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笑话不用笑!


我从电视上看到有关哈市水已经涨到50元一小桶后,兴奋不已。认为商机已到,崂山的矿泉水多的是,为何不趁机灌上几桶,到哈市去发一笔财?真是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想做就做。连夜买了N只塑料大桶,跑到崂山里去灌上几大桶。为节约运费,叫人送到火车站后,买了去哈市的火车票,准备以托运的方式,将水运到哈市去,然后分装后出售,大赚一笔。

在上火车的时候,安检人员见我要把几大桶的液体物品托运上车,就怀疑是易燃易爆品,非要进行检验。我一再解释,这是平常的水,不是什么易燃易爆品,那火车站的人硬就是不相信:“从来就没见过有人这么带大量的平常水出门的,水哪没有呀?肯定是危险物品!”我本想说出哈市缺水,是贩水到哈市去的,但又怕一说出来,大家都带水去贩了,那不是我的水就卖不出好价钱了嘛?没有办法,也只好让火车站的人去检验。火车站的人经过四天的检验,结果终于出来了,是普通的水。我松了一大口气呀,终于上了火车。

经过几天几夜的不辞辛苦的夜车的奔波,终于到了哈市。我又请人把水运出了车站,此时,水价正高,我不管三七十二一啦,就要火车站门开准备叫卖。不想,又来了几个戴大盖帽的,说是我乱摆摊设点,要罚款。尽管我又哭又笑的,但也没办法,只有交了罚款之后才能卖。只好按每桶水多少钱交了罚款。

这边城管的人刚走,那些缺水的人就一涌而上,要抢购我的水呀,我正高兴呢,却又来了一伙人,说是工商部门的,要查看我的什么营业执照的,我只不过是想临时卖点水赚钱啦,哪会去办什么营业执照?但没有办法,没有这东东,人家就是不让她卖!我又是流眼泪,又是赔笑的,最后还塞给了人家不少钱,人家终于让我卖了。哪知又来了一伙大盖帽,说是卫生部门的,要检验哦的水是不是符合卫生要求。你想,我那水就是从崂山灌上来的呀?还有什么卫生要求?但这水好不容易从青岛大老远地运来了,总得要卖了吧?我好不容易又是花钱消了灾,又来了一伙人,说是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的,要检验我的水质合格不合格。要经抽样检测合格后才能卖。这下,我口袋里的钱也花空了,没有办法,只有等他们去检测了。

几天过去了,检测结果还没出来,那水已经发绿,谁也不敢来买了。我心想,亏就亏吧,我不卖了,就把它倒了吧!一气之下,把水桶推翻了。那绿绿的水在火车站广场的地上到处漫延开来,发出一股股的腥臭。这腥臭味马上引来一伙人,他们自我介绍是环境卫生保护局的,因我乱倒污水,要罚款1000元。这下,我没法了,已经身无分文了!交不起罚款,就走不了人。只好打电话叫老公赶到哈市,交足了罚款,才把我领了回去。

回到了青岛,在家门口,看见一大伙人正在等着,见我来了,都说:“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对这伙人虽然不认识,但大家这么关心我,真让人感动不已,那眼泪也止不住地哗哗往下流:“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哈!”

这伙人涌了上来:“我是资源局的,你没有经过批准,私采水资源出售,要罚款5000元!”

“我是崂山风景管理局的,你从崂山取水出售,已经违反了管理规定,也要罚款5000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