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任派出所长留下11万元白条


从1994年到2002年,法库县叶茂台派出所吃饭、买烟酒糖茶、称猪肉驴肉砍排骨一直赊帐,有人估计派出所赊帐至少能有十几万元。

  2005年10月14日,法库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金维民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仅在黄静

  任叶茂台镇派出所所长期间,该派出所赊帐总数就高达11.4万元,时间跨度将近6年。”

  同日,记者当地十余个个体户手中,看到了100多张赊帐白条,金额从几万元到几百元不等,赊帐范围遍布日常生活领域。

  在法库有赊帐行为的,不止叶茂台镇派出所一家。记者从金维民局长处得到的信息是“法库县目前一共有22个乡镇级派出所,几乎每个派出所或多或少的都有类似赊帐问题。”

  靳秀平可以背得出每张白条上的钱数。

  10月14日,靳秀平打开一个结实的塑料夹,慢慢抽出厚厚一摞白条,一共是35张。

  这些白条都是法库县叶茂台镇派出所欠她家饭店的饭费,总额将近2.7万元,时间从1994到2002年。

  记者看到,靳秀平手里年头儿最多的两三张白条已经破损,时间最久的一张虽然已经退色,但白条上面写的“派出所1994年1-5月欠李铁军(靳秀平丈夫--记者注)饭店饭费5661.60元,由派出所结算”字样,以及经手人签字、时间还依稀可见。

  这张白条的经手人是叶茂台镇派出所时任某所长,靳秀平说这个所长开的白条只是一少部分,绝大多数白条是在他之后,任职6年左右的另一个所长和他的属下开的。

  在叶茂台,手里有白条的不止靳秀平一个。

  个体户手里的白条

  派出所写给每家的赊账白条从几张、十几张到几十张不等,以饭店的居多。除了饭店,赊账范围还涉及其他日常生活领域。

  开饭店的,打理小卖铺的,开粮油店的,卖肉的……

  10月14日记者见到了叶茂台镇十多个手里有白条的个体户。

  不同金额的白条是以“沓”的方式出现的,赊账金额,最多的达到26686.90元,最少的也有几百元。派出所写给每家的赊账白条从几张、十几张到几十张不等。

  在所有的白条中,以饭店的居多。除了饭店,赊账范围还涉及其他日常生活领域。

  曹中元家曾经卖驴肉,他说2000年该派出所先后买了5000元的驴肉,跟他赊账;张效昌家榨油厂则有将近8000元要不回来,大多数是2001年派出所欠的豆油钱……

  “有白条的不止我们这几个。”一个中年妇女快言快语。

  叶茂台镇派出所买的东西种类繁多,从鸡蛋、熟食,烟酒糖茶,到猪肉排骨、大米白面,付费方式是清一色的打白条,只有少数白条上盖有“法库县公安局叶茂台镇派出所”的公章。

  记者看到在大多数的白条上,都有“派出所欠……”字样,据了解,除两任所长以外,签字的经手人均为叶茂台镇派出所内部人。

  在场的12个人手里白条子数接近100张,用计算器统计,金额超过8万元。

  赊账主角遁形

  10月14日14时,记者来到黄静现工作单位、法库县和平乡派出所。黄静曾短时间出现在记者的视线之内,但随即在记者的紧盯之下,黄静不见了踪影。

  10月14日下午记者见到了法库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金维民。

  金局长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他告诉记者,“仅在黄静任叶茂台镇派出所所长期间,该所欠白条1.4万元,时间跨度将近6年。”

  和金局长的坦诚相比,面对身后留下的一张张白条子,作为赊账主角,黄静却一直没有直面记者。

  当地人告诉记者,黄静在叶茂台镇派出所担任所长多年,于2002年调到另一个派出所当所长,今年4月调到和平乡派出所任教导员。

  黄静在离开叶茂台镇时曾经受到过阻拦,“可能是为了稳住我们,去年腊月,派出所借着建楼,向镇上的个体户散发请帖,请大家在镇政府院里吃饭。每家都随了礼。发请帖的人说派出所接了钱就给大家还上,可是哪还了?”对于曹的说法,在场的郝淑芹和王丰等人表示认同。

