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致袁红冰 法轮功更需要我们了解


我知道袁先生携书稿借出访机会逃离中共国是去年年底,当时并不很注意。几个月后由于关注九评和退党,通过希望之声听袁先生激情演讲后,才真正欣赏先生的风采。是你对法轮功的高度评价引起我对法轮功的真切关注。是你对法轮功良家妇女的抗争精神的赞美,促动我第二次翻看《转法轮》(半信半疑地看)。这次读《转法轮》使我澄清了对李洪志先生反对有病看医生的误会。

结合法轮功学员曾铮“我是个有神论者”的掷地有声的声明,我走近了法轮功。随着对法轮功的一步步地深入了解,灵智增添之后,再看袁红冰先生把中共迫害法轮功简单化为极权暴政下的人权问题,我觉得很有必要对袁先生一个提醒:敬请更多地了解法轮功!这也是对袁先生为我开启了解法轮功的门的报答吧。

一、中共迫害法轮功,凸现中共践踏正义和良善的邪恶问题。

作为被迫害者,法轮功是我们的同情对象。袁先生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尤其是酷刑虐待良家妇女的义愤填膺,更表现出与高智晟为法轮功上书胡、温具有同样的悲天悯人义士的情怀。但唐子要提醒袁先生注意的是:法轮功更需要我们了解。为什么?原因可以说很多,但关键一点:中共迫害法轮功,凸现的并非极权暴政对信仰自由的人权的迫害问题,而是邪恶践踏正义和良善的问题。

袁红冰先生,中共的问题集中起来的确体现为极权暴政问题,长期以来我也是这样看的。单从我家、我个人来说,被中共暴政伤害可谓历史久远。对中共极权暴政,袁先生深恶痛绝并英勇无畏,对此唐子由衷敬佩,乐于仿效。但对导致中共至今仍对暴政罪恶不予承认、不思悔改以至于坚守极权并诱导中华趋于邪恶的问题,袁先生却关注不够。重视现象轻视本质,重视结果轻视原因,使袁先生作为一个研究法律、维护正义、追求自由民主的勇敢者,对法轮功的了解就极为不够,为其声辩也就止于对中共暴行、独裁的谴责、讨伐、审判的政治层面。

中共极权和暴政之后,有更深层的邪恶、邪灵、邪教问题。袁先生避重就轻,对中共便有伐暴用力过度、讨邪较量不够之仁。唐子希望袁先生成为讨邪主力。

二、中共暴政极权既恶且邪,毁中华传统,以善为敌、护邪作恶。

中共暴政是邪恶的。暴政全是恶的,但未必都邪。邪者,反人性、反人类、反天地。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如此邪恶兼备的王朝,除了中共还真的没有。

是的,从中共统治形式、手段上看跟秦朝很相似并更极端,其党魁毛泽东也自比秦始皇。但秦始皇也只恶而不邪。他统一中国、货币、文字、度量衡等,为中华部族国演进为民族国作出了伟大的贡献。没有秦皇可谓没有汉族、没有中华。凡国家政权都由于暴力的存在,有恶的因子。但是,由于有宗教、道德和法律的制约,国家政权便可以虽有恶因恶果而不邪,民族和人类也可以虽善恶俱在却以善为主地延续到今天。但共产极权暴政的出现根本废除了国家政权的护善功能。

袁先生曾经针对“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怎么样”的糊涂问题,诘问“有了共产党,中国有了什么”予以有力反击,唐子为之叫好。遗憾的是,袁先生没有鲜明地指出有了共产党,以良善立国的中国从此消失,成了一个日趋邪恶的伪中国。中共和毛泽东却不仅恶而且邪,其邪恶更甚于纳粹和希特勒、苏共和斯大林。有了中共和毛泽东,中华民国和自由民主在大陆都没了,敬天畏地讲人和的中华传统都没了。中共正是因为邪恶一体,才实行极权和暴政以善为敌、护邪作恶。

三、中共极权暴政是天之邪灵附体中华民族、神州儿女之所需。

听说袁先生认为《九评》所揭中共的罪恶史早已知道,所以虽然也支持传播九评却更关注审共和别的活动。我初读《九评》也将自己定位在先知地位,对退党更不屑一顾。我有比你更强的心理优越感:我二十多年前就看中共是坏人团伙,自动放弃了入党当校长的机会。我认为不管以什么理由入党都是一种弱智。

尽管早就如此藐视中共,但我也是第三次读《九评》才弄明白中共的真象。初读《九评》读到“中共是邪灵”,我以为是法轮功的咒骂,现在看来不是。中共千真万确就是邪灵。中共邪恶绝非仅仅干一些与人性、人类、天地为敌的暴行、坏事,它根本就是一种邪恶的组织生命。人们通常也骂中共坏,偶尔也用邪恶一词表达对中共的憎恶之情。但骂归骂,咒骂者心里还是视中共为一个政党。对《圣经•启示录》对中共大红龙之邪灵本质的透视,人们视为不科学而不予采信。

