查,元凶浮出水面。2004年7月6日凌晨5时,具有极强反侦查能力的梁冠中在呼和浩特市车站东街的“上海滩洗浴城”被抓获。6天后,魏进在重庆合川市落网。

2005年9月22日,梁冠中和魏进被终审判处死刑,并附带赔偿被害人亲属各项经济损失233768元。临刑前,梁冠中提出想见女儿及家人一面,法院满足了他的遗愿。生离死别时,戴着脚镣的梁冠中与女儿抱头痛哭。


民主与法制时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