  10月14日14时,记者来到黄静现工作单位、法库县和平乡派出所。黄静曾短时间出现在记者的视线之内,但随即在记者的紧盯之下,黄静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派出所外面另一随行采访人员看到一个穿警服的人在派出所墙外朝远处奔跑,听到有人喊“黄静”,穿警服的人停下脚步猛一回头,又转身继续奔跑,人影儿在离派出所越来越远的胡同里消失。

  17日上午,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和平乡派出所,一位自称姓艾的民警在了解到记者想就黄静赊欠叶茂台业户一事进行采访时表示,黄静当天没有上班,也没有手机。

  当天下午,记者电话联系法库县公安局局长金维民,让其帮助联系黄静,金维民表示,“没有必要再联系他了。”

  另外对于黄静为何调走,金的解释是,“因工作干得不好,给他降了一级,由所长降为教导员。”但调走是不是与“赊账”一事有关,金维民局长并没有给予正面回答。

  与县公安局长面对面

  14日,记者就赊账问题采访了法库县副县长、法库县公安局局长金维民。“派出所经费紧张”是金局长关于赊账的解释。

  记者:叶茂台镇派出所赊账的事,您知道吗?

  金:知道。

  记者:有没有人为这事找到您?

  金:曾经有一个人找过我,我让他跟公安局财会部门核账。他有4000多元的账,我让局里先拿点钱还他一部分。

  (记者问后来局里有没有还这个人一部分钱,金局长拿起手机,说向财会部门了解一下,后又放下,没有回答。)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派出所赊账,而且数目较大的现象?

  金:最大的问题是派出所缺人、缺钱,案子比较多,经费特别紧张,费用耗费大,赊账一年一年地积累起来,数额就大了。

  记者:派出所的经费来自哪里?一年有多少?

  金:派出所没有经费,各所都是在力所能及情况下自己筹集经费,乡镇每年给派出所2~3万元。

  记者:派出所的经费主要用于什么地方?

  金:主要是办案,车耗油,人住宿、吃饭,接待公安局办案人员。

  记者:赊账多年还不上,就个人而言,按照内部规定和纪律,是不是属于违规违纪?

  金:当然这是不对的,但是你问这是不是违规违纪,我们还找不到依据。如果说花了该花的钱就不是违规违纪,反之就是违规违纪,可是哪是该花的钱,哪是不该花的钱?

  (记者问到黄静在任期间,叶茂台镇派出所赊账的总数,金局长打电话给相关部门,20分钟后,金在电话里得到结果:“黄静在任不到6年,赊账总数是11.4万元”。)

  当地派出所赊账的较多

  法库县目前共有22个乡镇级派出所,几乎每个派出所都有类似赊账问题。

  在法库,赊账的不止叶茂台镇派出所一家。

  17日,记者从金维民局长处得到证实,法库县目前一共有22个乡镇级派出所,几乎每个派出所或多或少的都有类似赊账问题。

  关于派出所赊账应该怎么解决,金维民局长表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派出所没钱,处理这种遗留问题特别难,有的现任所长没办法,自己拿钱还一点。派出所有钱,就会还给大家。”

  而对于“如果派出所没有钱,这些赊账是不是都要这样搁置着”这一问题,金维民表示,派出所还不起,债主自然都找我们,这是个非常难解决的事,因为不光是叶茂台镇一个派出所这十多万元的事。我们要积极督促,一个所一个所地逐步解决。

  对于黄静等前几任所长赊账一事,17日叶茂台镇派出所现任所长吴吉健表示,知道并且按照局里的还款计划准备分期还给业户。

  吴所长表示,对于派出所所欠的钱一般都是通过私人关系从个人手中借的,所以派出所里并没有详细的账目。

  吴最终认为赊账原因在于派出所没有经济来源,而各种支出又很多,“为了维持正常工作,我现在已经在外面借了一部分钱。如果现在非要我还那些历史遗留下来的欠款,我也只能去外面借,之后再把这些欠款留给下任所长。”


(华商晨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