因此我对民运人士中所谓中华实现民主后还许可中共合法存在深以为糊涂,将竭尽全力反对。如此幼稚且弱智的政治主张就是因为不识中共是邪灵,学究似地根据中共的党名,以为多党政治理所应当给它一个位置,否则就不够民主。袁先生,如果不广传“共产党是邪灵”这一真理,中国就难以取缔中共而获得民主。当然袁先生可以以德国取缔纳粹为例找理由取缔中共。但毕竟纳粹是纳粹,东欧还有共产党,这理由就不充分。惟有确认中共是邪灵,民主中国才能坚拒中共。假定人界之外有灵界,独裁专制、暴政极权、纳粹日寇就都是旧灵界对共产党(尤其是中共)出现并强大的特别安排。对此袁先生当有清醒的认识,由此能更多地了解法轮功,将广传《九评》当作反中共极权暴政的第一件大事。

四、中共是邪灵,最确凿的证据就是中共是邪教这一如山铁证。

在自由民主国家,人们结社建党,只是为了执掌国家行政权力,由竞选上任的总统及其官员系统依法为公民服务。立法权通过多党制议会为全民掌控,司法权通过法官终身制与政党保持中立。对每位公民规定的行为义务和自由权利,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没有法外特权。所有公民都由各自自由选择的良善信仰引导其道德方向。政党来自西方自由民主传统,只竞选执政、参与立法不教化民众。

中共冠名政党,其实根本就是假象。中共从来就不是一个以竞选执政和参与立法的现代政党,从构想到成立再到现在行将消灭,一直就是一个邪灵教化其党徒和全民的组织。共产党还在马克思的构想中就被视为一个以斗争和独裁为政治手段而传播共产主义信仰的邪灵,经列宁建立和斯大林、毛泽东巩固之后就现实地成为以各国人民和共产革命的名义、以永恒的斗争和独裁为政治目标的邪教。各级党组织主要任务就是将暴力、撒谎等恶劣品性教给党员并进而影响全民,以党性取代或压抑人性,教人行邪作恶,将正人君子变成邪教徒和党奴隶。

中共邪灵生存和发展的使命从来就不是为了执政为民,而是为了篡权乱政以对人民实施邪恶教化,培育大小流氓。为此,从1949年夺取中华民国在大陆的政权到今天,五十六年里通过不停地搞乱中华的政治运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反自由化、反六四民主爱国运动和反法轮功真善忍信仰--中共已成功地把中国人变成了大小流氓:全面抛弃五千年和平和谐传统和两千五百多年仁义道德传统,数典忘祖以恶当善、以善良、人类、天地为敌,不惜毁灭中华文化和世界文明。显然,中华邪气越盛,中共生命越长。

五、正法正心正念正人,法轮功正在中华和世界范围驱除中共邪灵。

法轮功并非人们简单理解的祛病健身的气功组织,而是正法正心正念正人的信仰团体,似气功又不是气功,似宗教又不是宗教,实乃中共邪教暴政下以气功形式求生存的修炼文化。法轮功是对外的低调称呼,对内却尊称自己为法轮大法。

袁先生,我神州大地早有培育正人君子的儒家礼教传统,教化出世世代代恭敬待人、彬彬有礼的中华儿女。但儒家文士之正气人情遭遇中共流氓之邪气兽欲,中华民国里国共三十年斗争,儒士退守台湾。中共皇朝五十六年暴政极权,流氓纵欲大陆,邪法邪心邪念邪人一直没有受到强力挑战,直到法轮功出现。

李洪志以正法度人,一本《转法轮》二十多万字轻松击败马恩列斯毛邓雄文百卷数千万字。他一人讲法传道七年,轻松击败了中共暴力开道、生命要胁、生活所迫五十多年,全国数千万党的书记教父主导、大中小学教师帮手邪恶教育。法轮功学员七千万到一亿人读法炼功,中华流氓大军里正心正念的正人百万、千万地走了出来。法轮功从创立之日起,就负有特殊的道德教化使命。接受法轮功,中共邪教国家将悄然地实现政教分离:法轮功复兴中华文化以重新导人向善,承担国人思想道德教育;中共和平演变成通过竞选长期执政的真正政党。

但中共邪灵断然拒绝改邪归正,于是有了江泽民发动直到胡锦涛今天仍然延续的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政治迫害,终于演变成法轮功驱除中共邪灵的精神运动:在中华和世界范围讲真像、传九评、促三退。中共必将被讲垮、传垮和退垮。

结语:更多地了解轮功,汇聚正义力量,让中共在全民唾弃中灭亡。

袁红冰先生,唐子以为:中共极权暴政打不垮骂不垮审不垮,直接反专制中共将永远不倒。打蛇打七寸!广传九评,集中精力揭露中共邪灵、邪教、流氓真象,更多地了解法轮功将其正义和良善广而告之,支持法轮功和唾弃中共的人越多,中共解体就越快。中华正人多,中共生命死。中共亡,专制灭。

袁先生,审共和倒共的政治活动都很有意义,还应当跟告别和摆脱中共的精神运动密切相结合。建议你争取法轮功的配合,通过你的自由圣火网站发起中华全民拥护或反对中共极权暴政统治的公决签名行动,配合和促进法轮功正在奋力推进的退党活动。两个大潮相互激荡,中共皇朝破厦定将骤然之间坍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