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桑老人的反思


我是湖北黄陂山区的一位农民,从小失去父母,没读一天书,靠给人家放牛帮工过日子。以前受共产邪党的毒害,不信神,参加过土改、合作化的事。我现在才真正认清共产邪党“假恶暴”的一套。

在我亲身经历中,土改时划“阶级”,挑动穷人斗富人,为了挑动百姓斗富人,捏造事实栽赃地主剥削穷人、虐待长工,是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剥削人民的恶霸分子。其实现在的共产邪党才是不劳而获,靠剥削人民各种税收手段发财。过去许多地主是靠自己的机遇、勤劳、智慧得来的财富,他们从来都没有捆绑吊打过长工,也没夺长工的饭碗不给吃饭。共产邪党整人才恶毒,谁上工迟到或言行有不满他们意的,批斗、捆绑、打都有过,这是对内部群众;对地主、富农、右派分子就更残忍,跪斗、捆绑、吊打是常事。

从反右、四清、五九年大饥荒,到文化大革命,历次运动害死了多少人!人们心里知道还不能说。这个邪党总是喊着“扶贫、解决孤寡老人的生活”,我们这里谁得到扶持?帮谁解决了困难呢?

就拿办低保和进养老院说,那些真正办低保、进养老院的大多是找关系或拿钱弄出来的。象我八、九十岁的人,一生为共产邪党干活,是有名的困难户,去年到区里要了几次,还累得我不行,结果每月才给30元,拿了半年,今年这几个月还没给。

春上,我拖着病残的身体到民政室找他们解决,他们把我推到门外,大队书记叫我“滚”。这就是共产邪党和党徒对一个一生受邪党欺骗为其做事的老人的“照顾”。

前些时候,我生命垂危,女儿来看我,告诉我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解决我的痛苦。医生说我没治了,可我按女儿说的就这样默念“法轮大法好”,没吃药、没打针,我真的就好了。我原来知道法轮功好,我姑娘炼功几年,没花一分钱,病都好了,女婿、外甥身体都好了。我在他们家住了几年,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的。

后来政府陷害法轮功,我姑娘向政府反映情况,派出所老到他们家抓人、骚扰、抄家,搞得家无宁日,女婿害怕,女儿和外甥长期受到恐吓,我的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在她家住不下去了。

原来我姑娘对我讲过大法好,我听不进去。因政府的压力,想得到政府的照顾,违心的说过一些对法轮功不好的话,我错了。共产邪党的话不能听,它是靠不住的,它都是靠人民的血汗钱养活,怎么能帮人民?要是指望共产邪党,只怕我现在死在家、臭了别人也不知道。

我是一个差点就钻了土的人,我用我的大半生经历向世人讲:人要做善事,不要听共产邪党的谎言。记住“法轮大法好”,得福报、保平安。


明思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